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战同盟的坚强战士松野觉 / 邵奇声

为了打倒日本法西斯主义,为了拯救我的同胞,如果我就此死了,也是我的心愿。
——松野觉

觉醒

松野觉同志一九一八年出生于日本广岛县广岛市宇品的一个机械职工家庭,原在船舶机关工作。一九四○年一月在日本军部的欺骗和压迫下,被征入丸山旅团平间大队押川中队当上等兵。

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八日,松野觉同志跟随驻掘港的日伪军冒雨向如东县丰利奔袭,在双友山一带遭我新四军三旅八团攻击,被俘。当时,他死死地钉在地上大声叫喊:“打死我,打死我!拿枪打死我!”为了保证他的安全,我军战士用绳子把他捆在门板上抬到部队驻地。一路上他又多次挣扎着要往河里跳。

松绑以后,我敌工部长宋之光同志热情地同他坐在一起,陪他烤火,并亲切地用日语和他谈话。他吸着烟,望着火堆,一声不响地听着,思考着,显然,他这时的情绪已有所稳定。

松野觉在被俘的日于里,亲身感受到新四军和日军官兵大不一样,特别是领导和同志们的热情关怀和循循善诱。经过一段时间的认真思考,对我新四军有了新的认识,于是他毅然参加了新四军。

从取得新四军军籍的第一天起,他就不知疲倦地学习汉语,刻苦钻研马列主义和日本革命问题的理论。他和新四军战士谈话时,老是说日本式的中国话,对方听不懂的时候,他就做手势,引得大家都笑起来。经过两年多的努力,他的中国话已讲得很流利,每当同志们称赞他进步得很快时,他总是谦虚地笑笑说:“和同志们相比,我的进步真是太慢了。”

松野觉平时和战友们过着一样的艰苦生活,不吸烟,不喝酒,从新四军那里领到的零用钱,除了买书刊、文具和日用品外,一分也不乱花;对上级发给他的衣物非常珍惜,但对战友们一点也不吝啬,多余的东西,就送给新来的日本士兵反战同盟的成员。岗奇周治等人刚被解放过来时,惶惑不安,精神痛苦。他不仅从生活上关心他们,而且从思想上现身说法地开导他们。要他们真正热爱祖国,千万不能再丧失立场,因而使他们很快辨明了是非,认清了前途,勇敢地投身到反法西斯阵营中来。他们称赞他是“心地厚道的有人格的优秀革命者。”

一九四三年十二月,日本士兵反战同盟苏中支部在东台县三仓河成立,松野觉当选为宣传委员。不久,他又申请加入在华日本共产主义联盟苏中支部,成了一名真正的革命者,反法西斯主义的战士。

喊话

一九四四年二月十二日黄昏,我新四军猛烈攻击淮安泾口赵家舍伪军,并以猛烈的火力向日寇华北派遣军第六十师团五十二旅一三四大队竹内中队驻泾口据点射击。一个小时以后,我军停止了攻击。松野觉在距离敌军碉堡五十米外的铁丝网旁边,拿起了喇叭筒大声地向日军喊话;“喂!战友们,我代表日本反战同盟向你们讲活,新四军是来解放你们的,请你们不要打枪。”

“我是日本广岛县人,三年前在独立十二旅五十二大队第三中队当上等兵。现在我已参加了反战同盟。你们想想看,战争七年了,开始说是‘应征中国’,以后说是‘建设东亚新秩序’,现在说是‘东亚共荣圈’,你们除了服役、作战、牺牲流血,‘共荣’了什么呢?!”

“我代表日本工农大众的利益和你们说话。

如果你们能够替日本广大的工农谋利益的话,我一定到你们那里去;如果你们不顾人民利益,还要继续战争,弄得人民无法生活,那就请你们到我们反战同盟来吧!”

敌人恼羞成怒,突然打了三枪。松野觉情绪更加激昂地说:“我是日本军人,我是代表日本工农的利益和你们谈话的,为什么要打枪呢?!”

松野觉还是耐心地反复地向日军士兵解释。

远远听见有一个鬼子怒气冲冲地叫起来:“打,打,还是打!”

松野觉急急忙忙抢先说:“不要打,不要打!你们打出去的子弹都是日本人民包括你们的父母的血和肉,你们知道么?你们在这里辛辛苦苦地挨受饿冻,军部和资本家却花天酒地、寻欢作乐……”好久听不到据点里敌人的声音了。

沉寂了片刻,又有个鬼子回话了:“你不要当斯大林的走狗呀!”

松野觉大声答道:“斯大林是世界反法西斯的领袖,他领导苏联红军把德国的军队打到国界边上了。你们不要受小队长的欺骗和麻醉罢!我以上等兵的资格告诉你们,不要再干那些蠢事吧!……”

松野觉乘着夜静,高声唱了一首《战争是痛苦的》日本歌曲,只听日军的笑声隐约地从工事里传出来,有的好象还在鼓掌。

松野觉接着又善意地劝导他们:“我希望你们不要在中国白白地丢掉了性命,你们的父母在盼望你们,赶快回去吧!”

