朴学大师阎若璩 / 刘怀玉

朴学大师阎若璩 / 刘怀玉

一物不知,深以为耻;
遭人而问,少有宁日。
——阎若璩自题柱联

阎若璩(qú)(1636年—1704年),字百诗,别号潜丘居士。6岁入小学,天生口吃,资性愚钝,读书千百遍也读不熟。人们都说不是个读书的材料。然而他非常用功,身体多病,母亲心疼他,听见他读书就劝他休息,他则默诵暗记不敢出声。遇到疑难问题,不搞懂便不睡觉。经过刻苦思考,智力被开发,逐渐开朗,悟性异常。

《尚书》是我国上古的一部儒家经典。秦始皇焚书坑儒后一度失传。东晋梅赜,向皇帝献上一本书叫《古文尚书》,人们便把它当作《尚书》,列为经典。那时知识分子人人都要读它,奉若神明,不敢轻易怀疑议论,生怕亵渎圣贤。但还是有不少学者怀疑过它,如宋代的吴棫,元代的吴澄、明代的梅鷟等,都曾举出许多证据来论证,说这是一部伪书。由于这些人的论证尚不够有力,未能引起人们的足够注意,因而难以定案。

阎若璩从20岁就研究《古文尚书》。为揭穿此书之伪,他查阅了大量的经籍资料,博引众说,反复考证,做到“事必求其根柢(dǐ,根本),言必求其依据”。经过30年的积累,他终于撰成了《古文尚书疏证》八卷。此书列举了128条证据,进行严密而有力的论证,断定《古文尚书》为伪造,获得了学人的普遍赞同,在学术界轰动一时。他为学术史上的这一疑案做出最后的结论,阎若璩的功劳永载文学史册。人们一提到《古文尚书》,首先就联想到阎若璩的名字。此后,淮安另一位学者丁晏,循其余绪,为追《古文尚书》的作伪者是何人,又写了一部《尚书余证》,也具有一定影响,为探索伪作者问题,启导了先声。

阎若璩的著作十分丰富,除了《古文尚书疏证》以外,还有《潜丘札记》、《闲学纪闻笺》、《四书释地》、《誊(téng,誊写)西堂诗集》等许多种。

康熙二十五年,礼部侍郎徐乾学奉康熙皇帝之命,编修《大清一统志》、《清会典》和《明史》,邀天下有名学者参与修纂,阎若璩的名字列在预选人员名单的第一个。这些人中还有顾祖禹(yǔ)、黄子鸿等,皆精于地理之学。

康熙四十二年(1703年),皇帝南巡龙船经过淮安时,问淮安有无有学问人,内阁学士李铠(亦淮安人)说,阎若璩是有名的学者。巡抚宋大人补充说,此人“长于考据,最为精核”。皇帝地准备召见他,因为走得匆忙而未见成。此时皇四子(即后来的雍正皇帝),闻知阎的大名,回京后召他进京。第二年初,69岁的阎若璩,由其长子阎咏陪同,拖着带病的身体进京。皇四子以书籍、金银为聘礼,邀请他住在王府,相待甚厚。并将他的全部著作取去,逐篇阅读,边读边赞。六月,阎病逝于北京郊外,其子遵嘱将他的棺柩运回淮安,葬在他祖父墓旁。墓地在塔儿头蛟龙沟,又名学山墩(dūn,土堆),在今楚州区施河乡大施河村。在北京料理丧事的费用,皆雍正所赐。雍正还亲自为他作祭文挽诗,恩礼备至。

阎若璩的《古文尚书疏证》是清代考据学的一面旗帜。它与顾炎武等人横扫了当时流行的空疏无本的心学,开创了清代朴实学风的道路,后来形成了乾嘉考据学派。他那种批判的精神,坚忍不拔的毅力,严谨的态度,详细的占有资料,缜密的考证,实事求是的学风,是我们的宝贵的文化遗产,永远值得我们继承和发扬。

(刘怀玉)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