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梦桃诗词的艺术特色 / 陈阳

阮梦桃诗词的艺术特色 / 陈阳
——纪念烈士殉义八十周年

阮梦桃烈士仅仅活了二十三岁,在他短短的一生中,诗文著作甚富,可惜存留下来的却很少。《梦桃诗钞》二卷,在阮被清山阳县令姚荣泽诱捕以后,抄家时悉数散佚,只剩下诗词十五首、《莲花落》残稿一卷。从其仅剩的诗词中,不难看出阮梦桃是不屑以雕虫小技自鸣,而是抱有忧国忧民、推翻帝制、振兴中华大志的青年知识分子。在诗词内容上,他主张文艺理论和实践相结合的创作原则,与白居易的“文章合为时而著,诗歌合为事而作”的思想是一脉相承的。我们先就《菊花新》一曲试作分析。

百忧万感萃心头,剩魄残魂满目秋。
管甚古神州,我要向他分手。

从这短短的几句歌词中,诗人忧国忧民,面对灾难深重、百孔千疮的现实,表现出强烈的愤激心情,洋溢在字里行间。尔后投身革命,临危不惧,直至慷慨就义。也正是源于这样的思想基础,这首曲在创作上的艺术特点是思随时移,情因事转,以“百忧万感”摄入作品成了激发情感的酵母,故而成此佳作。

郁郁中原土,芸芸万众囚。
人天同一粲,家国泪双流。
小子何曾数,先生善自谋。
深宵独不寐,无计复神州。

这是一首和秋士的感怀诗。从诗句里可以看出堂堂炎黄子孙、无数革命志士,为推翻清廷封建统治前赴后继的悲壮情怀。人天共愤,热泪横流,因为神州未能光复的忧国心情,在漫漫长夜的深宵里,连觉都睡不着。致有“神州巳复而吾梦桃不及见”一语,读之能不起邻笛之悲耶!

再读一读《吊秋璇卿》诗:

闺杰成仁颈血鲜,浙潮呜咽此奇冤。
汉明党籍犹无女,巾帼灵魂赋自天。
一死好成三字狱,再生不值半文钱。
泰山之重诚千古,就义从容薄海传。

这首诗作于秋瑾烈士惨遭杀害以后,对秋瑾殉难给予髙度评价。说秋瑾女士在黑暗社会里惨遭杀害,与岳飞同样定成“莫须有”之罪,把秋瑾之死与岳飞之死相隐喻。这是死有重于泰山名垂千古之誉,致使钱塘江潮为此奇冤而呜咽不平。巾帼丛中有壮烈之举,在汉明两代党祸非常严酷的史籍中也不曾有像秋瑾这样从容赴义的奇女子。这是对秋瑾的最髙评价,也是最沉痛的悼念。

这首诗在修辞上采用了赋、比、兴并用的手法。全诗以“闺杰成仁颈血鲜”开篇,敷陈其事而直言之,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开门见山直接陈述,这是“赋”的手法。“一死好成三字狱”是以“莫须有”三字与屈死于风波亭的岳飞遭遇相比喻,(秋瑾之死,实质上与岳飞不同。她是公开向清王朝宣战以实现其推翻帝制,建立共和的政治主张而惨遭杀戮,不能以“莫须有”视之,这里只能理解为“冤狱”的代名词——编者)这是“比”的创作手法;泰山之重亦然。全诗的一二句、七八句是“兴”的手法,中间两联也都是先咏他物以引起所咏之事也。整篇格律严谨,节奏明快,对仗工整,用词贴切,实属上乘之作。

阮梦桃的《齐天乐》是在虫声唧唧,夜不成寐,挑灯起坐时有所感触而作。以“闻虫(声)有感”为题,实际是借虫声而抒发自己内心的情怀。其《醉太平》、《满庭芳》两阕亦然。他留下的词仅存三阕,都是符合按谱填词,音韵、节奏和体式结构的因素完全具备。特别是在炼字炼句方面狠下工夫,格律亦很工整,富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

阮梦桃烈士的诗词,虽然留存下来的很少,即以上述三阕来说,完全体现了深广的思想内容与传统的民族形式完美结合的艺术特色。想象丰富,情景交融,节奏铿锵,音韵和谐,琅琅上口,其思想性、抒情性、音乐性、绘画性达到了髙度统一,反复吟诵,既给人以美的享受,又足以使人潜移默化、陶冶情操,美化道德品质,成为提高精神境界的巨大力量。阮梦桃烈士的诗词是值得人们学习的。

阮梦桃是辛亥革命烈士,是“淮南社”的创始人,也是杰出诗人。在他仅存的诗词中,有诗二章词三阕经南社诗人柳亚子先生收藏而得以流传下来,也是深受柳亚子和南社诗人赏识的佳作。我们今天纪念阮梦桃烈士殉义八十周年,就是要学习阮梦桃烈士热爱祖国、热爱民族、无私无畏、一往无前的革命精神,并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发扬而光大之。

编者附注:

作者陈阳,淮安人,曾任淮安市文化馆馆长,现为淮安市老干部诗词协会副主席,江苏省诗词协会会员。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