勺湖小记 / 黄裳

图片[1]-勺湖小记 / 黄裳-老淮安

 

到淮安当天的下午,就游了勺湖。箧中带了一册《勺湖草堂图咏》,乾隆刻本。前有木刻图一叶,“海陵朱鹤年写”。朱野云是乾嘉中著名的画家,主要活动在扬州一带。他所写的勺湖景色基本上还是依照实地观察所得下笔的,不同于通常以意为之的文人画。对照当前的景物,还可以约略看出,规模布局大致尚是二百年前的原貌,这是使人特别感到高兴的。木刻刻工的刀法也不弱,算得是清代前期版画中的代表性作品。

当年的文通塔侧,图中还有寺院的殿堂:城隅一角也依然存在,这些今天都没有了。从塔后进园,旧有曲折的板桥,今天则是新碎的一条小径,满湖芰荷蒲草,有浓郁的苍茫野趣。今天悬着金代古钟的亭子,二百年前是在湖里,四面荷花,怕只有用小船才能到亭子上去。主体的。书院”,也就是阮裴园居住读书的所在,四面竹篱,草堂三间,屋后种了芭蕉、梧桐。这在今天,已经是新建的砖木结构的厅堂了。虽然经过髹漆粉饰,但依旧保持着朴素的本色,并不华缛刺目,这是非常令人满意的。勺湖之胜在水,在空疏的野趣,是天然梳洗的农家少女而非艳装浓抹的城市贵妇人,这一点,是走遍江南园林世不易遇到的境界。

阮裴园是作《茶余客话》的阮葵生的父亲,迩籍以后放了一任学政,又在翰林院坐了十多年冷板凳就辞官回家,在这勺湖上面造了三间茅屋,读书课徒。他为地方的文化教育事业尽了力。从《图咏,中可以看到,经过他的培养成长起来的人才很不少。他与雍乾之际的文士也有很多交往。《图咏》的作者有袁谷芳,程晋芳、吴省钦、吕星垣、纪昀,翁方纲、陆锡熊、冯应榴、戴璐等,都是著名的文士。他们多半是阮裴园的晚辈,或阮葵生的朋友。据图记,原图是“吴人汤谦写”,可能后来遗失了,才由朱鹤年来补图。

现在勺湖的修整重建工程还只是有了一个好的开端。今后的工作还多,许多地方的联匾堂额都还不曾做起。这许多都是必不可少的点缀。园林虽美,没有题属好象画龙不曾点睛,终少飞动之致。江苏有不少名画家,特别是曾在苏北转战多年、坚持过艰苦斗争的老辈,电正多妙于文翰的同志,如能清他们命笔挥写,那就不但能为名园生色,并将过去的革命斗争历史与古老的文化胜地紧密联系起来了。

以中国之大,风景胜地之多,山川风物之变幻多姿,完全有必要与可能建设起有鲜明地方风格的风景点广避免面目雷同,处处似曾相识的缺点。勺湖是有它的特色的,这特色决不应使它消失,而应得到加强与创造性的丰富。

一九八二,十,七

黄裳,晚春的行旅,湖南人民出版社,1986年10月第1版,第83页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wrin的头像-老淮安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