状元楼与埋倭山 / 秦九凤

状元楼与埋倭山 / 秦九凤

在河下古镇竹巷街,有一座耸立于水上、桥楼两兼的建筑。楼分上下两层,风雅别致,桥“藏”于楼基,古色古香。此楼就是曾被列为淮上十八景点之一的“状元楼”。

在淮安城东北30余公里的顺河镇丁姚村,有一座完全是由人工堆积起来的大土墩,土墩旁曾竖有一块青石碑,碑文题为“埋倭山”。状元楼和埋倭山的命名,都是为了纪念我国明代状元抗倭英雄沈坤和神话巨著《西游记》作者吴承恩的。

沈坤字伯生,号十洲。他少负奇才,任气违俗。吴承恩字汝忠,号射阳。他少时即以文名冠于乡里。沈坤与吴承恩不仅是同榜秀才、同窗挚友,成人后又结为儿女亲家,关系是非常密切的。

明嘉靖二十年(1541),沈坤成了淮安科举史上的第一个状元。嘉靖三十五年,沈坤擢升为南京国子监祭酒,即明南太学的太学长。不料,不久其母亲离世,按封建礼教,只好离职回家守孝。其间,正值东洋倭寇猖獗,我国沿海一带百姓终日不宁。地方官兵又偏偏御倭不力,连战皆败。沈坤不忍乡邻百姓惨遭倭害,毅然挺身而出,聚众抗倭。他变卖了大部分家产,招募了一千多名乡兵,亲自进行严格的军事训练。为有一个巩固的后方,他把淮安原有的两座城联结起来,在中间修了一座夹城。使三座城城池叠绕,深沟高垒。为防止倭寇的突然袭击,沈坤又在河下竹巷街的一条小河上修建了一座数丈高的楼阁,派乡兵登楼瞭望,随时报警,并取名叫屯瞭阁。

嘉靖三十八年(1559)夏历四月初六,大批倭寇从长江口登陆,占狼山(南通),据庙湾(今阜宁),又一次气势汹汹地杀奔淮安。沈坤当即点起乡兵,积极迎战。吴承恩立即赶到沈坤的乡兵大营,共同制定了“前击后堵”的作战方案。吴承恩还建议在倭寇退走的必经之地、距淮安楚州城东北六十余华里的姚家荡(今顺河镇丁姚村)掘壕设伏,令“倭兵跌陷后不能即起”,以利乡兵斩杀。战斗打响那天,骄狂的倭兵一下进到淮安楚州城东门外的樱桃园,距城只三四华里,丧心病狂地纵火焚烧居民房屋,滚滚烟尘直扑淮安城头。正在倭兵得意忘形之时,只听一声震天号炮,淮安楚州东城门大开,沈坤全身披挂,一马当先率乡兵冲出城来。正在抢掠、烧杀、奸淫的倭寇仓惶应战,刚好被迎头赶到的沈坤一箭射中首领,倭寇顿时成了无头苍蝇,不战自乱,纷纷身背掠物,向东北逃遁。沈坤则纵马其后,不紧不慢地追赶。待赶到姚家荡时,忽然又是一声动地号炮,伏兵平地而起,前后夹击,加之倭兵个个不舍背负之财,行动不便,且又人地生疏,慌不择路,纷纷跌进陷坑,一个个成了乡兵的刀下之鬼。

这一仗从清晨一直杀到黄昏,共斩杀倭兵800多人,使倭贼元气大伤。打那以后,倭寇再也无力和不敢到淮安楚州横行了。

吴承恩得悉“状元兵”旗开得胜的消息后,高兴地直奔设在楚州新城南门外的乡兵大营,与乡绅、民众一起敲锣打鼓,燃放鞭炮,并齐声高呼:“状元兵打胜仗了!状元兵打胜仗了!”声震三城,远传数里。吴承恩还提笔展纸,欣然为杀倭英雄陈孝勇写作幛辞。

然而,令人愤慨的是,保国安民、抗倭有功的沈坤竟遭到一群奸臣的嫉妒。给事中胡应嘉等密奏嘉靖皇帝,诬陷其“私自团练乡勇,图谋背反朝廷”和“擅杀人”等罪过,沈坤被昏瞆的嘉靖帝治罪下狱,屈死狱中,时年刚50岁。

后来,淮安地方民众为了怀念沈坤和吴承恩的抗倭功绩,专门在姚家荡修了报功祠,把埋葬800多具倭尸的大土墩起名埋倭山,竖立“埋倭山”青石碑于墩前,作为永久的纪念;还把河下竹巷街那座屯瞭阁整修一新,取名为“状元楼”。

(秦九凤)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wrin的头像-老淮安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