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安盛会记 / 唐琼

螃蟹六毛钱一斤

果然被黄裳说中了。从今天起的几篇小文,严格说来,都应该叫「《京华小记》淮安版」。

江苏省淮安县(山阳),距扬州不远,是座文化古城,名人辈出。周恩来的故乡就在这裏。汉朝韩信(韩侯祠、韩侯钓台、漂母墓、胯下桥古迹都在淮安),枚乘(以《七发》闻名於世),南宋与金兀术大战四十八天的梁红玉(韩世忠夫人),明代大文学家、《西游记》作者吴承恩,鸦片战争时期广东水师提督关天培……他们的故乡都在这裏。

据说,建安七子之一陈琳,以画马闻名的龚开,可列入「扬州八怪」的边寿民,都是淮安人。《水浒》作者施耐庵曾长期居住山阳县河下镇。在淮安游览并有诗文传世的有李白、白居易、刘禹锡、杜牧、苏东坡、黄庭坚、文天祥诸名家。目前城内还有窦娥巷,大既是山阳出了个糊涂县官的缘故。

要感谢金睛火眼孙悟空,《西游记》,特别是它的作者吴承恩。今年是吴氏(一五〇四-一五八二)逝世四百周年,淮安县为纪念乡先贤举办纪念会和《西游记》学术讨论会——这讨论会是建国三十三年的第一次。

应邀参与盛会的有全国各地作家与学者专家一百余人,提出论文四十多篇。王辛笛、黄裳和一批画家从上海出发;袁鹰、李希凡(他俩是《人民日报》文艺部负责人)和笔者夫妇则是从北京启程赴会的。这是十月初的事。

有一个附带的重大收获,那就是吃。所谓淮扬菜,原指淮安与扬州烹调的菜肴。

螃蟹多得要命。淮阴专区副专员陈耀在宴席上笑着对我们说:「这裏螃蟹六毛钱一斤!洪泽湖今年螃蟹大丰收,政府在湖裏养殖的螃蟹一爬到岸上,就变成「全民财产」,谁看到了谁就可以捉。」

於是,我们大吃蟹粉汤包,蟹粉狮子头(李希凡在镇江一次吃三个),和一种特殊制法的螃蟹:蒸熟後,一劈为二,弃螯去脚(留一半),姑且称为菊花蟹。

这裏的螃蟹不及洋澄湖大闸蟹之大,但膏足脂肥,并无逊色。

令名埋没三百年

具有惊人魅力的《西游记》,虽早在明代就列入「四大奇书」,但是它的作者吴承恩却被埋没三百多年,直到六十年前,经学者论证,才使他的著作权得到社会公认。吴承恩,字汝忠,号射阳山人,淮安府山阳县(今淮安县)人。

吴承恩《西游记》吃了元代道士邱处机(长春真人)《西游记》的亏。人们把两部书名相同而内容迥异的作品混为一谈。後者是门人记载长春跟随元太祖西征的纪行证道之作。此外,神话小说《西游记》明万历二十年刻本只有「华阳洞天主人校」,而作者姓名下列,也是一个因素。明天启《淮安府志》虽明确记载吴承恩作《西游记》,但未受重视。

清代学者钱大昕、纪晓岚表示过怀疑。第一次反映事情真面目的是晚清学者冒广生(作家(冒)舒諲的父亲——笔者),他在楚州丛书《射阳文存跋》中说:「山夫盖未见长春真人《西游记》耳。长春所记为纪行之书,与汝忠《西游记》玄奘取经事,固渺不相涉,不必斤斤置词也。」楚州即今淮安。

应该感谢鲁迅。他指出,吴承恩「性敏多慧,博极群书,复善谐剧,著杂记数种,名震一时。……杂记之一即《西游记》,余未详。……然同治间修《山阳县志》者,於《人物志》中去其「善谐剧,著杂记」语,於《艺文志》又不列《西游记》之目,於是吴氏之性行遂失真,而知《西游记》之出於吴氏者亦愈少矣。」《中国小说史略》),而且盛赞《西游记》「神魔皆有人情,精魅亦通世故」。郑振铎亦曾致力於《西游记》研究。

有「秦少游之风」(天启《淮安府志》语)的吴承恩自称:「余幼年即好奇闻。在童子社学时,每偷市野言稗史,惧为父诃夺,私求隐处读之。比长好益甚,闻亦奇。」由读元末写成行世的《西游记平话》,而进一步扩展,这就进入他再创作《西游记》的准备阶段。

