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荣泽与南通二张 / 凌君钰

姚荣泽与南通二张 / 凌君钰

周实、阮式被山阳县令姚荣泽惨杀后,镇江都督林述庆闻讯,知道淮安光复有阻,派军弹压。姚知理屈,以银款贿赂林氏部下,部队虽开去,但未加干涉,更未拘捕。姚怕有变,夜里打开银库,把金银取之殆尽,除分党羽一部分逃命外,携巨款于当夜逃往南通。姚首先投奔族人、南通大纲公司的董事长姚仲勋,姚氏先予接待,后知姚荣泽血债累累,遂胆怯,不敢潜藏。是时,南通成立军政府,张察任总司令,是地方势力的头子。因姚、张两家有旧,姚仲勋与姚荣泽计议,决定走其门路,赠以重金,请求庇护。张察弟张謇对南通光复也非常害怕,正住在张察家里商量对策。对姚所求,张氏兄弟商议,决定让姚荣泽躲到南通郊外很偏僻的通海垦牧公司,这样不会被人注意。

后来,革命政府下通缉令,起初并不知姚逃至何处,姚荣泽躲到通海垦牧公司,仅经理江导岷一人知道。姚以为自己在偏僻之地,无人相识,在公司里仍摆其知县的臭架子,极为傲慢。一日,公司自卫队长钱惟善发现一生客大摇大摆步入餐厅就餐,问其部下:“此是何人?”均告不知。恰巧又一部下进来,知姚底细,告钱曰,此乃上海都督府悬赏捉拿的逃犯姚荣泽。钱喜出望外,一面向上海发报;一面派人捉拿姚,连夜押送南通军政府,后被转移到张察家中,钱不知姚张关系微妙,而经理又未便明言。正当钱惟善洋洋自得,想请功邀赏之际,来了数名警察,反把他抓去,说其阴谋颠覆地方政府,钱方知内有勾结,懊悔莫及。

钱惟善被张察捕后,一直无供。其父钱子青托人说情,又三番五次向张当面哀求,均无效。直到姚荣泽被袁世凯特赦出狱后多天,钱父得悉,又去苦苦哀求,父子俩被张狠狠地训斥了一顿,才将钱惟善放出来。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