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安民主政权首任县长赵心权 / 徐志高 陈扬

赵心权这个名字对于淮安中老年人是不陌生的,1940年,淮安县抗日民主政府建立时,他是第一任县长。

(一)

赵心权,原名赵秉衡,1899年出生于淮安县钦工镇大赵村一个普通农民家庭。幼年在家乡从熟师尹国衡识字、读书,尹先生思想开明,常讲天平天国、辛亥革命的故事给学生们听,这在赵心权幼小的心灵里留下了深刻的影响。他在谷圩高等小学毕业后,怀着“从戎报国”的思想,考进淮扬镇守公署暨陆军第三师军官训练团学习。二十年代初,江浙军阀混战,他目睹了当时社会现实,常常义愤填膺。“军官训练团”结业后并未被分配录用,遂返回家乡。在家乡,他一面帮助父亲种地,一面苦苦的思索:“清王朝虽被推翻了,但军阀、地主仍骑在百姓头上作威作福,世道太不公平,他决心找一条为千千万万受苦人求解放的路,为拯救祖国,贡献一切。

1924年,国共第一次合作时期,共产党员陈治平从黄埔军校回到家乡,在淮城组织青年知识分子进行反军阀、反土豪劣绅的宣传。经陈介绍,赵心权参加了这一活动,秘密开宣传会,散传单、贴标语等等。1927年春,通过关系,赵心权第二批奔赴黄埔军校。他们到了汕头,被军阀陈炯明部队查获拘留,不久逃出禁闭室,折回淮安。5月,北伐军解放了两淮,国民党淮安党部特派员杨克(原名杨继昌),提出打土豪劣绅。陈治平、赵心权积极参加了这一斗争。他们将北乡劣绅于玉山、王仲文抓起来,送到国民党淮安县政府法办。但是这两个劣绅均被释放了。这件事,使他们认识到,革命阵营中混进了“假革命”、反革命,国民党右派就是大军阀、大地主的代理人物。6月,北洋军阀孙传芳部队重占两淮。陈治平、赵心权随国民党淮安县党部撤到南京。这时国民革命处于低潮时期,很多共产党人、革命群众被屠杀。大浪淘沙,就在这时候,经陈治平介绍,赵心权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他表示,坚决按组织上要求去做,做一个无产阶级先锋战士,为党的事业贡献自己全部力量。1927年秋,北伐军重新收复苏北沿运河线的城镇,陈治平、赵心权、厉冰心(原名厉石卿,后叛变),进驻淮安城。陈治平以国民党淮安县党部委员的名义,进行革命活动。他与赵、厉等人商量,决定秘密发展党员,成立共产党地下支部,利用国民党组织的农民协会开展合理斗争。这年冬天,共产党员谷大涛从黄埔军校回淮,革命力量增加了。不久在横沟寺成立了淮安的第一个共产党支部,从此,淮安北乡的农民运动在党支部的领导下蓬蓬勃勃地开展起来了。这时,旧军阀被打倒了,各地虽有国民党军队和政府,但社会秩序仍然十分紊乱,尤其是土匪猖獗,到处扒抢劫夺,百姓深恶痛绝。土豪劣绅依仗恶势力依然逼租逼债。他们决定从这两方面着手,把群众真正发动起来。

打土匪得有枪,陈治平,赵心权、谷大涛等人分析,打土匪百姓欢迎,一般地主、富农也会支持,这洋枪杆子在党的控制下,有了怆什么事就好办了。意见统一后,在章集耶苏堂召开群众大会,成立剿匪大队部,由赵心权任大队长。开始他们从军阀部队败兵手里缴了七八支枪,又向地主、富农借了四、五十支枪。他们一听到什么地方有土匪抢劫,就主动出击,抓住了土匪即送到淮安,交国民党县政府法办。这样,农民协会、剿匪大队部在群众中威信提高了。农民不管有什么事情均找他们解决,连县城下乡催租逼债的地主也被群众五花大绑送到大队部。淮北乡有个高利贷主谷子嘉被扣押在剿匪大队部,家人拿出80块大洋请乡董张学涵出面,向陈治平、赵心权说情,被赵心权声色俱厉地训斥了一通,拒收了这笔钱。这个乡董碰了一鼻子灰,夹着尾巴溜走了。从此,淮东北乡催租逼租的几乎绝迹,群众革命、生产热情大大提高了。