吴承恩写作《西游记》的书斋「射阳簃」,在淮安县河下镇打铜巷。淮安县人民政府经详细调查地方文献记载後,现按明代建筑风格,重建吴承恩故居。门厅,客房,轩厅,射阳簃书斋,曲廊,围墙,共占地二百余平方米,全部建筑古雅浑厚,令人流连不已。

「吴承恩同志」

老詩人王辛笛今年七十歲,原籍淮安,這次是他第二次重返故鄕。第一次也不過去年的事。他生在天津,由南開中學而北京淸華,而至英國愛丁堡留學,三十年代即以诗人闻名。近数十年长期住居上海。

吴承恩逝世四百周年纪念会上,他满怀爱乡之情,第一个登台讲述自己参与盛会的感受,讲到参观周恩来总理故居,故乡种种新面貌,又说今年恰逢双喜,国庆日与中秋节同在一天,十九年後再遇到这双喜的日子,他一定还要来,感情激动之余,一提到吴承恩,不料说滑了嘴,变成「吴承恩同志」,引起善意的哄堂大笑。辛笛机敏,随即含笑补一句:「吴承恩老先生」,这才过了关。

《西游记》学术讨论会有一篇论文,也出现「吴承恩同志」,但那是另一种情况。

金燕玉写的《(西游记)和童话》很有趣。作者同意《西游记》研究者胡光舟的意见,也认为「只有从猴、人、神三者融合的特点上来理解孙悟空这一典型的性格特征,才是完整的、全面的、深入的。」对猪八戒也是如此。并且进而认识到神性、物性、人性的统一,正是童话形象的特征。文章是从比较文学着手的,稍欠结实。

作者分析道,吴承恩写定(西游记》时,当然没有童话形象的提法,但他有意识地把三性一笔一笔地描绘在孙悟空和猪八戒身上,这才会使得他们与童话形象如此吻合。《西游记》以开头整整七回篇幅,完成了孙悟空由动物到人再到神的出世过程。猪八戒则相反,由天神下凡,贬为猪身,去过人的生活,在高家庄当女婿。他认为吴承恩塑造角色形象,深受唐人小说影响;模写物性,善用夸张幻想手法;又运用古今中外童话惯用的「反覆法」,而有引人入胜的九九八十一难。

他提到一个小读者为改写的西游记故事书入了迷,写信给儿童出版社说:「你们出版的西游记故事很受小读者欢迎,希望吴承恩同志多为孩子们写几本。……」

事实上,已经有《猪八戒吃西瓜》《猪八戒回家》《猪八戒逛星城》《孙悟空人体历险》《孙悟空大闹原子世界》多种儿童读物问世。就童话而言,吴承恩《西游记》已在中国成为母体童话。

孙悟空舆吴承恩

百回本八十万言《西游记》,其中神魔鬼怪的变化施为,皆极奇态。而孙悟空七十二变,更是神秘莫测,令人为之拍案叫绝。古今中外读者之酷爱孙悟空,主要原因恐亦在此。

研究者分析:七十二是约数。全书描写孙悟空本身变化的形象有七十种。此外,拔自身各部份的毛而变化的形象有二十一种;将手中金箍棒和其他物件变成需要的人和物,共十一种;变化总数共有一百零二种。

孙悟空之变,是为了战胜各种对手,克服重重困难,而能随唐僧取经。他闹天宫,闯龙宫,闹地府,斗神仙,斗妖魔,斗强盗,於是孙悟空嫉恶如仇、机智勇敢和乐观坚定的反抗性格,更加显现神奇的艺术光彩。

鲁迅说:《西游记》「神魔皆有人情,精魅亦通世故」。也许可以进一步推论,这种人情世故,实际上是《西游记》作者人情世故的反映,不过在他极丰富的想像力与极秀丽的文笔之下,更显得「神骏丰腴,逸趣横生」(郑振铎语)。

吴承恩是明代一位具有叛逆性格的作家。幼年即好奇闻并接受封建教养,青年时期在精神上是「迂疏漫浪」,在际遇中是「泥涂困穷」。他屡试不中,四十七岁,才成了一名「岁贡生」,科场上可谓失意。六十多岁才得到浙江长兴县丞的小官(知县是归有光),不久又「耻折腰,遂拂袖而归」,官场也是困顿不堪。一说他还有「贪污受贿」而被革职拘禁的寃案。难以平反了。

《西游记》作者处於嘉靖皇帝昏庸专横、严嵩父子揽权的政治黑暗时期,对社会现实生活强烈不满。所以,他写《西游记》,「讽刺揶揄则取当时世态,加以铺张描写」(鲁迅语),这是与前本不同之处,也正可看作作者本人人情世故的真实流露。

