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攻城战斗 / 吕健

一九三九年二月,日寇大举进攻,两淮先后沦陷。驻守在淮阴、涟水、淮安的国民党军韩德勤部,全部撤退至高邮、兴化、东台等地。

这年七月,当侦知驻守两淮的日军仅有一个大队(相当于营)的兵力时,韩德勤命令所部—一七师三四九旅从高邮直取淮安,又令三十三师九十九旅一九八团北上涟水,希望一举收复淮安、涟水两城,然后会师合击淮阴。

七月的一天夜里,天空一片漆黑,下着毛毛细雨,担任攻击淮安的韩军—一七师三四九旅六九八团团部驻蚂蚁甸,团长冯公武(阜宁人)率领特务排驻十里沟前线指挥,攻击淮安南门的是该团第一营的三个步兵连,重机枪连驻南门外待命,另组织敢死队趁黑夜自东南角用梯子爬城。淮安城墙很高,约有八九米,部分士兵入城后,即将南门城门打开。第一连连长庞克家(湖南人)率领加强连的五个排士兵自南门冲进去,迳向日军司令部所在地(省淮中即现淮师校址)进行攻击;第二连和第三连在营长王元圣(宿迁人)率领下自东南方的水关潜入城内,同时向日军司令部攻击;迫击炮连驻在城东南,开炮百余发配合进攻。

第三营部队从石塘向淮安东门推进,重机枪连驻黄土桥。由于这个营行动迟缓,到了城边时天色将明。第七连爬梯登城,一排长带头,班长士兵跟上,全排先后登上了城。七连连长殷在春率领二三排继续爬城,至半截梯上,被日军机枪击伤大腿,从梯上跌落下来。

这时天已大亮。后续部队因日军机枪火力封锁,未能继续爬城。第三营营长乔轶群(涟水人)正患足疾,硬着头皮在前线指挥(当时军官在临打仗时,有小病是不愿请假的,怕人说他怕死)。为了避免目标,乔营长没有乘马(营长以上军官均配有乘马),骑的是从民间搜来的一条小毛驴。

在城内与日军激战时,王营长负了伤,率领二、三两连自水关退出。庞连长率领的加强连约一百六七十人,配备有德造捷克式轻机枪六挺,由于攻击时没配合好,该连死伤最重,庞本人亦负重伤,结果下落不明。

这个团第二营在板闸以北担任打援,但并未能堵住由淮阴南下的日军。这批日军到达淮安后,即将庞连残部包围缴械,约有七八十人被俘,最后全被枪杀(实际都是被日本人北川用刀刺死的),后来这批死者的尸体均被埋在小沧洲(即现在沧河东边)附近的一块空地上。部分轻伤士兵突围后,从城墙上用裹腿布结在城垛上,双手紧紧抓住滑行至城墙外,回到部队。当时笔者在马涵洞团医务所工作,曾为他们包扎敷药,计有五十余名伤员。

自东门城墙突击入城的第三营一排士兵,除少数伤亡外,也均用裹腿布结在城垛上,滑行至城外归队。

两天后,全团官兵在蚂蚁甸集合时,第一营减员最多,特别是第一连只有未参加战斗的事务长率领八九个炊事兵参加列队,其余均被敌人歼灭。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wrin的头像-老淮安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