革命形势迅速发展,使淮安东、北“红了半边天”,陈治平等人抓住有利时机,积极发展党员,不断扩大组织,1927年冬,全县已有横沟寺、贾庄、赵庄以及省九中等33个支部,六百七十多党员。接着在横沟寺成立了中共淮安县委员会,陈治平任书记、赵心权、谷大涛等任委员。

(二)

淮安东、北乡农民运动的蓬勃兴起,使得淮安国民党政府十分害怕,准备派兵镇压。陈治平、赵心权等得知这一情况,决定针锋相对,开展斗争,利用钦工逢集的时候,在钦工北门外召开群众大会,进一步发动群众扩大影响。参加大会的有剿匪大队队员、农民协会会员,还有赶集的群众。参加大会的人有的带枪、有的带刀,有的带叉,有的带“拖钩”、铁铣,人人不空手。陈治平、赵心权在会上慷慨陈词,宣布当时国民党右派的反革命罪行,宣布共产党的土地革命纲领,号召大家起来“自己解放自己”,有的人还当场撕毁国民党青天白日旗,烧毁国民党政府颁发的“二角亩捐契卷”。群众情绪高涨、气势激昂。大会后举行了游行。这次集会和游行,是当时淮安地下党对革命力量的检阅,是对国民党右派的声讨,是对土豪劣绅的示威,也是红色风暴即将来到的先声。

1927年底,中共淮安县委向江苏省委报告了国民党右派要派兵镇压淮北乡农民运动的情况。省委派何孟雄(化名廖莫群)、杨汝贤、黎明三人来淮北乡,与陈治平、赵心权共同研究对策,决定搞一次暴动。由于情势紧迫,暴动必须抓紧准备,尽早实施暴动计划。1928年2月20日上午,暴动总指挥部在横沟寺召开千人誓师大会,暴动总指挥陈治平在会上讲了暴动的目的、意义和要求,宣布成立“农民自卫军”,赵心权担任暴动副总指挥兼农民自卫军大队长。大队下设四个中队,一个交通小队。大会改组原来的“联庄会”成政权机构,内定名为“淮安县苏维埃政府”。

2月21日,武装暴动正式开始,首先由陈治平、赵心权率自卫军先后收缴了紫马周、大赵庄、朵庄、小宋集等地的地主、富农一百多支枪,义旗直指大董庄,围缴了劣绅、团董董玉藩的反动武装,枪毙了董玉藩,整个暴动全面推开。

次日拂晓,国民党淮安县政府集中七八个连的步兵,还有一个骑兵队,由常备总队长沈北尧率领,杀气腾腾向横沟寺进发。暴动总指挥部兵分三路应战。陈治平带一队去东北,准备迂回打敌侧翼,赵心权带一队向南,正面迎敌,谷大涛带一队,掩护群众后撤。当敌人18匹马队冲到横沟寺时,我农民自卫军20多人占住庄南头有利地形,在赵心权指挥下,沉着勇敢地给敌人迎头痛击,激战两小时,敌人寸步难前。后来红日渐升,敌步兵百余人赶到,形成了众寡悬殊的局面。分散在各村的自卫军一时驰援不及。谷大涛为掩护群众,不幸被敌骑兵支效舜击中,壮烈牺牲。这时农民自卫军完全处于不利局面,为了避免无谓的牺牲,扭转战局,陈治平、赵心权决定,全部突围东撤。敌人紧追不舍,这时他们集中了一百多支枪在小开庄东南的一遍圩沟坟地进行阻击。尽管天寒地冻,自卫军战士抱定血战到底决心与敌人进行搏斗,有人脱去棉衣,狠狠地打击敌人。敌人多次冲锋,均被打退,激战一个多小时,敌人伤亡惨重。黄昏以后,枪声渐息,敌人撤退,是晚,在龚营开明士绅李硕典的掩护下,陈治平、赵心权率队安全转移。在这次暴动中,赵心权同志显示了共产党员的大无畏的气魄,起了模范先锋作用。横沟寺暴动,在淮北广大地区撤下了革命的种子,在江苏革命史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