神通如此广大的孙悟空,「专救人间灾害」,「与人间报极不平之事,济困扶厄、恤念孤寡」的孙悟空,最後终於接受紧箍咒的厄运,可谓悲剧。但这是作者不得不回复到儒教封建正统中去,也是我们今天难於苛责古人的罢。

《西游记》作者之墓

这恐怕是县城少见的热闹。十几辆汽车载着与会代表从淮安宾馆开出,排成一字长蛇阵,向城南郊区二堡进发。领首的是交通指挥车,但没有使用那可以转动发出红色讯号并鸣叫的玩意儿。

下车,走数十步,「荆府纪善吴公承恩之墓」碑石展现眼前。镌有「吴承恩之墓」字样的高大牌坊,我们早在车上就看到了。修复後的墓地占地三亩。

墓地调查经过,这裏不能详谈,总之足细致而复杂的工作,因为《西游记》作者传世的生平资料太少。

「荆府纪善」有原物在,朱字刻在灵柩前半截挡板上,以下「射阳吴公之柩」六字,据经手的木匠追忆补足。荆府即今长兴,纪善这官职,按《明史》是掌「讽导礼法,开谕古谊及国家恩义大节,以诏王善。」正八品。吴承恩自长兴县丞离职後,未赴纪善之任。从挖掘中,发现吴氏墓葬为一墓三棺,大小不一,可见他有两位夫人,一为叶氏,另一不详。

一九七四年即「文革」後期的挖墓者,主要是想利用棺材板,改作门窗之用,这也算是「破四旧」罢。墓中有碗二瓦罐一,尚存。

不幸中之大幸是,三具颅骨有一个具有男性特徵,据专家估测,吴承恩身长当为一米六、七,四方脸。後请北京中国科学院古生物研究所,据此颅骨复制为立体半身塑像,陈列於吴氏故居。

吴承恩墓志铭迄今还没有发现,是一遗憾。事实上,人们所以在二堡调查吴氏墓葬,正是受到吴承恩父亲吴菊翁墓志铭的启发。发现这个墓志铭是一九七五年一月间的事。吴承恩曾在《先府宾墓志铭》提到葬於「先垄」,亦即俗称的祖茔。

《西游记》作者故居与墓地的修复,是对这位明代大文学家最好的纪念。访寻吴承恩书斋「射阳簃」原址,则是从他的诗作《斋居》二首和《秋兴》二首(疑原为八首),推断他住在城郊,离运河和漂母祠及枚皋家不远的地方,地方文献载有「射阳簃前明岁贡生吴承恩著书室也。在打铜巷尾,额为沈十州殿元坤所书」(《山阳河下园亭记补编》),也是一个重要帮助。

猪八戒招亲与语言

《西游记》第二十三回有一段谐趣横生文字。

「八戒道:「娘,既怕相争,都与我罢;省得闹闹吵吵,乱了家法。』

「那妇人与他揭了盖头道:『女婿,不是我女儿乖滑,他们大家谦让,不肯招你。』八戒道:『娘啊,既是他们不敢招我啊,你招了我罢。』那妇人道:『好女婿呀!这等没大没小的,连丈母也都要了!我这三个女儿,心性最巧。他一人结了一个珍珠嵌锦汗衫儿。你若穿得哪个的,就教掷个招你罢。』八戒道:『好!好!好!把三件儿都拿来我穿了看;若都穿得,就教都招了罢。』」

请注意上引的方言俚语——「闹闹吵吵」、「乖滑」、「没大没小」,都是江苏淮安民间至今尚在流传的语言。

又如「行者道:我啊,砍下头来能说话,剁下臂膀打得人。扎去腿脚会走路,剖腹还平妙绝伦。……」也是当地方言。

这些都是研究者楚杰《略谈(西游记)中的淮安方言俚语》一文所举例证。

早在明代,吴承恩的同乡文人阮葵生就在《茶余客话》断然表示:「观其中(指《西游记》)方言俚语,皆淮之乡音街谈,巷弄市井童儒所习闻,而他方有不尽言者,其出淮人之手无疑。」

有趣的是,作家黄裳在发言时,从淮安名胜勺湖(正在修复中,野趣为江南园林所不及),谈到乾隆刻本《勺湖草堂图咏》,谈到在湖上筑屋课徒的阮裴园和他的儿子阮葵生之後,突然话锋转到《金瓶梅》,不免使人大吃一惊。原来,他接下去的是,上海老作家师陀也从作品使用的方言俚语入手,提出《金瓶梅》作者可能为淮安吴承恩之一说,这是继王世贞、李开先之後的第三种说法,很新颖。师陀之说如能成立,吴承恩那可就更了不起了。

