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承恩生平家世 / 刘怀玉

吴承恩字汝忠,明代中叶淮安人。淮安在汉代曾属射阳县,所以吴承恩以“射阳”为号,自署“射阳居士”,后代亦有人称他为“射阳山人”。淮安地处淮水之南,古代又曾属过淮阴县,故吴承恩在署名时,前面往往冠以“淮阴”二字。

吴承恩先世涟水人。他在为他父亲撰写的墓志铭中,虽能说清由他向上五代的情况,但对迁淮时间却没有明确交代。据此推测他家迁淮当在五世之前,即至迟在明初已迁居淮安了。元末,由于战争频仍,淮安土著人口锐减,据曹镳《淮城信今录》,仅存潘、刘、杨、吴、李、王关等七家。明太祖实行移民政策,来淮的移民多迁自江南,而且多为富户或军官。吴承恩家由北南迁,当不属于这个潮流,可能是破产农民的流迁。

吴家迁居府城后,就在商业繁荣的河下落户。起初,可能是经营小商业,后来由商而儒,并且出了靠读书做小官为生的两代人:曾祖吴铭做过浙江余姚县的训导;祖父吴贞由例贡做过浙江仁和县(今杭州市)的教偷。训导与教渝都是官微俸薄的学官,远离家乡,颠沛流离,妻儿往往不能团聚在一起。当吴承恩父亲吴锐四岁时,其母梁氏带着他一起去仁和,夫妻母子团聚以享天伦之乐。当梁氏母子到仁和后未数月,不幸的事情发生了:吴贞竞病逝于任所。梁氏无奈,只得携带四岁的孤儿回准。由于他家两代经营的是“九儒十丐”的“穷儒”,既无什么积蓄,更无地产收入,所以,家境越来越穷。因为穷,又无亲友接济,吴锐到了上学的年龄也不能上学,比别的孩子迟了好几年,才开始进入社学读书。因为无钱给社学先生送礼,先生就不教吴锐了。但是,吴锐很聪明,在旁边偷听,居然学得很好。吴锐的聪慧虽然得到先生的赞赏,但终因穷困而辍学了。吴锐辍学以后,娶了小商人的女儿徐氏,理起了祖上的旧业,开始跟着他的岳父经营彩缕文糓的生意。

吴锐得子很迟,大约到了四十一岁才生下吴承恩。这年是明正德元年(公元l506年),正好是明武宗皇带即位的第一年。新皇践祚,覃恩天下,万方承而沐之,所以,吴锐立即肇赐他一个嘉名:承恩。他希望他长大以后,重操儒业,为国为君做一番事业。

吴承恩从小就很聪明颖悟。据记载,他“生有异质,甫周岁未行时,从壁间以粉土为画,无不肖物。”甚至能画飞着的天鹅。随着年龄的长大,他的才华越来越表现出来。他能“读书目数行下”,“工制艺,博极群书”。同时,他兴趣极为广泛。他爱填词度曲,小令套数,作品很精湛,后来还曾汰选《花间集》和《草堂诗余》汇成一部《花草新编》。他喜爱绘画,山水人物无不妙肖,“观者以为通神佳手”。到了成年以后他不再作画了,所以未见他的画作流传下来。但是,从他的作品《序伎赠写真李山人》中看来,他对绘画的理论很有研究而且很有见地。吴承恩对围棋也很精通,他曾为当时围棋国手鲍景远、李釜分别写过围棋歌,把奕棋的布局与历史军事战争故事巧妙地结合起来,有张有弛,形象生动。他在《西游记》第十回中叙述唐太宗与魏征博奕时,也曾捏出一段《烂柯经》来,对腹边角、断连疏密等等战略战术,大发了一通议论。吴承恩还擅长书法,他的书法艺术师承虞世南和欧阳询。这里有一个有趣的巧合:据说欧阳询外貌生得象猴,长孙无忌嘲笑他说:“耸髆成山字,埋肩不出头,谁家麟阁上,画此一猕猴。”后人进而附会出一个《补江总白猿传》。说梁将欧阳纥南征,其妻在长乐为猿妖所摄。当欧阳纥灭猿获妻时,其妻已与白猿有孕。后生一子,就是欧阳询,能文善书而貌绝类猿。吴承恩恰恰正是描写猴王的专家,不知他是不是曾从这个故事里得到过一点启示。吴承恩的书法当时颇负盛名,家乡一带的金石碑牌多出其手。他在长兴做官时,也曾书写了三块石碑。吴承恩还喜爱收藏名人书画法贴。著名的唐代书法家李邕撰书的《婆罗树碑》旧拓,就是他收藏的。这个碑文中谈到的婆罗树本产在印度,据说释迦牟尼就是在这种树下圆寂的。这本来也是与佛教有关的故事,《西游记》中几处说到了“婆罗双树”,可知这个旧拓法书对他创作《西游记》曾发生过一定的影响。

