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阳医派 | 江淮名医章湘侯

图片[1]-山阳医派 | 江淮名医章湘侯-老淮安

 

上世纪60年代以来,提起江淮名医章湘侯,可谓大名鼎鼎,如雷贯耳。每天慕名而来就医的患者络绎不绝,有将军,有高官,有富商,更多的是贫民百姓。大凡经过章老医治的患者,对其医德医术无不交口称赞,对他切脉诊病的方法更是崇拜得五体投地,津津乐道。

家传  刻苦钻研成就“双通”

图片[2]-山阳医派 | 江淮名医章湘侯-老淮安

1963年章湘侯(左)与他的弟子袁长新

章湘侯(1902年—1986年)出生于淮安河下古镇中医世家,祖父章文甫、父亲章荫培均从事中医,坐堂行医。章湘侯6岁入私塾,15岁拜晚清秀才殷汝金为师,研读经典,有着扎实的文学功底,被誉为“河下四小才子”。在家庭的熏陶下,他早年跟随父亲学习中医抄写处方,继随叔父章鉴虞学习中药知识,后又拜江淮名医汪筱川为师继续学习中医,期间勤学好问善思,抄写处方,询问疗效,孜孜以求。叔父去世后,他承接了仁德堂药店生意。一边从事药店经营,一边刻苦钻研中医中药知识,对《黄帝内经》、伤寒、温病等古典医集造诣颇深,对中药性味、归经,功能,汤头歌熟记于心,并潜心中药采购加工实践,掌握了中药丸散丹膏各种剂型的加工炮制,成为难得的通医通药中医“双通”人才。

1929年,淮安瘟疫流行,他在经营药店的同时开始为患者施治,屡屡奏效。1945年来到上海,在刘树农医师的帮助下悬壶应诊。不久,回归故里继续经营药店并坐堂施医。在长期的医疗实践中,章老形成了自己用药特点,即以经方为主导,在此基础上结合病情进行取舍。楚州中医院主任医师袁长新是章老的得意门生,他这样评价老师用药:“君臣佐使,理法方药,丝丝入扣,师古不泥古,用药有出处,因其药症合拍,往往效果显著。”北京中医学院一教授对章老用药的奇特疗效,曾写了一副对联予以盛赞:“方不求全偏速效,药能用当自通神”。

1959年,章老在县中医院任医师时,被淮阴专区医学科学研究所聘为兼职研究员,1963年,江苏省卫生厅授予他“江苏省名老中医”称号,兼任南京中医学院“江苏省名老中医继承班”特邀教师,并安排高材生袁长新到他身边学习,章老传承祖国医学先后带出学生近百人。一生从医50多年,擅长中医内、外、妇、儿科及疑难杂症,对急慢性胃炎、胆囊炎、胆石症、慢性肝炎、肝硬化腹水、风湿性关节炎以及食道癌、子宫癌、红斑狼疮的早期治疗有着丰富经验。著有《章湘侯常用验方选》、《竭丹手录——章湘侯医案集》等书,并发表过多篇医学论文。是市县两级政协委员,淮阴市中医学会常务理事,并获得江苏省“先进卫生工作者”称号。

故事  菩萨心肠治病救人

图片[3]-山阳医派 | 江淮名医章湘侯-老淮安

1981年章湘侯(前排中)及淮安中医院领导与78级南京中医学院实习生合影

章湘侯从医一辈子谨守古训,常怀菩萨心肠,素持怜悯之心,悉心治病救人,不问贫富贵贱都是一视同仁。关于他的医德,至今流传着不少故事。早年在开药店时,有一单身汉家贫吃不上饭,又患上了肺结核到了晚期。有医生说他活不了两个月,赶紧回去想法弄点好吃的准备后事。抓药时章老见他唉声叹气,了解情况后便安慰他说:“死不了,你留在我店里,吃喝由我负责,你就只管扫扫地,打打杂。”章老用炮制中药剩下的人参黄芪当归药渣给他吃,一年下来,奇迹般地康复回家。

1953年,章湘侯到淮安席桥乡联合诊所工作,当时农村严重缺医少药,许多农民因生活困难买不起药,有的人因此耽误了治疗丢了性命。看到这种情形他急在心里,便想出法子四处自采草药,然后进行加工,制成“八宝珍珠饮”、“宁耳散”、“鼻渊散”、“锡类散”、“黑虎丹”、“提毒丹”多种中成药,免费赠送给买不起药的患者服用,使许多贫困家庭的病人得到了及时治疗,挽救了不少特困病人的生命,提起这些往事,人们无不赞叹章老治病救人的高尚医德与关爱贫困病人的菩萨心肠。

