胯下桥 / 未名

胯下桥 / 未名

人讲大丈夫能伸能屈,韩信就是这样的人。曾受辱胯下,最后成为兴汉三杰。淮安楚州的淮阴市口,是城里最热闹的地方。一天,韩信从萧湖钓鱼回来,手拿一根钓鱼竿,腰佩一把宝剑,雄赳赳的在城内察院街后面行走。当他走到淮阴市口,看见一群人围在那里,韩信不知那里出了什么事,十分好奇地走过去看看,忽见一个青年屠夫口若悬河的在那里对围着的人讲述山海经,那年轻屠夫见到韩信手拿钓鱼竿,腰佩宝剑,挤进人群,突然停止了话头,转口对韩信说:“韩信呀,你上哪去?拿竿带剑干什么?”

韩信说:“钓鱼回来,看看。”“佩剑有什么用?”

“这剑可以当武器舞,可以弹弹歌曲。”

“那你就弹唱两段给我们大伙儿听听吧。”

韩信没法子,只好唱了两段,青年屠夫和很多的人听后,叫韩信接着唱下去。“饱汉不知饿汉饥”,韩信饿着肚子唱了两段已很吃力了,实在没有劲再唱下去了。青年屠夫还叫他唱,韩信又高一声低一声地唱了一段。青年屠夫大声地说:“事不过三。再唱一段!”韩信这次坚决不肯唱了。

屠夫为了进一步戏辱韩信,鬼点子一变,又问他:“你这佩剑除了弹唱之处,还能杀人吗?”韩信挤进人群本想看看热闹,被他这样突然奚落,不愿再搭理他的话。

年轻的屠夫见韩信没有搭腔,更神气活现地拍拍胸膛:“你有种,敢用佩剑把我刺死吗?量你不敢。我看你是胆小鬼!”韩信听了这莫明其妙的话,更加诧异,心里暗暗地想:我和你一无冤二无仇,无辜要你命干什么。青年屠夫得寸进尺地把两腿跨开,用手指着裤裆威逼韩信说:“你没有胆量杀我,那来!来!来!从我胯下爬过去。”韩信气愤地让步道:“那我不从你这儿走。”“回头也不行。”这时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了,而且把狭窄淮阴市口围得水泄不通。那屠夫说着叉开双腿,韩信见此心想:这分明是无理取闹,有意侮辱我。我要杀死他很容易,只要手起剑落。但我杀死无名的屠夫又是人命关天的事,何必为此误了我为国为民的宏图大志呢!算了吧,我就忍受他这个屈辱。于是,只好带着鱼竿佩剑忍着胸中怒火,从那年轻屠夫的胯下爬了过去。围观的人,个个嘲笑韩信,发出一阵轰然的大笑。韩信带着一肚子气忍辱回家,发愤天天攻读兵书。投军后,在萧何的荐举下,协助刘邦灭了西楚霸王,在下邳做了楚王。但绝无报复那个欺侮他的屠夫的想法。

韩信为了报答漂母的恩情,特地回到故乡。这个消息像插上了翅膀,一下子飞遍了淮安楚州城,这下可把那个屠夫给吓坏了。当初我叫他韩信从我腿裆里拱过去,现在他是兴汉大元帅了,除了皇帝就数他大了。我还有命吗?屠夫和邻人一商议,决定学习古人,负荆请罪。

屠夫把身上衣服全脱光了,反绑着双手,背着一捆荆棘,一步一个头地磕到韩信府上。差役把这件事报告了韩信。韩信一听,亲自走下堂来,给那个屠夫解开绳子,敬如上宾。并对他手下众将官说:“他是个壮士!”那屠夫被感动得热泪盈眶地说:“王爷呀!我真不是人呀!过去对您太过分了,使你受到了奇耻大辱,今天您不但未报私仇,反而这样拜谢于我?!”韩信感慨地说:“只因你侮辱刺激了我,我才发愤苦学,才有做兴汉灭楚大元帅的今天。不是你,我至今可能还是个穷酸的贫民百姓……由此我十分感谢你,早已准备派人去请你来,你现来了很好。”韩信对屠夫仇将恩报,立即封他个中尉官衔,管理军中钱粮……那个屠夫在韩信宽宏大量的感召下,以死报之,和他一起,一心一意帮助刘邦打天下,终于建立了汉室一统天下。

后人为了纪念韩信,在当年韩信受辱胯下处,建起一座“胯下桥”。在城内院东街建起一座汉韩侯祠,里面端坐威武的韩侯塑像。至今城里老百姓坐下闲谈时,还会津津有味地讲述韩信受辱胯下,乞食漂母的故事呢。

(未名)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