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作善出任国民党淮安县长的由来 / 王健夫

牛作善出任国民党淮安县长的由来 / 王健夫

牛作善是淮安县北乡季桥王口村人。1939年2月淮安县城被日寇占领后,他由县长黄晋珩委任为第六区区长。区公所位于泾河东南的张桥镇,该镇毗邻宝应县。宝应县城被日寇占领后,南来北往于运河线上的商贩,均以张桥为歇脚点。故该镇一时为商业集散地区。

1940年3月,黄相忱接任淮安县长后,各区乡长均未变动。因为地方基层组织的人事,以熟悉地方情况的本地人为宜。原任者驾轻就熟,便于推行政令。

1941年,淮安县政府推行新县制。原有的县政府内部机构,由三科一室,改组为七科(即民政、财政、教育、建设、军事、粮政、社会七科)一室(秘书室)。牛作善的胞弟牛践初是当时江苏省党部苏北办事处的书记长,为了拉拢关系,黄把牛作善调升为县政府的社会科科长。

牛作善是一个缺乏主动性的人,任何事情,他都是唯唯诺诺,一时拿不出主意来。他在担任第六区区长时,区公所里大小事务,都是由助理员王××负责处理。牛调任科长后,王即升任区长。牛作善在社会科科长任内,科内大小事务,也是由一名姓管的科员代为处理,牛不过在公文上盖个名章而已。

1941年冬,韩德勤从兴化移驻淮安东乡蒋桥镇后,淮安涧河以北的治安,成了影响涧河以南地方秩序的重要因素。淮安县城沦陷后,城东北的各乡镇,由于国民党军队从淮阴仓皇撤走时,淮安县北乡成了一个真空地带。嗣后,在涟水、灌云、宿迁一带活动的新四军游击部队,便进驻以上地区,搞民兵组织和建立民主政权。韩德勤深恐新四军的势力向南发展,便命令淮安县政府对涧河以北地区的治安,要加强防范。黄相忱因为牛作善是涧北季桥乡人,对那里的情况,比较熟悉。就把他调任县政府涧北办事处的主任。黄相忱知道牛作善是优柔寡断的人物,所以又把县警察大队改组为淮安县游击支队,委他的连襟马春生(马的妻子陈秀贞是黄妻陈惠贞的胞姊)为支队长。部队就驻在涧北办事处附近,以便随时处理涧北发生的任何情况。

黄相忱的这个措施,事前征得牛践初的同意。因为牛作善出任涧北办事处主任,牛践初当然要吩咐他手下的那些国民党党员,协助牛作善做“防共”“反共”的工作,对涧河以北新四军的活动,可以产生相当的防御力量。

同时,韩德勤又调集陆军第一百十二师东北霍守义部,分驻阜宁县属的益林、凤谷村;陆军第三十三师(第八十九军副军长姜云清兼师长)的第九十七旅两个团分驻芦家滩、周庄、石塘一带,对涧河线采取犄角之势,成立了第二道防线。一直到1943年2月,日寇对苏北实行春季大扫荡时,才冲破了这个防御阵地。

日寇扫荡苏北后,淮安县全境成了沦陷区,韩德勤在离开运河东岸平桥镇时,曾吩咐黄相忱要利用与宝应县城内伪军潘干丞的关系,设法在淮安县境内继续活动。但黄相忱在国民党的官场中,混了十多年,他深知在沦陷区内活动的不易,为了免得自己吃苦,竭力想寻找一个替身,摆脱困境。

四月初,患有“官瘾”的牛作善,眼看黄相忱在三坝(这时,黄的连襟马春生已改名马志清接受了伪军第二十八师的委任,在三坝成立伪军独立第三团团部,黄相忱隐伏在这个团部里)愁眉不展,便询问他发愁的原因,黄相忱推说为了胞弟黄佑权原拟与一位姑娘成亲的,现在受时局影响,这件亲事只好告吹了。牛作善吿诉黃,他有一个外甥女,已长大成人,现在因为时局影响,他的姐姐、姐夫,急着要找个人家为她成婚,如果黄县长不嫌女方家贫寒,他可以从中作媒,黄相忱听了,当然喜出望外。事隔三天,牛作善和牛践初共同把外甥女送到三坝来了。第二天,黄相忱在三坝匆匆办起喜筵,为胞弟黄佑权完婚。哪知,这消息被当地人传了出去,驻在宝应城内的日本宪兵队得知后,便派人到三坝来搜捕黄相忱和牛践初。马春生得到消息匆匆忙忙地集合部队,护送牛践初、牛作善、黄相忱和黄佑权夫妇迅速逃到运河西岸,然后转道到安徽阜阳。

牛践初等到了阜阳,黄相忱便向韩德勤要求辞去淮安县县长并推荐牛作善做他的后任。韩德勤因为牛作善在涧北办事处主任期间,曾在“防共”“反共”方面出过力。而且眼前又没有适当的人选去淮安,也就顺水推舟,答应了黄相沈的请求。黄相忱因为牛作善在兵荒马乱时期,能够把外甥女送来做他的弟媳妇,也是感同知己,所以竭力在韩德勤面前说好话,使牛作善达到了当“七品芝麻宫”的目的。

黄相忱保举牛作善接任淮安县长,也是为了自己好交代。因为他在任内发行的流通券,是一笔糊涂帐,牛作善继任后不会向他追究,可以马马虎虎敷衍过去了。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