(三)

横沟寺暴动失败后,赵心权同志转移到涟水境内,先在吴乐群(烈士)家,后来到废黄河北大禹庄、桃园、丰口河一带活动,常在李旭东、禹文彦、张洪志家落脚,接上关系后,继续开展革命斗争。1929年冬,赵心权同志担任中共涟水县委秘书。1930年在涟水组织“穷人会”,开展借粮斗争,对土豪劣绅有很大的震动,由于声势太大,遭到国民党涟水县队的镇压,斗争被迫转入地下。1931年8月1日,中共涟水县委,根据江苏省委和淮阴中心县委的指示,发动了“八·一”暴动。赵心权负责盐河东地区,他提出:“打土豪、分田地、烧田契,建立工农红军,成立苏维埃”的口号。他们凭着大刀,缴了地主的枪支,没收地主的田契,后来遭到国民党军队和反动地主的镇压,暴动失败了,涟水县委书记吴长来被捕,赵心权继任中共涟水县委书记。

不久,中共江苏省委调赵心权去扬州开辟工作,任命他为扬州特委书记,负责江都、高邮、兴化、仪征、天长、六合等七个县地下党工作。赵心权到扬州后,很快与当地地下党接上关系,开展工作。在扬州中学发展党员,建立一个党支部。这时,省委一位负责人被捕,接着,省委巡视员陈伯扬、王伯谦、薛农山投敌自首,徐、淮、扬地下党组织遭到严重破坏。扬州已无法工作,随去高邮县城,找一个姓钱的地下党员联系,经了解这人亦被敌人逮捕,这样扬州特委与省委失去了联系,遂于1932年夏又回到涟水,找到陈书同、陈亚昌、夏如爱等人,恢复了淮盐特委,大家推赵心权为特委书记。

1932年到1933年期间,是淮盐地区地下党遭到大破坏的时期,特委决定,准备找原来一些关系恢复工作,夏如爱介绍赵心权去淮阴五里庄找吴希才,吴原是暴动大队长,谁知早巳秘密投敌叛变。在吴家当夜,赵心权就被国民党特务逮捕了。他被关在国民党淮阴特务室,后转到淮阴警察局,六个月后,又转到国民党苏州反省院。赵心权被捕后,常被提审,多次受刑,敌人要他招出陈书同、陈亚昌等人情况,他总是守口如瓶,严守党的纪律。有时被打得遍体鳞伤,坐卧不得,未泄露党的一点秘密。在狱中三年,受尽折磨,一直到1936年12月西安事变后,国共第二次合作,他才被释放回家,与党失去了联系。

(四)

1937年“七·七”芦沟桥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发动全面侵华战争。赵心权同志闻之怒发冲冠,痛心疾首。他在淮北乡四处奔走,联络爱国人士、进步青年大力宣传抗日。这年冬,宋振鼎、吴觉、陈书同等成立“苏北抗日同盟会”。1938年1月,由赵心权、吉乐山、一丁澄等人发起成立“淮安县抗日同盟分会”,赵心权任理事长,何毓章任副理事长。他们积极发展组织,不到一年时间,就在淮城、城郊、宋集、钦工、车桥等地分别成立“抗盟”支会或小组,成员达三百多人。在城里,帮助和支持青年搞抗日宣传,演唱抗日歌曲、街头活报剧f在农村,争取和利用小刀会保卫家园,进行抗日。

