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安排周嵩尧为文史馆员 / 秦九风

周恩来安排周嵩尧为文史馆员 / 秦九风

周恩来一生不徇私情,不谋己利,尤其对自己的亲属要求甚严,全国人民有口皆碑,传为千古佳话。但是展现在你面前的是周恩来亲自聘用其伯父周嵩尧先生为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文史研究馆馆员的一张聘书。当时的文史研究馆馆长是符定一,他曾是毛泽东的老师;副馆长有叶恭绰,他曾担任过北洋政府的交通总长,还有章世钊,他既是国民党元老,也是毛泽东的世交。馆员有齐白石等。这完全是一个名人荟萃之所。凡是安排到这里工作的,都有照顾性质。根据我们目前掌握的资料,这是周恩来担任国务院总理二十六年时间内唯一一次为自己的亲属安排工作。周恩来为啥要这么做呢?

周嵩尧名贻良,字峋芝,号嵩尧,以号行。清同治12年(公元1873年)生于淮安。其父就是周恩来的二叔祖周亥祥先生,当年他和周恩来的祖父周攀龙先生一起从绍兴迁居淮安,在淮安驸马巷合买房屋定居。周嵩尧是周亥祥的第三子,大排行第六,因此,周恩来生前一直亲切地喊他“六伯父”。在周恩来父亲这一辈中,有叔伯兄弟十六人,其学业有成就的只有周嵩尧先生和周恩来的二伯父周和鼐先生。1964年周恩来在西花厅与亲属谈话时曾说过,“我们上一代,还都去拜绍兴师爷,给人家做徒弟,但没学好,只有二伯父、六伯父学的较好,六伯父中了举人,做了师爷,后来曾给袁世凯做过秘书,在中南海办过公。”

周嵩尧少年时即受到“人不学,不知义,玉不琢,不成器”的儒家教育。他很好学,在清光渚二十三年(公元1897年)丁酉科乡试考中举人,那年正是周恩来出生的前一年,后来周家家道中落,周嵩尧先生却脱颖而出,中举做官,淮安驸马巷旧宅似已难与他的身份相称,故从驸马巷搬出,寄居于住房条件比较好的《老残游记》作者刘鹗家,后又因与房东发生龃龉,终于离开淮安到扬州另择新居。

周嵩尧先生考上秀才之后,即在淮安府当文案,后来又升为总文案;中举后,又由江北提督王士珍保荐进京,经光绪皇帝和慈禧太后在颐和园仁寿殿集体召见面试,委为邮传部郎中掌路政司,民初到袁世凯的统帅府办事处任秘书,后任江苏督军李纯的秘书长。在随后的战乱纷争中。他的生活并不景气,只是做些古字画、古书籍、古玩器等老古董的收藏研究和鉴赏等事情,在周

恩来求学期间,他给予了关心和经济上的资助。

建国后,周恩来在日理万机的繁忙国事活动中,没有忘记他这位伯父,派专人把他从扬州接到北京。经当时政务院常务副秘书长、总理办公室主任齐燕铭推荐,周恩来批准,周嵩尧担任了政务院文史研究馆馆员,周嵩尧的曾长孙周国镇的上学费用也由周恩来全部包了下来。在安排周嵩尧的职务前,周恩来对六伯父说:“你一生做了两件好事,人民不应该忘记。第一你在江苏督军公署秘书长的任上平息了一场军阀战争,使人民的生命财产免遭战火的涂炭;第二是袁世凯称帝时,你没有跟他走。这是很有主见的做法。现在人民当家做主了,应该考虑你为人民做点事。”

周嵩尧任职后,曾给绍兴亲戚鲁觉侯写信说:“馆职优闲。他人求之不得。”其喜悦与满意之情溢于言表。据周恩来生前卫士长成元功、卫士韩福裕等对笔者回忆说,1952年3月5日周总理54岁生日时,六老爷子(成、韩等人对周嵩尧的敬称)特意送给总理一只很大的瓷花瓶,瓶口周围烧制有九只大寿桃等,非常精致好看。六老爷子过生日时,总理也在西花厅宴请了六伯父等部分亲属,周总理还曾系上围裙,亲自下厨做了两道六伯父喜欢吃的菜。1953年9月2日,周嵩尧先生因病在北京去世,9月6日安葬于北京东郊第一公墓。

周恩来说的周嵩尧做的“两件好事”具体是什么情况呢?

本世纪二十年代初正是军阀割据的时代,天津的李纯依靠他一文一武的“左膀右臂”周嵩尧和齐燮元的辅佐,在江苏督军位置上兵精粮足,春风得意。但因齐燮元是被浙江督军卢永祥从浙江逐出来的,对眼前“屈居”李纯部下很不甘心,时时都想夺回浙江那块他失去的“天堂”,于是就千方百计从中挑拨。他先使人向卢永祥送出假情报,说李纯即将起兵入浙。力量不如李纯的卢永祥一时很紧张,急忙调兵遣将,在江、浙两省交界处严密布防,于是齐燮元又有了借口,极力怂恿李纯出兵伐卢。李纯即找周嵩尧商量,周嵩尧主张先查明真相,再作结论,并从双方力量对比等各方面分析比较,作出了卢永祥不可能主动出兵的准确判断。接着,周嵩尧又利用自己的浙江原籍关系,说服了卢永祥在江浙沿线撤回军队,终于使一场一触即发的江苏、浙江两省的军阀混战平息了下去,使江浙两省民众的生命财产免遭了一场劫难。

袁世凯称帝时,身为袁世凯秘书的周嵩尧虽是封建科举出身,仍直言袁世凯,不可复辟倒退。结果遭袁的冷落,周嵩尧先生也就愤而离去。这两件,都是有文字记载的史实。

建国初,周恩来是考虑到六伯父的这两件德政,才安排他为政务院文史研究馆馆员的。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