茭陵浩劫 / 非名

一九四三年四月二十四日。日伪军兽性发作,纵火焚烧茭陵,造成一场空前浩劫。

事后统计,被烧毁房屋二百四十间,占全镇房屋的五分之四,粮食一百二十多石,桌子五百多张,凳子一千多条,铁锅八百多口,还有其它细软衣物,总计约值法币五十多万元(当时国民党政府发行的通用货币)。这是一笔惊人的血债,时间虽然过去四十二个年头,当地群众还是切齿难忘!

茭陵是淮安北乡的重要集镇之一,位于钦工、顺河、苏嘴之间,十天三集,商业相当繁盛,即使是平时,来往买卖的人,也是络绎不绝。在这次“扫荡”中,敌人曾经到过八次,这一次是第九次,竟然纵火焚烧了。它企图用这种恐怖残暴的手段,镇压我人民的抗日决心,结果恰恰相反,面对惨酷的现实更加坚定了当地群众同仇敌忾的志气。

那天,敌伪军纠集二百多名,从涟水城出发,经顺河集,突然分三路向茭陵包围。因此人们跑反的时候,是极其仓促的。任何东西都来不及携带。实际上这是敌人一次有计划的行动。它不仅要焚烧我们的房子,还要大肆搜捕我们革命人民。敌人大队没有进街,先追赶了一阵群众,把队伍四下布置,只派了二十多个人,手执火把上街,从南向北,从东向西,一家挨着一家的烧起来。顷刻间许多火头结成一团巨大的烟雾,火焰随着烟雾也一个一个透出来。爆炸声、倒塌声,几里路以外都听得清清楚楚;不到十分钟光景,整个茭陵变成一个烟雾里的大火球。街道两旁的树木也都被烧焦了。这时候,毫无人性的敌寇竟然在一旁拍手大笑,嘴里还不断狂吠:“好哇!好哇!”

事后,据目击者谈,有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奶奶坐在街心地面上哭,许多人围拢着她。这个老奶奶是胡夕顺的母亲,在敌人进街的时候没有跑得及,躲在锅灶旁,当她看见敌人烧到自己房子了,气喘喘地立即搬了个梯子,想爬到屋上去救火,可是却被敌人跑上去把她拖了下来,还恶狠狠地对她说:“不让烧房子?连你的老命也要烧掉的。”老奶奶并没有被吓退,仍然拼命爬上去,房子虽然救了一半下来,但自己却被烧得焦头烂额。

还有一个姓杨的侉子,满身疥疮,走也走不动,就躲在草堆里,当敌人烧到前面房子的时侯,他觉得混身发热,直到受不住才向外爬。他还没跑上几步,就有三个敌人猛闯过来,把他又拖进火里烧,他声音嘶哑地跪在地上求饶。衣裳被烧着了,他咬着牙爬出来,敌人看他不象人了,还用枪托子乱打一阵,直打得两眼发白一命呜呼!

还有一位老年妇女,她是胡夕福的母亲,看到自己家里房子被烧就跪在地上连连磕头,这些丧失人性的敌人不但不理,反而打了她两火把,房子还是烧起来了。她急得拼着老命冲进火焰里去抢东西,好容易搬了一张桌子和一口锅,敌人立即跑过来凶狠地说:“你搬,我要烧死你!”从她手里把锅夺过去便朝火里丢,桌子也被投在火里,老奶奶又跪下来求也没有用。还有六个老奶奶被敌人用绳子捆在一起,叫她们看着烧自己的房子,烟慢慢透出来,刚刚看到火焰,就轰隆一声倒下去了。她们想走也走不动。只好对天哭叫,从哭声里还听得出她们在说:“活不成了,我们这就活不成了!”

好端端的一个茭陵镇就这样被敌人烧成一片焦土!

当跑出去的人们回到茭陵街上的时候,再也看不到一间好房子了,抢救下来的三四十间房屋,也是残缺不全。大家只有呆呆地望着一堆堆烟火余烬淌眼泪。孩子们看到大人哭,也跟着哇哇的哭起来,伤心、愤恨……笼罩了整个茭陵。

敌人虽然把茭陵烧光了,但并没有也不可能烧碎茭陵人民抗日的决心,面对着烧焦了的断垣残壁、破砖碎瓦,更加激起他们民族仇恨的怒火。当时,民主根据地的各级政府迅速成立了救济委员会,急赈每户灾民玉米三斗,并发动周围村庄的群众临时腾出房屋给他们居祝在一次群众大会上,灾民们庄严地宣誓:“我们在人民政府的领导下,坚决与敌人斗争到底,夺取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这是千千万万人民的呼声,也是无坚不摧的巨大的精神与物质力量。

(本文原载1943年5月13日《盐阜报》,本刊转载时,文字略有更动。——编者)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共1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