现在淮安区河下国医馆行医的中医师殷大彰,是章老晚年收下的弟子。谈及恩师章湘侯的为人与医德,他面带崇敬与感恩。大彰祖上是晚清秀才,与章老有着往来。不幸的是大彰先天带有残疾,少年命运坎坷不济。1978年,父亲、祖父相继去世。父亲临终前将其托付给章湘侯,希望通过学医能自食其力,讨个饭碗。面对这样特殊的学生,章老没有嫌弃,也没有推诿,而是怀着仁慈之心将其收留。跟随章老学医四年,大彰不仅学习了章老的医疗技术,还将他的仁医善心传承了下来,尽其所能帮助社会上孤寡残疾需要帮助的人。在他的努力下,成立了“微扶”志愿者服务站,办起了河下托养院。他身残志坚、自强不息的事迹披露后,入选“中国好人”榜,在社会上得到广泛流传。

对症  精湛医术饮誉江淮

图片[4]-山阳医派 | 江淮名医章湘侯-老淮安

1958年章老为施姓病人开的丸药处方

“病家不用开口,便知病的病情,说的对吃我的药,说的不对分文不取。”这是京剧《沙家浜》郎中的一段对白。用这段话描绘现实中的章湘侯一点也不为过。章老在长期医疗实践中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以望闻问切、四诊八纲为准绳,以切脉辨症为手段诊其病,不用病人开口,通过望诊、切诊,就能诊出病人主要病情,准确率达到70-80%。群众口口相传,越传越神乎。深入采访后得知,章老诊病并非只凭切脉一诊,还辅之望闻问诊,只是他问诊比较巧妙,为一般人疏忽而已。

章老治病不仅讲究病药对症,更注重心理疏导。善于运用语言暗示,循循善诱,化解病人烦躁心情。他对病人态度十分和蔼,特别是遇到一些情绪焦虑的疑难杂症病人,总是和颜悦色,如春风沐雨,鼓励病人树立战胜疾病的信心。许多病人来时愁眉苦脸,通过他的心理疏导安抚,走时已欢喜乐跳,十分病情虽未服药,已经好了三分。再加上用药得当,心理药理治疗双管齐下,常常收到一般医生意想不到的神奇疗效。

章老独特的诊病方法与治疗,屡起沉疴重症。1979年,盱眙军工厂一张姓年轻工人,患上脑神经胶质瘤,生命垂危,在南京、上海多地看过,均认为非开刀不可,后经章老保守治疗,症状基本消失,至今还活在世上。一次,一个南京区卫生防疫站的职工,患上胆管结石症,在南京手术七八次,仍不能根治。慕名找到章老,在仔细诊查基础上,章老用古方大柴胡汤辨证施治,二十多天彻底治愈出院。1984年,淮阴地区外贸局下属单位一姓蒋病人,患有多年“老慢支”,久治不见其效。经章老采用自制丸药治疗,终于得到根治。

图片[5]-山阳医派 | 江淮名医章湘侯-老淮安

河下估衣街粉章巷3—1号章湘侯老师汪筱川的故居

采访中还了解到建国前两段珍闻:一是他曾治好了国民党牛作善县长母亲头风病, 牛县长感激送章一块匾, 使其名震淮安城。二是他还曾与汪筱川一起为徐海东大将治过病。那时徐将军因患肺结核病情危重,中央安排他在淮疗养,住在淮城镇新路村尚家园子时,章老与汪筱川应邀为其治病,了解病情后,采用白芨、三七研成细末口服疗法,拯救了徐将军的性命。当时保密工作严密,他们并不知道病人准确身份,只知是位解放军高级将领。两年前,徐海东大将的儿子徐文伯和保健医生高胡特地来淮寻访故地,讲述了这段鲜为人知的故事,才使真相大白于天下。建国后,章老还多次为许世友将军以及李德生将军及子女看过病。

章老的精湛医术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发炉火纯青,名噪大江南北。到了晚年门庭若市,虽然门诊每天限号60人,但全国各地的病人还是蜂拥而至,平均每天上百人。对此,章老上午7点半上班,一直到下午2、3点钟看完所有病人才下班,对找上门的外省市病人,不论何时何地,他总是随到随看,以方便病人返程,为病人服务常常是废寝忘食,夜以继日。此外每天还要处理信函几十封,只要是求医问药的,他都是有求必应,有信必复,决不让病人失望。

1986年7月1日,章老用他勤勉善良走完了人生历程,享年84岁。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wrin的头像-老淮安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