喊话一直持续了两个多小时,已经到了夜里三点多钟了,新四军攻下赵家舍的胜利呼声从寂静的夜空里播送过来,敌人再也没有动静了。松野觉最后向对方告别说:“你们辛苦了!请不要见怪,赵家舍已被新四军收复了,我们要回去了,再见吧!”

松野觉下了火线,还写了一个大牌子插在据点的前面;“战友诸君,昨天晚上辛苦了你们,祝诸君健康的回国。”

松野觉的火线喊话,象漫漫黑夜里的一声春雷,震动了日本士兵的心,也给我们的战士上了一堂生动的国际主义教育课。

牺牲

一九四四年三月,新四军一师发起了车桥战役,松野觉同志参加了这次战斗。他头戴灰色礼帽,身穿蓝布棉袄,背着背包,随七团指战员一起奔向最前线。

车桥战斗开始的前一天,松野觉同志不顾四天一夜的战斗和急行军的疲劳,一放下背包就刻印起传单来了。第二天一早,他又开始练习自制的日本式弓箭,累得满头大汗。一个同志问他;“你练它做什么,”“我是用来做宣传工具的,把传单绑在箭头上,射到日本军队里去。”说着他又拿起弓箭继续练习。

三月五日午夜时分,战斗打响后,松野觉和同志们一起隐蔽在车桥旁边的一座坟堆后面待命,敌人的掷弹筒不停地在他的周围爆炸,飞溅出一道道火花。当大围墙被突破后,他便随榴弹组的同志迅即翻过围墙,冲进街巷。

凌晨,只剩下最后一座敌堡了,他忽然撩起棉袄,系在腰间,提着喇叭筒,疾步跑到团长陈超寰面前说:“首长,我要求拯救我的同胞,无论如何,带我到最前线去,我要再一次向同胞们喊话。”

陈团长答应了他的要求,带他到了最前线。在已占领了的工事里,同志们告诉他:“松野同志,当心他们打冷枪呀!”他咪咪的笑起来,说:“不要紧!”接着拿起大喇叭就喊起话来。其时,受到日本军部麻痹、欺骗的日本士兵,把无情的枪口对着松野觉同志。最初他还勉强地忍耐着,依旧向同胞士兵喊话,可是,发了狂一样的日本士兵把枪口瞄准他射击,松野觉同志面对那些残暴的日本兵,心中的怒火燃烧起来了,随手把身旁的一位新四军战士的枪拿过来应战了。他的射击非常准确,三发子弹,两发就命中了两个日本兵。当他拉开枪栓,第四颗子弹刚要登膛的时候,敌人的一颗子弹从枪洞外面飞了进来,打在他的头上,他一声都没有响终于流尽了最后一滴血,默默地倒下了……年仅二十六岁。

哀思

一九四四年三月五日是车桥战役取得伟大胜利的一天,也是我们的战友松野觉同志光荣牺牲的日子。松野觉来到新四军短短两年多的时间里,政治上、思想上、学习上的进步是有目共睹的。当他牺牲的消息一传出,闻者无不痛惜悲愤。

松野觉就在牺牲的前一天晚上,还对一个和他同年入伍、后来也被新四军解放的日本士兵说:“为了打倒日本法西斯主义,为了拯救我的同胞,如果我就此死了,也是我的心愿。”

松野觉同志以英勇果敢的行动实践了自己的誓言。

日本反战同盟苏中支部长滨中政志悲痛地说:“松野觉同志在车桥战斗中流尽了最后一滴血,在我们反战同盟苏中支部的战斗史上,增添了光辉的一页。”

“战友松野觉同志安息吧!”

“你的死决不是毫无意义的,我们要化悲痛为力量,继续踏在你用鲜血染红的大地上,加强团结,向着历史赋予我们神圣事业的最后胜利前进,为实现你的建设一个自由、和平、幸福、民主的新日本的理想而奋斗,以告慰你的在天之灵。”

原新四军一师副司令、车桥战役总指挥叶飞同志在《华中敌后抗战史的光辉一页——苏中车桥战役》一文中指出;“松野觉同志的战场喊话,是真理的声音,震撼了那些远离故国的日本士兵的心弦,动摇了他们的军心,使他们的士气为之下降,思乡厌战情绪时有产生。他的牺牲将激励着我军指战员更加英勇地战斗。人民将永远怀念松野觉烈士和当年的反战盟员。在中日关系最黑暗的年代里,正是他们的英勇斗争,将两国人民的心联成一条友谊的纽带……”。

时间过去已经整整四十一个年头了,中日友好关系史早已揭开了新的一页,松野觉同志的理想和精神必将永远留在中国人民特别是我们淮安人民的心中。

(本文根据《江苏革命根据地文艺资料汇编》有关章节整理 邵奇声)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