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莲岗文化遗址 / 毛鼎来

青莲岗文化遗址 / 毛鼎来

淮安是一座历史悠久、几经沧桑,几经兴衰的文化名城。远在五千多年前,我们的祖先就已经在这里辛勤劳动,繁衍生息,并形成了江淮流域最早的原始文化——青莲岗文化。它是新石器时代的一个分支,属于母系氏族向父系氏族过渡的阶段,它分布极广,“因解放后首先发现于江苏淮安青莲岗而得名。据测定,青莲岗文化遗址距今约5360年”(郭沫若《中国史稿》)。

“青莲岗,一名东岗,在北岗东里许,地名土城,岗巅松三株,远近识之,数百年物也”(《续纂山阳县志》卷十四)。它位于淮安东北,“废黄河”以南二里许的宋集乡青莲村,距淮安城七十余里。青莲岗是因为“早年在岗上有一所青莲寺,寺旁有水名夕霞汪,以盛长莲花著称”(《考古学报》1955年第9册),因而以寺得名为“青莲岗”。岗上有一个村庄,即青莲村,村子南边有一块地方,土色灰黑,纵横面积约2000平米,黑土就是新石器时代遗址的文化层,是有机物焚化或腐化后的堆积,其中包含着极为丰富的文化遗物。由于当地群众多在此取黑土肥田,久而久之,这里就变成一个大水塘了,因此大家把这块地方称为“黑土塘”。

青莲岗的地理环境具备了原始氏族部落的生存条件,它原来就是一条岗脉,与西边的钵池山相连,向东绵延到附近的土城子、髙庄、章桥、茭陵一带,北面是淮河故道(即废黄河,因1194年宋光宗时黄河决口,改变河道,夺淮入海,故今称之为废黄河),青莲岗文化氏族部落同其他文化氏族部落一样,他们选择了这个“临近水源的岗阜安排住地”(郭沫若《中国史稿》)。

青莲岗文化遗址,虽然解放以前早经当地群众发现,但国民党政府没有重视。直到解放后,当时的华东文物工作队配合治准工程,在1951年底、1952年初、1953年冬先后作了四次调査清理,发现了距今五千余年的新石器遗址和许多汉代墓葬、说明了青莲岗一带包含有两种不同时代的文化层。1958年2月南京博物院再次组织了一个十三人的工作队配合当地群众积肥,又一次进行了调査和清理,进一步表明了青莲岗为新石器时代人类遗址。从青莲岗文化遗址发掘的遗物,标明了我们的祖先“吸收了其他地区不同文化的优点,创造了自己独特的文化。他们过着定居生活”(《考古学报》1955第9册),早就辛勤劳动、繁衍、生息在淮安这块大地上。

从青莲岗文化遗址出土遗物说明,我们的祖先有了相当进步的手工制造技术,能够制造精美的石器(生产工具),并用这些石器来劳动生产。这些石器都是用坚硬的花岗岩石和石英岩石制成的,有精致的砍伐用的扁平带孔石斧、石凿、石锛,翻土用的石犁,收割用的石镰,加工谷物用的石盘等石器工具,反映出原始方式的农业生产在青莲岗文化氏族部落整个经济生活中占有重要的地位。

在青莲岗的发掘物中还发现了炭化石的籼稻粒,说明当时这一带“雨量充足,气候温润,生活在这里的(青莲岗文化氏族)部落开辟了草木丛生的沼泽地带,成为水田,普遍栽种水稻。”“水稻的栽种,从此也给人们提供了一种新的主要生活资料,也为后来发展这种作物奠定了基础”(郭沬若《中国史稿》)。

从遗址中集中放置的猪的下颌骨,牛牙床、鹿角和骨剌鱼镖,以及陶网坠,说明了“渔猎和采集经济,并没有因为农业、牧业的发展而被排挤掉,它作为人们谋取生活的一种补充手段,这时仍继续进行并有着不同程度的发展”(郭沫若《中国史稿》)。从遗址中芦席上的“人”字形图案,这与今天农村一些农民仍用的芦柴席的图案几乎没有什么两样,说明当时靑莲岗人类的编织技术和审美观念已经相当高明。

在青莲岗遗址清理、发掘和采集到的大量的陶器、陶片,说明了这时期的制陶业已相当发达,技术上己能使用轮制,但手制的方法仍然保留着,制陶工具有陶杵、带有编织纹的陶印模。这时期的人类喜在陶器上加装饰,泥质陶多采取表皮上施彩的方法,简单的是在陶器上普遍涂一层红色,使颜色鲜艳;较复杂的是在陶器内壁彩绘图案,分红、褐、紫等数种。砂质陶多采用刻划纹、压印纹、附加堆纹的装饰方法装饰在陶器的肩部,并且还用动物的形象来装饰陶器的耳部;在泥条上切压成绳索纹的装饰方法也很流行。当时人类用来作为日常生活用具的陶制容器有:盌、钵、带柄陶杯、盘、鼎、带嘴陶壶、高足陶豆、甑、平底盆、扁柄勺、平底扁足器、圈足器、盖盌两用器等。陶器中还有陶制纺轮,说明了当时的人类已经掌握了使用纺轮来纺织的技术。陶珠和陶管的出土,说明了当时人类已很喜爱装饰,具备了一定的审美观点。

青莲岗文化时期的人类已经过着定居生活,他们居住的房屋主要为长方形或圆形的地面建筑。人们死后埋葬在氏族公共墓地,一般没有明显的墓穴,行单人葬,晚期出现少数成年男女合葬,并流行以陶器、生产工具和装饰品随葬的习俗。

这些特征,构成了青莲岗文化的独特面貌。

在青莲岗地区还有大量的汉墓群,已出土的文物有印有耝绳纹和编织纹的灰陶罐、带釉陶壶、漆耳杯、青瓷碗、铜洗、铜勺,边饰垂帐纹饰的四乳铜镜、斝杯、铜矛、铜剑、钢刀,镶有铜彘的铁剑、铁刀,汉代“五铢”、王莽“大泉五十”、“大布黄千”三种钱币。

青莲岗文化的分布范围颇广,不仅遍及江苏各地,而且在安徽的泊岗、浙江杭州的老和山、河南的信阳、湖北的黄岗、山东的中部和南部、上海市郊区都有类似的文化层发现,面积达二十万平方公里左右,仅江苏境内就有八十处这种文化的遗址。青莲岗文化在淮阴地区已发现九处,其中淮安市境内有青莲岗、颜家码头、茭陵、西韩庄四处,另外在宿迁、泗阳、泗洪、涟水、淮阴等县市也均有发现。

青莲岗新石器时代文化遗址的发现,给研究中国远古文化提供了重要的材料,是我国新石器时代文化研究中的一项意义重大的收获。它把我国东南沿海地区的原始文化,同中原黄河流域的原始文化有机地联系了起来,在地域上连成了一片,形成了我国新石器时代文化的完整整体,为我国原始社会史、古代文化史、艺术史的研究,提供了有价值的科学资料。

目前青莲岗文化遗址已定为江苏省文物保护单位。江苏省已拨专款在青莲村筹建了文物管理所,建有文物陈列室,收集和保管当地的出土文物,对遗址地区进行管理和保护。青莲岗文化遗址的发掘与研究,是我国乃至世界考古学界的大事。青莲岗的名字也因这一文化的发现而永载人类文明的史册。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