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垠的今昔 / 高桂生

桃花垠的今昔 / 高桂生

举世瞩目的周恩来纪念馆,座落在淮安市城北桃花垠(亦作“营”),并已于1992年1月正式对外开放了。

桃花垠原是一片沼泽地,占地五百多亩,其中坑坑洼洼,长满芦苇蒲葭;菜畦鱼池,纵横交错。由于僻处城郊,平时很少游人。可是在历史上这里却是一个景色优美、风光旖旎的地方。

根据《重修山阳县志•古迹》记载:“屯船坞即今联城池。古无联城,今马路池、陆家池诸处,皆昔日粮艘屯集之处,后筑城,乃空建二水门,以便帆樯出入,故号其门曰‘天门’。右有隙地曰桃花营,菰蒋(蒋jiong植物名,菰属,即茭白——编者)弥望,皆昔之歌楼舞馆也。”

桃花垠在宋元年间,曾是淮安著名的“十八景区”之一。古人有诗赞曰:

春盎桃花垠,东风一笑迎。
桃花红更好,无限是柔情。

据传说,远在南宋时代,韩世忠、梁红玉夫妇曾屯兵于桃花垠附近。每次出击金兵归来,梁红玉即回驻故乡楚州(今推安)北辰坊,保卫楚城。当时面临异族入侵,战祸连年,国困民贫,军队无居无食。梁红玉协助丈夫韩世忠在艰苦环境里坚持抗金,率队驻在桃花垠一带,即以芦苇搭成营帐,采挖蒲根(今称蒲儿菜)以充军粮。韩世忠夫妇与战士同甘共苦,团结一心,多次击败金兵,捍卫了南宋的半壁河山。

明代中期,正是桃花垠最旺的时期。桃花垠原名屯船坞。《咏淮纪略》中注:“桃花垠者,即屯船坞之歌楼舞馆处也。”联城(俗称夹城)建成后,又称联城池,以后又有人叫它为桃花坞。

当时,桃花垠的河面宽阔,深度近丈,常年水光潋滟,池塘相接,并与淮水通连,构成一幅城市水乡的幽境,号称楚州城北十景,即观妙轩、杨柳湾、野圃、望帆楼、红桥、鹤柴、养鱼港、木鱼庵、鸬鹚汀、渡口,向为骚人墨客游览觞咏的胜地。而桃花垠船坞,“为漕舟停泊之所,经常云集粮船千艘”。这里酒楼、茶馆、旅社、商店……真是鳞次栉比,热闹非凡。

明代中后期,倭患频仍,嘉靖三十八(公元1559)年,倭寇由海道入境骚扰,淮人群起防倭抗倭,加之“黄河夺淮,河道变迁,运河入淮之处,由末口移至清江浦”。之后,黄河泥沙淤塞,南北运输受阻。清代中叶,漕粮改由海道北运,淮安即不再是具有全国意义的漕运枢纽重镇,桃花垠亦随之衰落。清代卢福臻(介清)在《咏淮纪略》中以“屯船坞”为题写了一首七律:

桃花营接纸坊头,在昔屯船坞子留。.
一脉源通淮水阔,千舟云集海天秋。
联城已筑防倭寇,旧迹无存问酒楼。
多少繁华歌舞地,沧桑再变总荒丘。

现在,周恩来纪念馆建筑在桃花垠这块几经历史变迁的名胜地区,又经过总理故乡群众先后近万人次冒严寒、顶风雪,战天斗地,以较短的时间完成了二十多万立方米的土方工程,才展现出今天这样一幅雄伟壮阔、恬静幽美的画卷,借以寄托淮安百万人民对敬爱的人民好总理的无限崇敬和无限思念的情怀。抚今忆昔,感慨良多,谨以俚句一首作结:

纪念馆开桃花垠,一代伟人百代尊;
吾淮自古多胜迹,光辉引来五洲宾。

一九九二年五月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