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华中分局旧址 / 邵景元

中共华中分局旧址 / 邵景元

中共中央华中分局旧址,在东长街楚州中学新校区院内。楚中大门东侧,高大梧桐树的树阴里,赫然矗立两座双层大楼,东西一字面南排着。西楼的西山墙面镶嵌(xiāngqiàn)一块白色大理石碑牌,上书“中共中央华中分局旧址”及“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等字样,系江苏省人民政府于1995年4月公布。两座楼均为砖木结构,坡式大屋顶。西楼楼上阳台走廊至今仍是木地板、木栏杆,该楼上下共48间。东楼阳台设于北侧楼内,上下28间。这两座楼系当年华中分局党委及华中军区司令部办公用房之一部,作为历史文物特地保留下来,其余诸多房屋早已不复存在。

华中分局成立于1945年10月25日,次年9月撤离淮安。分局常委有6人,即邓子恢、张鼎丞、谭震林、曾山、粟裕、刘晓,邓子恢为书记,谭震林为副书记。分局委员有陈丕(pī)显、管文蔚、张爱萍、吴之圃(pǔ)、刘瑞龙、肖望东、方毅、黄岩、赵汇川、周俊鸣、吴仲超、钟期光、李一氓、李坚真(女)、章蕴(女)等同志。组织部长曾山,宣传部长李一氓,民运部长刘瑞龙,情报部长杨帆,城工部长张登,敌工部长陈同生。华中军区与华中分局同驻校园内。军区司令员张鼎丞(chéng),政治委员邓子恢(huī),副司令员粟(sù)裕、张爱萍,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谭震林,参谋长刘先胜,政治部副主任钟期光。

华中分局在淮安的一年内,领导华中地区(江苏、安徽、河南53个县域以及上海、浙江、福建等地地下党组织)广大军民在政治、军事、经济等方面,开展了一系列卓有成效的工作。

惩奸反霸是分局开展工作打开局面的第一幕,由点到面、由城到乡地展开,既轰轰烈烈,又扎扎实实。1945年12月26日,淮城体育场举行三万人的大会,公审伪县长沙贵章、伪县大队长高必发的汉奸罪行,并宣判他们死刑,立即枪决。至此,运动进入高潮。同时,在坦白从宽政策的感召下,有340多伪组织人员悔过自新。

在土改运动中,分局按中央《五四指示》精神,于淮安石塘区鹅钱乡进行试点,把6546.8亩土地,分到3300名农民手里。邓子恢还亲笔写了《从鹅钱乡斗争来研究目前的土地改革运动》,发表在《华中通讯》上。从鹅钱乡实践中总结出“中间不动两头平”经验(即中农土地不进不出,地富和贫雇农的土地拉平)得到毛泽东同志的肯定,在全国范围内推广。

著名的苏中“七战七捷”正是华中军区在淮安“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杰作。其间,还发生过“粟裕将军一日行”的生动故事:在海安战役如何打的关键决策上,足智多谋又胆大心细的粟裕将军有了出人意料的独特设想。鉴于问题的严重性和保密性,粟裕将军不用电讯,而是亲自便装潜行,只带一名警卫员,几换交通工具,两度徒步跋涉,一日四百多里由海安赶到淮安。军区司令部连夜于分局驻地东南角巽关水门洞里召开紧急军事会议,当夜拍板,并电报中央军委。第二天粟裕又赶回海安,按预定作战方案,巧妙地把敌人企图促成的阵地决战改为运动防御战,取得重大胜利。

分局领导还先后接待了美国合众社记者的全面采访,接待联合国救济总署代表严斐德对日军于淮安所犯滔天罪行的调查。分局机关还安排美国记者同颜景詹见面,他们对颜景詹从一个目不识丁的雇工成长为《盐阜大众》报的优秀通讯员特感惊讶和兴趣,几度拍拍肩膀和竖起大拇指。

华中分局在淮安期间开展的大量工作,为坚持华中地区的斗争,为解放战争的胜利奠定了基础。华中分局这段历史,在淮安、在华中乃至全党的革命史上留下了重要的一页。华中分局留下的科学工作方法和革命精神是我们进行三个文明建设的宝贵财富。

华中分局旧址确实“旧”了。那墙面上已写有“危房”的警语,门窗紧闭,内贮无用杂物,楼梯亦予封闭。东楼墙体上的一些砖块已松动剥落,似在无声地叙述着多年失修的苍凉。至于它们究竟始建于何年,已难以考证。但东楼墙面东南角有块碑记,可以从中得到启示:碑文称该楼曾于1936年4月由扬州建筑工匠施工、学校用款“自修”过。一般地说,砖墙瓦顶的楼房几十年内是不需要大修的,可见房龄总得在一百几十年以上了。

据悉,有关部门正拟向上呈报,提出整修方案,以保护省级文物,挖掘和运用革命传统教育资源,在楚州大地上构建一方新的德育基地。

(邵景元)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wrin的头像-老淮安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