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州 / 于兆文

楚州 / 于兆文

在繁体竖排的唐诗里
触摸到这滚烫的名字
二千一百年的辉煌
构成她的节音
二千一百年的荣光
铸就她的底蕴
她不是象形文字
但每触摸一次
眼前便会升腾当年的繁华似锦
她不是小曲音符
但每吟诵一次
都会从心头滚过滔滔波音
楚州——
一个生长传说和神话的城市
一个生长婉约和豪放的城市
一个在古运河上书写浩浩漕运史的城市
一个在淮扬菜里调出浓浓美食香的城市
一个著成《七发》大赋演绎“西游”奇文的城市
一个造就兴汉大将哺育开国总理的城市
在春秋湿漉漉的记忆里
吴王夫差开了一条邗沟
南接长江
北连淮水
末端的楚州成了河流上的神经末稍
此后,隋炀帝大笔一挥
百余万众的血泪和汗水
流成了一条大运河
中段的楚州便是这条河的神经中枢
南船北马
七省咽喉
九省通衢
只见楚州——
漕督居城
仓司屯工
星罗棋布
商贾酒肆
遍布城中
满面风光俨然省会的楚州
浓妆淡抹间走进“四大都市史”
雍容华贵了几百年
运河穿城
龙脉尽开
楚州成了水写的城市
从京杭运河到入海水道
从绿草荡到白马湖
从总渠到文渠
从桃花垠到勺湖苑
从萧湖到月湖
楚州的地图上
你目及的地方
一路水色
指尖轻飏
就会摇曳成一枝春柳
苍翠欲滴
你看楚州——
这里遍长菰蒲,鸦鹭相逐
这里小坝茶楼,晚风酒韵
这里普光禅院,落日晚钟
这里游舫弦歌,遥相和应
这里或暑雨初霁,或寒雪乍晴
这里或春风柳绿,或秋水葭苍
这里或烟波淼淼,或洲渚茫茫
从高空俯瞰
古运河与萧湖拂袖而舞
舞出一个河下古镇
青石板上足音四起
58名进士,10名翰林,160名举人,140名贡生
最为宏大的金榜阵容
踩出中国古镇分量最沉的文化苦旅
一段历史在青石板缝中流淌
一段传说在民居檐角上飞扬
河下的每一个道口每一所民居每一座桥梁
都在扬眉吐气地把故事一遍遍诉说
我看见枚乘要言妙道七段著成《七发》
我看见吴承恩假抚神魔奇篇演出“西游”
我看见赵嘏“长笛一声人倚楼”名动京师三日传天下
我看见汪廷珍文章品谊三十年名冠宇内
我看见边寿民泼墨芦雁名噪扬州八怪
我看见罗振玉甲骨研究首开先河
我看见吴鞠通《温病条辨》创三焦理论成就温病学说
我看见骆腾凤《开方释例》修订先贤膺获“开方金锁钥”
我看见阎若璩考据做成三百年学术解放第一人
一个绝妙的词汇,之于一篇文章就是经典
一篇精彩的文章,之于一本书就是绝唱
先贤之于河下,就是一段经典
河下之于楚州,就是一篇绝唱
历史在楚州上演了太多的神奇
历史也馈赠楚州太多的绝唱
楚州有一段奇冤——
浪漫主义笔墨催生的窦娥巷
六月飞雪,血溅白练,亢旱三年
楚州
听到一个中国女子最为悲壮的临终遗言——
“地也你不分好歹何为地
天也你错勘贤愚枉作天”
楚州有一段大辱——
现实主义文字垒起的胯下桥
只见一个壮汉
“挽出胯下,蒲伏而行”
跪下的是一个饥寒交迫的身躯
站起的却是一颗隐忍蓄志的雄心
制造了“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制造了“垓下之围,四面楚歌”
韩信也制造了一段史诗般的英雄神话
从从容容走进司马迁的《史记·韩侯列传》
楚州是个人才辈出的地方
楚州更是个生长英雄的摇篮
敲击古城墙上的每一块青砖
都会传来烽火中燃烧的壮志豪言
巾帼英雄梁红玉登楼橹冒流矢击鼓抗金
一代忠烈左宝贵血战朝鲜抗击日军忠骸埋异邦
状元郎沈坤组建状元兵抗击倭寇气壮山河
关天培毁鸦片整防务奋死抗英视死如归
辛亥英烈周实光复淮安中山恸哭题挽
民族小号手新旅成员行程五万里救国救天下……
英雄的名字属于高山
伟人的精神属于苍穹
英雄的肩膀可以承载历史
伟人的思想可以支撑星座
周恩来——
一个生前让世界动容
死后让世界降旗的名字
他有着绍兴江南的亲情
更有着楚州驸马巷的血统
运河水长流不息
家乡人情思如缕
他是楚州人心中的一泓圣泉
他是家乡人仰止的一方星宿
过去远离现在
那叫历史
运河推开平原
那叫奔流
陈琳已从建安风骨里醒来
刘鹗也不再在《老残游记》里悲凉长叹
“襟吴带楚客多游,壮丽东南第一州”
世纪的道口
明代姚广孝的诗和楚州风情万种地站着
那青莲岗出土的陶片兽骨叫作楚州
那镇淮楼上的条形巨石叫作楚州
那勺湖园里铮铮作响的天德大钟叫作楚州
那上坂街上斑剥光滑的青石板叫作楚州
那传遍水乡凄柔婉转的老淮调叫作楚州
那十番“堂子”花跷“扑蝶”叫作楚州
那七层八角30米高的文通宝塔叫作楚州
那15米进深13米面阔的东岳神庙叫作楚州
那30余幢600余间房的淮安府署叫作楚州
那毁于日本战机的800年的漕运总督公署遗址叫作楚州
…………
站在导游的三角旗下
一双双来自异国他乡的眼睛
亲眼目睹了什么叫古老什么叫文明
楚州醉了
醉在自己醇厚浓烈的酒香里
斟一杯古顺河祝福一声“花好月圆”
茗一口古运河祈愿一句“心想事成”
典故传说作调料的美食菜单
谈笑间香喷喷地点出——
乾隆下江南和平桥豆腐
皇母寿辰和钦工肉圆
孙猴闹宫与朱桥甲鱼
梁红玉与虾米扒蒲菜
开国第一菜与软兜长鱼
螃蟹精与文楼汤包
巴拿马银奖与鼓楼茶馓……
一个让世人垂涎欲滴的古城
仿佛天天都在品尝大餐
仿佛天天都在上演盛典
电喇叭此起彼伏的讲解中
小家碧玉的苏南来了
吴侬软语的上海来了
钱塘潮涌的浙江来了
生猛海鲜的广东来了
乡愁满腹的港澳台来了
金发蓝眼的意大利法兰西来了……
20平方公里的工业新区崭露头角
2500亿吨的地下岩盐蓄势待发
每年10个亿的城建速度
楚州的诗歌已排成工厂密集的钢铁栅栏
楚州的散曲已唱成都市楚楚动人的霓虹
就仿佛在一夜之间
2小时南京
3小时上海
8小时北京
楚州风华正茂地与长三角频频聚首
凝心聚力开拓创新
求真务实励志图强
这是120万楚州人
240万个拳头攥紧的誓言
120双眼睛燃烧的希望
誓言举过头顶就会长出森林
希望植入心房就会燃烧阳光
120万个心版上
森林和阳光成为唯一的背景
光合作用下
大写的楚州
横空出世

(于兆文)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wrin的头像-老淮安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