窦娥巷 / 未名

窦娥巷 / 未名

淮城北门口,有一条古老的巷子,叫做窦娥巷。这个名字,从元朝起,就被人亲切的叫着,一直流传到现在。

传说,元朝时候,这条巷子里住着位守寡的蔡婆婆,家中只有一儿一媳:儿子叫蔡文,媳妇乳名叫窦娥。这小俩口刚刚结婚,蔡文便进京城赶考了。哪晓得离家上路才两天,伴他前去的书童张驴儿,突然奔回来报丧,说蔡文夜间在船头赏月,落水淹死,连尸体都打捞不着。真是祸从天降,蔡婆婆和窦娥痛断肝肠,哭得死去活来。蔡婆婆年迈体弱,怎经得起早晚哭泣,悲恸万分,不觉病倒下来。卧床多日,多亏窦娥对她百般孝顺,寻请医生,料理汤药,照护得细心周到。她这场大病才渐渐好转,想吃点饮食了。

哪晓得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那个奔回报丧的书童张驴儿,实在不是个东西,他经常踅上门来涎皮赖脸的,拿话挑逗调戏窦娥。窦娥总是冷眉冷眼的,没有好脸色给他,只指望他能够识相自觉,打消肮脏的邪念。哪晓得这个张驴儿天生的下流无耻,刁钻狠毒,坏事做绝,是个披着人皮的畜生。他正在搜肠刮肚想胡点子,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要把窦娥诈骗到手,结成夫妻呢。

说起来也算凑巧。蔡婆婆病情好转,这一天突然想吃羊肠汤。窦娥立刻奔上街买了一碗羊肠汤回来,刚到家门口,却被该死的张驴儿撞见了。窦娥先把羊肠汤拿到灶屋里放在饭锅里暖着,免得搁凉了不好吃。她再奔进房把婆母轻轻从床扶起,慢慢穿上衣裳,然后才去灶屋把羊肠汤端来。她那里晓得,就在她刚把这碗汤暂放饭锅内,前脚出了灶屋往房里走的那会儿,张驴儿就后脚从门外闪进灶屋,偷偷在羊肠汤内撒下一小包毒药。可也怪,蔡婆婆本来想吃羊肠汤想得厉害,此刻窦娥端着碗凑近她的嘴唇,她到底大病之后,脾胃虚弱,一闻到羊肠汤的腥味却又皱着眉头不想吃了。窦娥没精打彩地把汤碗端放到外间桌子上,恰巧张驴儿的亲爹——张驴一头闯进来,这个老馋嘴不问情由,乐得口水直滴:“蔡婆婆不想吃,这汤丢着多可惜,我吃掉吧!”一边说着话,一边就端起碗,把羊肠汤大口大口地吞下肚。他只顾吃得嘴巴快活,哪管得什么性命关天,一碗汤喝下肚,点滴不剩,没一会工夫,只觉腹痛如绞,肝肠崩裂,一个跟头摔倒在地,狼嚎鬼叫地打了几个滚,七孔流血,一命呜呼哀哉!可怜蔡婆婆吓慌了,挣扎着摸下床。窦娥急忙上前搀扶住,婆媳俩急得抱头大哭。又是一场天外飞来的祸事。张驴儿看见亲爹死得这祥惨,先是撞头捶胸,懊恨自己,本来指望毒死蔡婆婆,嫁祸到窦娥身上,哪料到反叫自己的亲爹做了替死鬼,死的胡里胡涂,真是倒霉透顶啊!可等他两只黄眼珠子骨碌碌一转,心里又想出鬼点子,乐得差点儿笑出声。他想,不管毒死蔡婆婆也好,毒死他亲爹也罢,反正都可以嫁祸给窦娥,借以吓唬要挟她低头服贴,答应跟自己结成婚配。邻居们不忍心看着蔡婆婆、窦娥蒙冤受罪,少不得出来调解。先把张驴儿苦劝一番,劝他不必大吵大闹,还是让蔡婆婆拿出一笔钱置办衣棺,先将死者装棺停当,别事随后再说。张驴儿倒也装得爽快大方,口口声声说不能拂去邻居们的一片好心。他愿意照大家的话办事。他说他也总该提出个把条件。什么条件呢?他说得很轻巧,就是要蔡婆婆答应把他招进门,跟窦娥成亲,两家合成一家。窦娥是个有气节血性的女人。她才17岁,胆量却不小,当下请邻居们转告张驴儿:“叫他不必乘机要挟,痴心妄想,要打官司我不怕,公堂相见,有理可讲!”张驴儿气得眼珠发绿,双脚暴跳:“她这般嘴硬,瞧着吧!我不搞得她家破人亡,把‘张’字倒过来写!”张驴儿找人写了状子,告到山阳县衙门,上下花了钱。胡知县贪赃枉法,把蔡家婆媳俩拘来,当堂责打窦娥40大板,还要再打婆婆。窦娥被打得头破血流,咬咬牙关还能挺得住,可是一听到婆婆要受刑,她可急煞了,婆母大病之后,虚弱不堪,哪经得一番拷打,罢罢罢,拼却自己一条命,也把婆母保住吧!她当下心肠一横,情愿屈打成招,胡乱承认是他在羊肠汤内放毒,药死张驴儿的亲爹,胡知县逼到口供,便把窦娥打进死囚牢,放了蔡婆婆。

