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闸旗杆独一根 / 阮守天 陈阳

板闸旗杆独一根 / 阮守天 陈阳

古运河流经淮阴、山阳之间的板闸,路过一个关卡,这个关卡就叫镇淮关。来往船只必须在此交纳关税。在板闸的上游和下游,早先各有一根高大的旗杆,旗杆上都飘着一面旗帜,旗上有斗大的三个金字“镇淮关”,十分威风。在下所说的故事发生在清朝乾隆年间。一天,一个算命先生,一手敲着小锣,身背包袱雨伞,不紧不慢地向镇淮关走来。此人白净面皮,留着一撮胡须,看样子四十多岁。当走到板闸上坡时,路经树林边,这位算命先生不走了。原来,他发现一个人在树林里上吊。算命先生急忙奔上前去,把上吊的人救了下来,放在树下,再一细看,原来是个老者。不一会儿,这个老头儿苏醒过来了,从地上爬起来,不管三七二十一,上前一把抓住算命先生的衣领叫道:“谁叫你救我的?谁叫你救我的?我活着比死了还难受呀!”说罢,哇哇痛哭起来,一面还顿足捶胸。

算命先生并不计较老人的态度,扶着老人和颜悦色地说道:“老伯伯,死不得呀!俗话说得好,任在世上捱,不到土里埋呀!你有什么冤屈,能告诉我吗?敝人略施小技,就能叫你逢凶化吉、遇难呈祥啊!”“先生,你救不了我了,我的心肝宝贝女儿已经不在人世了!”“老伯伯,你不妨说说看,敝人还略懂超死回生之术,也许能救活你的心肝宝贝呀!”“先生有如此奇术,小老儿就不死了!”

原来,这个老头儿姓王名福,他有个如花似玉的女儿才一十六岁,芳名娇娇。父女两人靠一叶小舟在运河里捕鱼为生,常从镇淮关经过,因打不到鱼,欠了镇淮关三两三钱银子。四天前,关老爷胡彪偶然路过王福船边,见娇娇生得俊俏,遂托媒人来说媒。媒人对王老儿说道:“王老儿,恭喜你呀!你要做胡老爷的老丈人了,你家娇娇姑娘真福气呀!这门亲事打着灯笼也没处找呀!”王老儿再三央求媒婆:“小女年龄尚小,不懂事,过几年再谈吧!”媒婆生气道:“不要有粉不朝脸上搽!胡老爷说了,三天后来抬人,不要不识抬举!”说后,媒婆丢下一锭银子,约五两重,算作定金,尔后离开渔船向胡老爷回话去了。王家父女俩抱头痛哭。女儿娇娇死活不愿嫁给关官为妾。但是关官势大,到了第三天,真的派人抬来花轿,硬抢娇娇上了花轿。王老儿跟在轿子后面大哭不止,硬被关丁拖回到渔船上。第二天,听人说女儿娇娇当夜就跳进大运河死掉了,王老儿一急,不如自己也上吊死了吧。

算命先生听到这里,不由怒从心头起:“老伯伯,你明天上午去找关官要人,你不要害怕,自然有贵人救你!”王老儿第二天果然到关官衙门里向关官要女儿,关官喝道:“你这个刁民,欠了关税不缴,还要同本官要人?来人啦,把这个刁民绑到旗杆上去!”关丁如狼似虎一般把王老头儿绑到旗杆上去了。这时,只听到关门口有人高喊:“放下王老儿!”关官到门前一看,原来是个算命的先生,便大声喝道:“你是狗咬耗子,多管闲事,来人啦,把这个算命的也给我绑起来!”算命先生不慌不忙掏出一张名片,关丁忙接过来交给胡老爷。胡老爷接过名片一看,是“十三省巡按刘墉”。胡老爷把算命先生一阵打量,认为是个冒牌货。刘墉把个哨子一吹,只见运河堤下跑来几十个卫士。他命众卫士把关官绑起来。关官一见,忙跪下求饶:“大人宽恕小人一次吧!小人有眼不识泰山,该死!该死!”一边说,一边用手打自己的嘴巴子。镇淮关的所有关丁,也都齐刷刷地跪到刘大人面前。“好吧,胡彪,你先把王老儿放下来。不准你解绳子,要把人离开旗杆,否则要你的脑袋!”胡彪急得团团转。后来,一个关丁想了个办法,用三根长桅杆绑成三角撑子,把旗杆下端锯断,用滑轮把旗杆吊起来,王老儿就离开旗杆了。关官忙给老儿松了绑。王老儿赶紧跪下:“感谢刘大人救命之恩!”“王老儿,你把关官给我绑起来!”绑好后,一队卫士把关官胡彪押到山阳县老爷大堂。刘大人升了堂,山阳县令在一旁陪审,刘大人说道:“胡彪仗势欺人,强抢民女,发配云南充军!”王老儿见报了仇,忙跪下再次谢恩。刘大人接着说道:“王老儿起来,你到堂下看看谁来了!”王老儿刚一回头,见一个丫头正扶着娇娇走上堂来。父女相见,泪如雨下。王娇娇跪到堂上:“感谢大人救命之恩!”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王娇娇那天夜晚从镇淮关上跳河,正好被刘大人的卫士救起,便收养在官船之上。王老儿真是喜出望外。刘大人走下堂来扶起王家父女二人,说道:“我说我有逢凶化吉的本领,有起死回生之术!王老儿,你相信了吧?”

从那次事情之后,板闸的两根旗杆就剩下一根了。

(阮守天 陈阳)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