称娘桥 / 未名

称娘桥 / 未名

楚州老东门口有座古朴别致的“称娘桥”。据说原来叫“乘凉桥”,后改为“称娘桥”。提起这座古桥,里边还有段优美动人的故事。

从前,老东门口,住着杨姓兄弟俩,哥哥杨滚四十三四岁,生有四五个儿女,单凭聪明的头脑做小生意,赚点钱养家糊口;其弟杨辉也快四十一二岁,凭体力开个磨坊挣钱,养活三四个伢子。古话云:“好家分穷,人多汤淡。”兄弟俩对70多岁的老母亲十分孝敬,宁可自己饿肚皮都让母亲吃饱,生怕什么地方对老母亲不孝敬,好东西吃不到妈妈肚里……这天,弟弟杨辉对哥哥杨滚说:“爸爸病逝早,全是妈妈一个人拚死拚活地把我们拉扯大,很不易。她这么大年纪,过一天少一日。我们两家伢子多,怎么才能使她晚年过好呢?!”哥哥杨滚孝心更足,亦很为难地说:“那该怎么办呢?我看我俩一家精心奉养一个月,谁把妈妈养瘦了罚他再养一个月,直到养胖了为止!你说行吗?”“好吧,就这么办。”兄弟俩口头上订下个赡养老母协议。于是,两家一轮一个月,轮流把老母亲接到自己家中去过。每月在交接老母亲时,必须到门前的乘凉桥上,称下老妈妈体重,并公布于众。老母亲体重只准保持原重或增加不准减少。兄弟俩都怕落个“不孝之子”之名。因而,都争着孝敬老母亲,每天都买鱼买肉,称鸡购鸭……竭尽全力,让老母亲吃好。一年冬天,老母亲生病刚刚好转,吃饭没胃口,想吃鱼冻。大儿杨滚用木榔头敲开厚厚的冰冻,站在冰水中为老母亲捕鱼调她胃口,使她逐渐吃饱饭,病愈如初;还有一年酷夏,老母亲正好在二儿杨辉家,老母亲闷热中暑,病倒在床。杨辉立即打开门窗,用大桶放凉水摆在她床前,夜以继日地用蒲扇为母亲扇凉。使妈妈身体舒服了,自己最后热昏过去了,手中蒲扇还在对母亲孝心躯使下,本能地扇动……“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他精心调理下,妈妈中暑很快就康复了……

这天,又轮到老大称交妈妈到老二家过时,老大把老母驮到门前乘凉桥上,四周围满敬仰羡慕的邻居。老大把板凳放在布袋里,叫妈妈坐在凳上,然后抬起布袋称,除去板凳、布袋重量,就是妈妈的体重148斤,这个月又增加了2斤……老大正在高兴的当儿,突然“哗嚓”一声,布袋系绳断了,老妈妈一跌一掼,头磕在石桥墩上,一命呜呼了。兄弟俩一见,天塌地陷抱住妈妈痛哭不止……

围观的邻众七嘴八舌,众说纷纭,有的说,这对兄弟孝心办了坏事!也有的说,这不怪孝顺兄弟,妈妈年纪大了该瓜熟蒂落了!还有人说,这对兄弟孝顺反被孝顺害……

兄弟俩哭得死去活来,不顾众邻为他俩开脱罪责,边哭边争着到山阳县衙去投案。杨滚说:“我把妈妈掼死了,罪恶滔天,请县太爷治我死罪吧!”其弟杨辉亦争着说:“称妈妈也有我,是我把妈妈掼死的,我死有余辜,请县太爷治我死罪吧!”兄弟俩争死,弄得山阳县令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踌躇了好半天,说:“你兄弟俩不用争了。老大你先说,你怎么掼死了你妈妈的!”老大杨滚哭着说,老妈妈在我家奉养了一个月,应由我用秤将妈妈称给老二杨辉去养。因我不小心,称系断了,将老妈妈掼死了,这全是我的罪过,处我死罪剜骨扬灰,厚葬妈妈……

“县太爷,我与哥哥一起称妈妈,掼死妈妈,我同样有罪,让我厚葬妈妈吧……”杨辉争着。领罪的说:“杨辉,你不用争了,我派员调查已回来,老大杨滚死罪,剜骨扬灰。你将功补罪,买好棺木厚葬老母,并照顾好老大一家。这种忤劣不孝的事发生在我山阳县城,本官更有未教育好子民的罪责,我辞官归田;连山阳城东门城墙都有罪,撤去城墙一角,使东西城门楼不对角,以史为鉴,以史育人;将兄弟俩门前的那座乘凉桥改名为‘称娘桥’。使世人永远铭记对上人忤劣不孝血的教训。”

(未名)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