吴承恩喜爱诗书礼乐,擅长琴棋书画。至“髫龄,即以文鸣于淮。”因此,他颇得官府、名流和乡绅的赏识。正德十五年(公元1519年)闰八月,中了探花在翰林院任编修六年的蔡昂第一次回家,大宴宾客,炫耀乡里。当时一些达官文人均以能够被邀请赴宴,甚至哪怕一见面、一接谈都引以为荣耀。一个十五岁的少年吴承恩,登门言事,应对机智、敏捷,立即受到探花郎蔡翰林的赏识,奉为上宾,一时引起多少人的羡慕啊!吴承恩本人二十年后对此事依然记忆犹新。当时被誉为“金陵四大家”和“十才子”之一的宝应朱应登,见了吴承恩便“爱如己子,谓汝忠可尽读天下书,而以家所藏图史分其半与之。”因此,吴承恩学问日进、才名藉甚,一时投刺造庐,“乞言问字者恒相属”。吴承恩也经常为官府和缙绅促刀撰文,常游于南京、苏州一带。他与朱日藩深交莫逆,唱和不辍;曾受到王宠的赏识,多次互通书简;还曾与文征明唱和于石湖之上,与友人登临金山寺。一时诗篇雅兴不绝,对前程充满幻想。

吴承恩才华横溢,文名鹊起,就连督学使者也“奇其文”,认为他“叨一第如拾一芥耳”。照理说,他在科学(举?)道路上应该是一帆风顺的,然而,事实正好相反,他在科场上极不得意,考了多少次竟连一个举人都未能考中。直至嘉靖二十九年他已四十五岁的时候,才考上一个岁贡生。这种现象,充分说明当时的社会制度的腐朽和政治的黑暗。

科举上的不得意,满腹经纶无法货与帝王家,这个残酷的事实,给了吴承恩以无情的打击,使得他精神苦闷而彷徨。加之,他出身寒微,因而到处受人白眼。吴承恩的父亲是老老实实的商人,对于官府和胥吏的欺压和敲诈,一向是逆来顺受,宁愿受欺受压,万事不与人争。因而被人称为“痴子”。吴承恩小时在市上玩,常被人呼为“吴痴子的儿子”。这在他幼小的心灵上埋下愤恨和反抗的种子。他早就立志,好好读书,长大做官,光宗耀祖,改换门庭。现实粉碎了他的美梦,不得已只好读书自娱,愤嫉著书,发泄不平之气。

吴承恩壮年时代即开始创作他的名著《西游记》。《西游记》是一部神魔小说,创作这样一部小说,必须熟练地掌握大量神话故事和写作技能,而吴承恩恰恰充分具备了这个条件。吴承恩的父亲是个质朴君子,无事即携领他的独生子遍游近郊的古寺丛林,常在其中俯仰徘徊。有时一边看着泥塑木雕的神像和红绿彩绘壁画,一边给吴承恩讲述优美神奇的民间故事,诸如龟山无支祈、龙窝大圣堂、龙兴寺旃檀佛像、十王堂的地府、老君殿的道士、雷神殿的雷神等等故事,使吴承恩从小即产生好听奇闻的习性。这种习性使得他后来搜集了大量的神话资料,以至他创作了百回八十万言的长篇巨著,并成为世界文坛上的瑰宝。他在《禹鼎志·序》中说:“余幼年即好奇闻,在童子学社时,每偷阅市廛野言稗史,惧为父、师呵夺,私求隐处读之。比长,好益甚,闻益奇,迨既壮,旁求曲致,几贮满胸中矣。尝爱唐人如牛奇章、段柯古辈所著传记,善模写物情,每欲作一书对之。”这说明他三十岁后即搜集了非常多的奇闻,并有了摹仿创作的打算了。他在《禹鼎志》创作完后曾经说过:“盖怪求余,非余求怪也。”也就是说,是神怪故事在推动他写作,而不是他搜索神怪故事再去写作的;在运用神怪故事写作上,他已进入了一个运用自如、左右逢源、得心应手的自由王国了。

吴承恩创作《西游记》是有许多有利条件的。唐僧西天取经故事是一个古老的题材,从五代以来即逐渐被引入说话、戏剧中。到了吴承恩时代,人们可以读到《西游记》评话,听到艺人说这类故事,看到艺人搬演这类戏剧,这些都是取材的良好条件。但是这些话本、戏剧,故事情节简单,语言古拙,艺术性也不高。吴承恩没有简单地利用,而是加以再创造,“翻案挪移则用唐人传奇,讽刺揶揄则取当时世态加以铺张描绘”,使得故事完全改观。因为吴承恩禀性“善谐剧,故虽述变幻恍惚之事,亦每杂以解颐之言,使神魔皆有人情,精魅亦通世故,而寓以玩世不恭的情趣,嘲笑讽刺了阎君、龙王、玉帝、佛祖等一切“至高至尊”的神佛。第五回,当天兵天将捉拿孙悟空时,孙公然不理,竟说:“今朝有酒今朝醉,莫管门前是与非。”“诗酒且图今日乐,功名休问几时成。”这正是吴承恩本人功名失意的思想反映。