《西游记》研究

谈到中国古典小说研究,《西游记》远不及《红楼梦》。因此,十月份在江苏淮安与连云港连续召开的首次《西游记》学术讨论会,似应受到特殊注意。

老一辈学者如吴晓铃教授未能与会,或因事忙,或以健康关系。近年着力研究《西游记》的东北师大苏兴教授(著有《吴承恩小传》、《吴承恩年谱》和其他多种论文)却是在会上见到的。文艺评论家李希凡在五十年代发表过几篇论文,这次也在。与会代表似以中年青年占多数,这毋宁是可喜现象。讨论会收到的论文有:
杨光:试论建国以来的《西游记》研究
苏兴:《西游记》对明世宗的隐寓批判和嘲讽
白坚:从《射阳先生存稿》看吴承恩的思想
陈辽:《西游记》究竟是怎样一部小说?
朱其铠:取经路上的孙悟空
王永生:论《西游记》关於孙悟空形象的塑造
石锺阳:论吴承恩
刘毓忱:孙悟空形象的演化
杨石青:云台山与吴承恩、《西游记》关联述要
彭海:《吴承恩诗文集》和《西游记》
彭海:吴承恩写作《西游记》的时间
李时人:论《西游记》成书过程和孙悟空形象的渊源形成
陈新:《西游记》版本源流的一个假设
丁志安:吴承恩生平杂拾
戴筱苓:试论孙悟空的七十二变
陈君谋:孙悟空是「从印度进口的」吗?
吴圣昔:《西游记》艺术风格初探
邢治平:孙悟空「受招安说」质疑
刘怀玉:琐谈吴承恩、《西游记》与淮安
金燕玉:《西游记》和童话
曹晋杰 朱步楼 洪家璧:试论吴承恩的生活印迹与孙悟空艺术形象的创造等。共四十多篇。

吴承恩写《西游记》年代尚有争议。赵景深、游国恩、胡光舟等主晚年说。近年苏兴则主张中年说。

从吃谈文化古城

参加纪念吴承恩讨论《西游记》的人们,分别住在淮安宾馆和第一招待所。这两层楼的宾馆去年才建成,距勺湖不远,环境与建筑设计都很令人满意。

在餐厅,间或在宴席上,吃的都是淮扬菜,更确切的说是淮安菜。制作之认真,收费之低廉,大出意外。

六毛钱一斤的螃蟹已经谈过了。这里鱼虾也多。鱼中的鳝鱼,早年在吴承恩故居附近(河下镇)可以专制一桌席,这是童年就听人津津乐道的,但并非童话。河虾不大,可是鲜美之至。镇江特产肴肉,这小县城如今也能自制。河下「文楼」,已经复业,素以「蟹粉汤包」著名,可惜目前尚未达到昔日水平。

蔬菜中的蒲菜,是一大特色。柔滑洁白,比芦笋还好吃。当然,制作时离不开鷄汤。当地民间传说,吃蒲菜与抗金名将梁红玉有关。那一年,淮安有围城之灾,居民食物困难,梁红玉愁眉不展,终於发现水中的蒲根,可以取作食用,以此度过难关。我们游勺湖时,管理人说,上午已经采集了一批很嫩的蒲根,你们晚餐可以尝到当地特产蒲菜,果然。还有一种美化梁红玉、美化本县的传说,邻县也有蒲菜,但总是有些涩味,不好吃。

淮安是一座文化古城,它在饮食文化上得到验证,这是不足为异的。

我们和县委书记几位负责人闲谈时,如何建设这文化古城就是同感兴趣的一个话题。这裏工业,尤其是化工与机械工业颇不发达,毋宁是件好事。工业污染是文化古城的大敌,有识之士已经为苏州呼吁了。县城只有文化馆而无博物馆,散落在镇淮楼(俗称古剧楼)上的断碑残碣,似可有选择的制些拓片。历经战火与浩劫而仅存的若干文物,也要妥加管理才是。

他们说,现在可以腾出手来,开始做这方面工作了。我们建议多向本地与大城市的学者专家请教。有一点也许值得特别注意:这裏是周恩来故乡,一切构想与建设,最好都能体现朴实之美,不要弄得大红大绿,花团锦簇;因为这既符合文化古城面目,也是周氏的一贯风格。

唐琼著,京华小记,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83年08月第1版,第368页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