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淮楼 / 黄润洁

镇淮楼 / 黄润洁

镇淮楼雄踞古城——淮安中心,始建于宋代。它原为镇江都统司酒楼,明时曾置铜壶刻漏用以报时,有匾曰“谯楼”;后又因其扼于城中,楼下拱门为南北交通要道,故有“南北枢机”之称;清时,因淮水经常泛滥,于同治年间改称“镇淮楼”,取其镇压水患之意。

传说在800多年前,东海龙王敖广的儿子和女儿给王母娘娘拜寿回来,路过楚城上空时,脚下射出一道白光,拦住了去路。他俩急忙按下云头仔细一看,原来是勺湖在闪闪发光。

“哥哥,怪不得众姐妹都夸勺湖美,果真名不虚传,我们何不霸占此湖,终身饱尝眼福!”兄妹俩边说边按下云头,偷看勺湖:只见夕阳下,碧绿碧绿的湖水闪耀着金波,湖边长着千顷蒲苇,微风扯动着朵朵莲花,似众仙女翩翩起舞,远处时时传来渔歌……

“啊!人说天堂美,勺湖更美,难怪众仙女都偷偷地争着下凡,我们不如也……”“妹妹,莫要急。我马上调来虾兵蟹将收回勺湖,专给你作后花园,从此不准凡夫渔民下湖打鱼。”说着兄妹俩一起跃入湖中,湖面上顿时乌云密布,狂风四起。绿茵茵的蒲苇枯了,鲜艳的荷花谢了,欢乐的鱼群潜没了,碧清的湖水污染了。勺湖岸边黎民百姓真是猪胆熬黄莲——苦上加苦。就在这个节骨眼上,一个名叫伏龙的渔民硬梆梆地站出来,带领大伙儿围住那两条妖龙,整整打了三天三夜,九九八十一阵。妖龙兄妹俩屡战不过,驾着云头,沿着京杭大运河向西南逃到了泗州城下,收来五湖四海三江水,妄想淹没淮城,出口恶气,平平心头之恨。伏龙立即招呼全城的百姓连夜筑城墙,十天十夜的工夫,就筑成了一座铁打的淮城。还铸造了一个3300人也拖不动的大铁锚,下在东城门楼上。淮城有了它,就可以随水起落,水涨它就浮,水落它就降,再大的洪水它也沉不了冲不走……伏龙与百姓斗妖抗洪的精神,感动了能镇妖擒龙的大仙张果老。他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赶脚的老头儿下了凡界,倒骑着毛驴,来到泗州城下。迎面看到那两条龙和他的援兵水母娘娘,正在怒目瞪眼、杀气腾腾地挑着盛有五湖四海三江水的两只木桶,向楚城而来。张果老一见有意客气地上去,向那三妖讨水给驴喝。三妖一看是个瘦老头,心里暗自好笑:“你这蠢老头,肉眼凡胎,料你不识我们是东海老龙王家的龙子龙女和水母娘娘。”便卖个人情给他,指着两木桶水说:“这木桶里水够你的驴喝的啦,喝吧!”

张果老的驴是头神驴,一口就喝干了前头那桶水,接着神驴又转过头来,去喝后头那桶水。跟看那桶水又要被喝干了,两龙和水母娘娘慌忙上去夺桶,把桶里仅剩的水全倒在地上。顿时滔滔的洪水,很快地淹没了泗州城。从此,泗州城便成了汪洋一片。这就是今天的洪泽湖。

三妖连受挫折,对淮城仇恨更大,再次张开大口,对淮城恶狠狠地吹了几口气、喷了几口唾液。顿时狂风大作,天昏地暗,倾盆暴雨整整降了三天三夜,遍地洪水,迎风上涨。只见洪峰浪尖上,三妖一会儿昂起小山似的龙头,一会儿竖起桅杆似的龙尾,张牙舞爪好不威风。三妖舞着洪水,淹没了良田,卷去了房屋,夺走了生命。洪水翻着浊浪向东流去,成了一条大河。人们痛恨地把这条大河骂作“坏河”、“害河”,后来就读作“淮河”。张果老亲眼看到三妖在淮城行凶作恶残害百姓,他火从八处冒,伸手从脖子上拔下一根汗毛,向天上抛去。顿时一只金麒麟化作一座镇妖宝塔楼,从空中而下。三妖一见是张果老,急忙驾云逃走。

“小妖,哪里走!”张果老一声吆喝,一道耀眼的金光划破了天空,金光中一座遮天蔽日的巨楼飞来倾压在三妖头上。这时镇妖宝楼,越压越深,直至把三妖压进了十八层地狱。咆哮的洪水顿时波息澜安,据说后人在镇压三妖的地方,盖起了一座雄伟壮观的镇妖宝楼,就是现在的“镇淮楼”。

(黄润洁)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