吴承恩当时并没有将《西游记》写完,他只写了前面的十几回。到了嘉靖二十九年被荐为岁贡生,入京求官,因而中断了他的写作。但是,他的这部分作品,当时即被传抄出去,并被书贾刊刻流传海内了。

嘉靖二十九年春天,吴承恩应贡进北京,在京住了六个月,并没有求到官,只被分到南京国子监读书。他在北京看到两件事:一是八月俺答兵围北京,他亲身经历了一场北京保卫战;二是淮安同乡好友张侃,因循例为丁汝夔事谏言被廷杖削职为民。他看到当时社会政治如此黑暗,发出“世味由来已备尝,鸥心宁复到鹓行”的感慨,于是,就在当年秋天匆匆忙忙地回家了。

回淮以后,他一半时间在南京国子监读书,一半时间来回于淮安家乡。这期间,他的爱子凤毛不幸夭拆,以后他就没有再生儿子,就将他表外孙丘度领在身边,精心课读培养,后来中了进士,官至户部侍郎。嘉靖三十八年,他利用一个暑天,编了一本选词集《花草新编》,现在上海图书馆还收藏着这本书的残抄本。嘉靖四十年左右,他又娶了第二个夫人牛氏。吴承恩在南京国子监没有什么事做,只是和一些文人如何良俊、何良傅、文彭、文嘉、黄姬水、朱日藩等人饮酒赋诗而已。

嘉靖四十三年冬天,因为应在北京做吏部侍郎的好友李春芳的敦请,吴承恩第二次到北京去,希望铨选到一官半职,使其生活有所着落。这时他已年近六旬了,由于生活困窘而老母尚在,他只好遵母命、应友约进京去了。然而依然不很顺利,在北京耽了一年,第三年即嘉靖四十五年才得到一个长兴县丞的职务。虽然官不大,又远离家乡,他总算是做了官了,所以他还是高高兴兴地去上任了。因为他文名早就扬出去了,许多人都知道他的文笔,他一到杭州,就被上司、缙绅请了去捉刀,撰了一篇篇书序、碑文、书启。到了长兴,人们羡慕他的书法,曾在一天之内请他书写了三通碑文。这三篇碑文石刻,至今还留在人间。这阶段,他个人的诗作也很多。但不久,因与上司不合,便拂袖离任回淮了。接着又被选补为“荆王府纪善”,可能又到那里做了一段时间的官。此后,他就一直在家,继续从事他的《西游记》的写作。

《西游记》就是在这段时间内最后完成定稿的。

百回本《西游记》一经问世,立即受到人们的欢迎。当时人将它目(?)为明代四大奇书之一,后来又被人们列为我国古代小说四部名著之一。自它产生以后,其他关于“西游”题材的小说立即相形见绌,丧失存在价值;而百回本《西游记》则逐渐取得了独尊的地位。书中的主要人物孙悟空、猪八戒等,形象生动,令人喜爱。尤其是孙悟空的形象已经作为英勇顽强、敢于藐视困难、敢于战斗的英雄的代表了。几百年来流传不衰,几乎妇孺皆知。可惜因为种种原因,当时各种版本《西游记》都未署上吴承恩的名字,因此在很长的时间内不知道此书真正的作者就是他。他的著作权无端被元初道士丘处机所攘夺,直到“五四”以后,鲁迅先生才把这个问题纠正过来。现在,随着《西游记》的大量外译,吴承恩的名字已传遍了五洲四海。

吴承恩的文学才能是多方面的,其中最著名的成就就是长篇小说《西游记》,其他方面都被掩映了。其实,吴承恩的诗歌艺术造诣也很深。他的诗清新可爱,富有强烈的人民性,例如《舟行》:“白鹭群翻隔浦风,斜阳遥映树重重。前村一片云将雨,闲倚船窗看挂龙。”是多么清新隽永啊!《夏日》诗云:“高堂美人不禁暑,冰簟湘廉梦秋雨;岂知寒燠运天功,为我黎民实禾黍。”这是劳动人民的心声。著名的《二郎搜山图歌》更是脍炙人口。吴承恩的诗出自胸臆,不剽拟古人,冲破七子笼罩当时文坛的迷雾,自成一家,是很不简单的。清人丁宴将他与冰壑老人、张虞山并提,称为明代淮安之鼎足,“谢华启秀各名一家”。陈文烛则将他与淮人陆贾、枚乘、匡衡、陈琳、鲍照、赵嘏、张耒相比拟,称他为“文潜以后,一人而已。”

公元1582年,也就是明万历十年,吴承恩年老多病,卒于淮安家中,终年七十七岁,葬于淮安城南二十里灌沟(今马甸乡二堡村)祖茔中。1982年在吴承恩逝世四百周年之际,淮安县人民政府拔款重修了他的陵墓,以迎接全国研究《西游记》的专家、学者,在他的家乡淮安召开有史以来的第一届《西游记》学术讨论会。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共2条
wrin的头像-老淮安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