第二年夏天,上级衙门的批文下来,批准山阳县处斩窦娥。六月初六这一天,窦娥被押到刑场。她满腔怒气,抑郁难忍,仰天长叹,说出了三桩誓愿:“苍天有眼,可怜我含冤受屈,一愿刀口之下,鲜血都溅到我的白绢之上,半点儿不落尘埃;二愿三伏晴天,乌云翻滚,狂风吹起,降下一场白雪;三愿我死之后……”说来也怪,就在午时三刻,刽子手正要开刀的时候,突然天地昏暗,北风呼啸,纷纷扬扬落下鹅毛雪片,把监斩官和刽子手一班人吓得目瞪口呆,面面相觑,倒把处斩犯人的事忘掉了。事情也真是凑巧,就在这当儿,西城门外运河大堤上,一队人马簇拥着一顶红呢官轿,从风雪中行来。轿子里坐的是朝廷派出来的钦差大臣,他经过山阳地界,看到六月飞雪,寒暑颠倒,真是天大怪事,只怕民间出了冤案。他叫旗牌官快去找百姓探问一下,不一会旗牌官奔回来禀报:“大人,此刻刑场上正在处斩女犯……”这位钦差大臣不等说完,慌忙发下令箭,吩咐旗牌官飞奔刑场,传令刀下留人。他乘轿直奔山阳县衙门,立刻传见胡知县,调来案卷审查。第二天,钦差大人亲自登堂,把窦娥和张驴儿传到堂上,重新审讯。张驴儿依旧血口喷人,咬定了窦娥毒死了他的亲爹。哪晓得就在他讲得有根有节的当儿,有个山羊胡子老汉奔上大堂,朝着公案跪倒,口称:“钦差大人容禀,窦娥冤枉,百姓怨忿。小民前来作证啊!”说着转过去,指着张驴儿大骂:“你这个伤天害理的凶犯,去年冬天你跑到药铺里找我,死乞白赖地,从我手里买去了一小包砒霜,你说说看,这砒霜拿回去做什么用了?现在能拿得出来看看吗?”张驴儿吓的脸色煞白,舌头打滚先还支吾抵赖,经不住公案上掷下刑签,差役们拖翻他一顿拷打,40大板才打了一半,他杀猪似的嚎哭求饶,情愿招认了。

一件天大的冤案审问得水落石出,窦娥释放回家。张驴儿杀人抵罪,判处死刑。胡知县贪赃害民,革职查办。窦娥绝处逢生,回到家中,跟婆母相见之下,悲喜交集,正要倾诉苦情,哪晓得蔡婆婆冷着脸儿,似有嗔怪之意,一时真叫她摸不着头脑。也真怪,蔡婆婆平时疼爱儿媳,当作亲生女儿一样疼爱,现在见窦娥平安回来,她一不温言慰问,二不张罗些饭食给儿媳吃喝,倒反而一本正经的教训儿媳:“媳妇,听说你临斩之时,仰脸对天,说出了三桩誓愿,不知是哪三桩,你且说说看,跟外面传说的是不是一个样儿。”

“唔,婆母问得有理呀!”窦娥心中激动,好像又置身在刑场上,“苍天有知,一愿刀口之下,鲜血溅到我的白绢之上,半滴不落尘埃。”

“这桩誓愿倒还不错!”蔡婆婆点了一下头。“想你为人正直,心胸纯洁,虽然死到临头,也还要保持身躯清洁,不愿鲜血污染灰尘。那么第二桩誓愿呢!”

“二愿三伏晴天,乌云翻滚,狂风吹起,降下一场白雪!”

“这也合情合理,你乃是含冤负屈,怨气冲天呀!”蔡婆婆叹息一声,“唉!不独你一人怨气难伸,亲友邻居见你横遭诬陷,沉冤莫白,那一个不怜惜于你,怨忿不平!山阳全城凡是善良的人,有哪个不替你怨忿不平,众人怨气聚集在一起,可比你一人的怨气大得多啦!这才能直冲长空,震动苍天,突然六月飞雪寒暑颠倒啊!你再说说看,那三桩誓愿呢?”

“三愿我死之后……”

从那以后,窦娥每天早晚两遍,跪拜在庭院里焚香,对天祷告:“小女子窦娥,因蒙冤屈,险遭刀斩,所幸家乡善良乡亲怜惜小女子身受冤苦,愤愤不平,怨气冲天,感应苍天有灵,致有六月飞雪之奇,使小女子冤狱平反,枯木逢春,此恩此德,铭记不忘,但愿苍天有知,保佑山阳年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百姓安康,无病无害,幸甚幸甚!”窦娥的丈夫蔡文并没有死。他去年被张驴儿推落下水,随波逐流到远处,被一艘官船捞起救活,搭带进京应试,三场文章,篇篇得意高中黄榜第三名进士,做了巡抚御史。他请假探亲,回到山阳家乡。蔡婆婆和窦娥见他生还喜出望外,母子、夫妻重获聚首,苦尽甘来,少不得倾诉衷曲,互相庆慰,自有一番家庭乐趣。一月假期将满,蔡文敦请老母、爱妻同到任上。蔡婆婆和窦娥一口回绝,坚决不肯同去。婆媳俩都舍不得离开家乡,忘不掉邻里亲友的深情厚意,宁愿一辈子留在家中过着淡泊的生活,只求衣食温饱,不愿到蔡文任上享受荣华。蔡文很受感动,也就不勉强了。从此以后,蔡家婆媳俩对邻里更加和睦,遇到哪家有困难总是尽力帮助。邻居们都夸赞他婆媳俩善良正直,待人忠厚,见义勇为。后来,窦娥在家病死,邻里人人哀悼,便把她住的这条巷子改名为“窦娥巷”,一直流传到今天。

(未名)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