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故居之忆 / 唐琼

图片[1]-周恩来故居之忆 / 唐琼-老淮安

我们站在文渠之畔,转身就可看到“周恩来总理故居”匾额,红底金字。这时天色已渐渐黑了下来,那几个字并未由于人为的心理作用而发出金光,我们觉得很舒适。

参观一代伟人故居之后,我们敬佩他,而且敬爱他,但我觉得我们和伟人在人格上是平等的,他不喜欢封建的坏东西。因此,他纵然在另一个世界,倘若能同我们相见,大家一定还是站在同一个水平面上交谈,我们对他的感情不是敬畏。

故总理生前多次嘱咐淮安县委,不要让人参观他的驸马巷故居。先是在一九五八年亲笔写信给淮安副县长,请求“万不要再拿这所房屋作为纪念,引人参观。”后来,国务院办公室负责人又四次打电话给淮安县委,重申周恩来总理对故居的处理意见:不要让人参观;不准动员住在里面的居民搬家;房子坏了不准维修。这是一九七三年的事。

淮安人抗命了:心想大家都说可以,都说应该,你为什么偏偏这个小让那个不准呢?找一个合适时机,动手罢。一九七六年底,县委初步整修他的故居,七九年三月五日正式开放,那一天是他八十一岁冥寿。

故总理祖籍浙江绍兴,祖父攀龙先生迁居淮安,先当师爷,后任知事。他在这里住到十二岁才去东北,时为一九一〇,亦即宣统二年,此后从未回过故乡。我们看到他诞生的房间,奶妈住室,院子里的小井和一小片菜地。这都在东院。西院是“周恩来同志纪念展览”陈列室,有照片二百张,实物近百件。

文渠是一条小河,从前半船可以到河下镇。故总理不满周岁就过继给十一叔,过继母亲陈氏出身书香门第,他从五岁起就跟她学唐诗宋词,那么,自称“家在枚皋旧宅边”①的唐代诗人赵嘏,他想必是熟悉的,汉赋名家枚乘父子就是河下人。据说他童年坐小船到过那里。至于青年以后,眼界日益开阔,献身革命,功垂不朽,更是世人皆知的了。

①赵嘏《忆山阳》:“家在枚皋旧宅边,竹轩晴与楚陂连。芰荷香绕垂鞭袖,杨柳风横弄笛船。城碍十洲烟岛路,寺临千顷夕阳川。可怜时节堪归去,花落猿啼又—年。”见《全唐诗》。诗有史料参考价值,并不佳。

唐琼著,京华小记,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83年08月第1版,第402页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wrin的头像-老淮安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