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业银行与朱虞生 / 田少渔

盐业银行与朱虞生 / 田少渔

盐业银行始创于民国初年,由旧官僚张镇芳筹资开办。张为复辟头子张勋部下哼哈二将之一(另一为雷震春)。曾任天津长芦盐运使多年,以盐税款悉数存入银行,乃命名为“盐业银行”。当时号称“股金一千万元,实收七百五十万元”,实际上大多数未交足即以盐税款营运。张不善理财,特延邀淮人朱虞生先生(邦献)主其事,朱曾工作于大清银行,经验较丰富,接受后推荐当地钜商岳乾斋为经理,朱退居副经理。张认股较多挂名总经理。1917年,张勋导演复辟丑剧失败后,逃入荷兰使馆,张镇芳被投入狱中。段琪瑞当权,其亲信段芝贵命吴鼎昌接收盐业银行,并委派他为总经理。吴为浙江吴兴人,曾留学日本,回国后供职大清银行,民国后投入皖系。段琪瑞当权时,吴任天津造币厂厂长。吴虽接收盐业银行,但手中并无盐行股票,乃通告银行各股东,凡认股未交足者,限于年终前一律交足,否则另招他人入股,借以削弱张镇芳之股权。不久,张案了结出狱,多方筹措将股款交足,但大权巳落入吴之手。张素与东北军阎张作霖有旧,遂派其子张伯驹去沈阳见张作霖求援,张作霖乃转购盐业银行股票五万元,并遣人责问吴并非股东,有何资格任总经理。吴闻之大为恐惧,托朱虞生先生出面调停,朱为了防止双方斗争于行不利,乃极力斡旋,结果建立董事会,推张镇芳为董事长,吴为总经理,张子伯驹为总稽核,以相互制约。1919年直皖两系军阀互哄,皖系战败,吴逃入天津日本租界,以原造币厂结存银元三十万元献于直系军阀曹锟之弟曹锐,遂未被通缉。吴为人相当刁钻,当国民党执政,他以浙江籍贯,又夤缘蒋介石亲信成为蒋之嫡系人物。朱虞生深恐银行又有被纳入浙江财阀轨道之危险,极力主张联合金城银行(总经理周作民,淮安人)、大陆银行(总经理谈丹崖,寄籍淮安)、中南银行(总经理黄奕注,华侨)成立四行准备库,由中南银行出面印制钞票,成为独立的经济体系,被称为“北四行”,与“浙江兴业”、“浙江实业”、“四明”、“中国通商”等“南四行”相抗衡。此后又成立“四行储蓄会”,吸收社会上闲散资金加以经营,使之日益壮大。盐业银行自建立以来,几经风浪,终能屹立于银行之林而居前列,朱虞生先生实有不可磨灭之功勋。朱为人恂恂如儒者,虽德高望重而平易近人,毫无豪商巨贾气习,待人接物极其真诚,特别是关怀桑梓,造福家乡,为旅外同乡之表率。1921年淮安发生特大水灾,田舍淹没,难民遍野,朱先生于旅京同乡中登高一呼,捐得巨款进行赈济,活人无算。赈事结束后,犹有余款,朱先生提议移以办理慈幼事业,为乡里抚育贫苦儿童,江北慈幼院即因此得以建立(具体情况可参看《淮安文史资料》第二辑120页——编者)。平时故旧子弟得其提携就业者甚众。1927年朱先生调任上海分行经理,1929年复调天津分行经理,1932年因病逝世,家乡人闻讯,皆唏嘘叹息,认为不仅是乡里一大损失,亦是当时整个金融界一巨大损失也。

编者附注:
作者现年八十有五,住北京;早年曾在盐业银行杭州分行任职。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