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沟纪念碑 / 秦九凤

横沟纪念碑 / 秦九凤

横世英才盖世雄,沟通民意乐从戎;
暴徒虐政遭摇撼,动力勋猷(yóu,谋划)显巨功。
大道已呈前进景,快车争逐北群空;
人人称快劣绅倒,心向征程背负弓。

这首以“横沟暴动,大快人心”的藏头诗曾在淮安北乡人民群众中广为流传,它热情讴歌了横沟寺农民暴动的伟大壮举。诗的作者是我们楚州区钦工镇大董庄的清末秀才董鹏飞。

1927年春,蒋介石背叛革命后,一批批年青的共产党员、社会上的有识之士都对蒋介石的无耻恨之入骨。横沟寺的陈文政就是其中的一位。

陈文政,后改名陈治平,曾用名陈惕(tì)庐。他家庭出身较为贫苦,但学习十分认真刻苦,小学还没毕业,就考取了省立师范学校,后来又到南京私立国家专修馆、江苏省蚕业专科学校学习和深造。毕业后回横沟寺小学教书。

1924年夏季,陈文政加入国民党并前往广州黄埔军校学习,不久又加入共产党,成为跨党党员。

1927年,陈文政以国民党江苏省淮六属特派员身份回淮安开展革命斗争活动。那年七八月间,陈治平又发展了厉石卿、赵心权为中共党员,成立了中共淮安特别支部,以陈文政为书记。那是淮安最早的中共党组织。

淮安特支直属中共江苏省委领导。陈文政利用自己的双重身份,积极在横沟一带乡间展开农民运动。党员队伍、革命骨干日渐扩大。县委以下先后发展了横沟区委、钦工区委、谢荡区委和马厂区委。

1927年冬天,陈文政经过联络,组织领导了钦工镇万人武装示威大会。在这个会上,陈文政、赵心权、厉石卿三人慷慨陈词,勇敢地宣布了国民党反动派的罪恶,宣布了中国共产党的土地革命政纲,号召大家觉醒起来,同国民党反动派作坚决的斗争。这次大会在淮安北乡犹如一声春雷,穷苦的老百姓被震得人人心头振奋,反动派则闻之胆寒。

1927年12月底,在中共江苏省委书记何孟雄的主持下,成立了中共淮安县委,并决定在县委领导下,以横沟寺为中心,实施淮安北乡农民武装暴动。

1928年2月10日,中共淮安县委获悉国民党淮安县政府已派兵准备镇压横沟即将发生的暴动这一消息后,县委随即召开紧急会议,决定提前暴动。

2月11日下午,春节刚过不久,陈文政振臂一呼,几百人的暴动队伍紧紧跟随着他。暴动队员每人膀臂上都系上一根红布条子,作为联络暗号。他们浩浩荡荡地来到大董庄号称淮安北乡大团董的董玉璠(fán)家,勒令其交出全部武器,然后当场处决董玉璠。接着,暴动队又逮捕了不法地主陈步营,一时淮安北乡人心大快,士气大振。

2月12日清晨,国民党淮安县骑警队全副武装,骑着十八匹高头大马,直扑横沟寺。当时暴动队已被陈文政等带出,留守在横沟的农卫军仅有二十多人。这时,后续的匪警队百余人陆续赶到,加入战斗,顿时形成众寡悬殊。农卫军大队副谷大涛因站在大义冢的坟头上向敌人喊话、令其投降,被匪警流弹击中,当场牺牲。形势对暴动方十分不利。为避免不必要的牺牲,在农卫军独立中队长章学廉带领下向东且战且退。

中午时分,敌人跟踪而袭,章学廉、章仰芝、高怀堂、孙孝忠等相继牺牲,陈文政把剩余人员撤走至阜宁、涟水,避免了更大的损失,但暴动也就这样失败了。

横沟暴动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苏北人民第一次夺取政权的尝试,这一星星之火虽然昙花一现,却播下了革命种子,和伟大的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发生在同一时期,遥相呼应,其影响之深远、意义之重大是难以估量的。几年之后,当年的星星之火,随着黄克诚率部挺进到苏北地区之后,终成燎原之势,淮北区的革命根据地和革命政权很快建立了起来。

(秦九凤)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