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老友宋我真 / 赵定

忆老友宋我真 / 赵定

我于1940年12月初就与宋我真同志相识。那时,宋我真任亭湖中学校长,我是中共盐城县委派去亭湖中学担任学生工作组组长。我到亭湖的第二天早上,就去办公室拜望了宋泽夫老先生和宋我真校长,亭湖中学,就是他父子俩为振兴家乡教育事业而创办的一所学校。抗日战争时期盐城是我苏北根据地的中心,所以这个学校确实为地方和国家培育了一大批人才,当时这个学校的学生参加革命队伍的相当多,以后许多人都成为我党的好干部。

宋我真是二十年代北京大学文科毕业生,宋氏父子在地方上特别是在教育界很有声望,当时在我的想象中,他俩的形象一定是很显赫的,但一见面,却是朴实得如同普通农民。当时,宋我真同志四十来岁,身着洋布长衫,高高的个子,黑黄偏瘦的脸,说话和气朴实,无矫揉造作,也没有知识分子那种腔调,甚至有些讷讷不流畅,以后在将近十二年的接触中,使我感到朴实就是他高尚品质的主要特征。

在复杂多变而又艰难的战争年代,宋我真的老父泽夫先生被日伪逮捕遭受迫害而死。他忍受着悲痛和这样那样的艰难,一心跟着共产党,坚持办学,培育革命人才的信心从不动摇;以后他虽然受了许多委曲,但从无怨言,从不灰心,而总是严于自我检讨,他在长期作教育领导工作中,无论是在何种困难条件下,总是兢兢业业,勤勤恳恳,他和同志、和朋友相处,都是谦和平易,以诚相待,

1948年,宋我真任盐城中学校长,我是盐东中学主持工作的副校长,我们有时在一起开会。他是大知识分子,是知名人士,但他没有一丝一毫与众不同的神态,我们朝夕相处,同吃、同住、同讨论、同谈心,结成了真正的忘年交。

1952年,我在扬州中学任第一副校长。这年暑假,由扬州市和盐城地区联合组织了一个“教师思想改造学习班”,组织上派我主持,担任学委书记兼班主任,宋我真担任学委委员,我们又在—起了,他虽然担任老解放区多年教育领导工作,但还是那么亲切、和蔼、平易近人。他非常尊重我并全力支持集体领导,表现了很强的组织观念。学习、讨论,汇报等,他都将自己置于一个参加思想改造学习的普通学员的地位。

在历史长河中,由于他朴实、真诚、坚定地信仰革命真理,经过历次政治运动的锻炼与考验,1957年他终于由一位爱国民主的高级知识分子,成为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身的工人阶级先锋队的一员。

1952年以后,我没有再见过宋我真这位老兄长、老教育工作者、老战士的面了,但他的一言一行,他的音容笑貌,仍时常浮现在我的眼前、我的脑际。我真诚地崇敬他、怀念他。

编者附注:
本文作者原任中共江苏省委党史办公室主任。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