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周阮二烈士采访笔录一组 关于周家在车桥的住宅 / 周马氏

关于周阮二烈士采访笔录一组 关于周家在车桥的住宅 / 周马氏

编者:为了广泛搜集有关周、阮二烈士的史料,我们特组织人员在烈士生活、学习、战斗过的地方进行调查,访问了一些知情老人。由于年代久远,这些老人也并非完全亲身经历,大部分内容是听他们上辈人的叙述,史实也未尽确凿,但有一定的参考价值,且鲜为人知。这组采访笔录,其中《周实丹与韩长仁的交往》为韩学政同志回忆整理,《叔曾祖阮式烈士遇害前后》、《谁是杀害阮烈士的直接凶手》为我市文化馆馆员阮守天同志采写,余均为杭金荣、郭寿龄记录整理。

关于周家在车桥的住宅 / 口述人:周马氏(女,72岁,住车桥南菊花村4排11号,周实的侄媳。)

我丈夫叫周景曾,公爹叫周玉生,和周桂生(周实原名)是嫡堂弟兄。我丈夫的祖父排行第六,人称“周六太爷”,一辈子教私塾馆。周桂生父亲行三。我们家住马巷,就在现车桥镇政府东面一点。这房子原来是三太爷(即周实父)住的,周桂生被杀后,得了上边发的一笔钱,在城里买了一处房子,马巷的房子就归我家了。马巷是个小巷子,只住有三户人家,我们家和隔壁高伯期(名镛,清末两江政法学堂毕业生——编者)家的房子原是买的一户人家的,这家姓什么我不知道。听上辈人说,这宅房子是周、高两家合买的,周、髙两家的老辈是至交。我家大门朝东,朝东的房子两间,有一间是走道;三间堂屋朝南;朝西的两间,是我家和高家各一间,靠堂屋的一间开个朝东门,是我们家的厨房,另一间,开个朝西门,在高家的院子里。堂屋对面是别人家房子的后沿墙。这房子在日本鬼子打车桥时全烧毁了,现在连个屋基根脚也找不到了。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