为了培训抗日骨干,赵心权先后介绍颜景詹、陈则、王福全、吴乐群等几十名青年去涟水金城庵抗日训练班学习,培养了一批抗日骨干。

赵心权同志懂得,要抗日就要掌握武装,在“抗盟”活动期间,在家乡组织了一支不脱产的抗日武装——淮安县民众抗日自卫队,广泛开展游击活动,后来这支武装汇同涟水、淮阴的民众武装,合编的八路军陇海南进支队第八团。

1940年10月,我主力部队七旅南下盐阜区,淮安的苏嘴、钦工相继解放。值此,中共盐阜地委书记、八路军盐阜办事处主任杨纯同志,派高兴太来淮安,将赵心权、周晓春找到东沟谈话,决定赵心权为淮安抗日民主政府县长,周晓春为县政府秘书。二人回淮后,立即与中共淮安工委领导人郝渠、许邦仪、同兴等同志研究,共同物色人选,讨论县政府内部的设置问题。经过一番筹备,在顺河集东的小新庄召开有关人员会议,宣布淮安县抗日民主政府的成立。赵心权同志在成立大会上说:“我们今天成立的县政府,与国民党的县政府宣传不同。我们现在的政府,是在共产党领导下,代表劳动人民利益的政府,是领导人民抗日的政府,我们政府的工作人员必须做到:思想纯正,积极苦干,廉洁奉公,办事公道,时刻为人民服务。”

淮安民主政权建立后,赵心权同志除领导政府工作外,深入群众,一心一意为人民办好事,办实事,他的政绩主要表现有:

1.发展抗日武装,不断扩大和巩固抗日根据地,亲自领导部队或民兵不断出击,打击日伪军和土匪。

民主政府建立不久,赵心权即根据上级指示,着手筹建“淮安抗日大队”。开始大队只有七、八十人,他四处奔走,动员青年入伍,带头献出自家的步枪一支,又说服父亲,向亲友借钱买了驳壳枪、步枪各一支。他带领大队寻找战机,打击日伪军和土匪,缴获一部分枪支。一年后。抗日大队、发展成颇具战斗力的二百多人的队伍。从1940年起到抗日战争胜利,赵心权同志可以说是身经百战,打了许多很有影响的战斗。

1941年11月,土匪出身的杨文锦杀害了我区长丁澄后,投靠日寇当了汉奸,杨文锦与胞兄杨文章奸淫烧杀、无恶不作,群众称他俩是“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对其恨之入骨。赵心权带领抗日大队除了杨文锦兄弟,群众拍手称快。

1945年9月,赵心权领导的抗日大队配合新四军主力解放淮安城,一次攻破板闸镇的伪军据点,取得大胜,毙伤敌50多人,生俘敌人120多人,缴掷弹筒2门,机枪2挺,长短枪140多支。

2.赵心权同志在任职期间,正确地贯彻党的政策、方针,重视统战工作,做出了显著成绩。

汪育才、陈天马、许汝霖等都是教育界的知名人士,通过统战政策启发和教育,他们改变了旧观点,站到无产阶级立场上,积极为无产阶级教育服务。汪育才还被选为抗日民主政府参议会参议长,涟水县中学校长。陈天马长期担任淮阴中学校长。

土匪刘大呆子(刘仰文)、刘小呆子(刘秀文)兄弟二人,长期占据盐河、废黄河之间狭长地带、打家劫舍,占地为王。赵心权致书他们:“凡绿林好汉,多为豪杰,但所为者实害理之事,为人唾骂。虽快一时,却不了终身,凡作恶者,岂有善果,虽为直言,实为汝兄弟之长远计,切盼三思。”刘氏兄弟接信后深受教育,派代表来我方联系。经过复杂的思想工作,刘氏兄弟终于弃暗投明,带领自己的“兄弟”投身于抗日洪流。

3.赵心权同志关心人民疾苦,兴修水利,造福一方。

淮安县内地,在解放前无配套排灌渠道,特别是淮北无雨怕旱,有雨怕涝。日寇投降后的第一个冬春,利用农闲,动员丁澄、马厂、钦工、宋集、顺河、茭陵等八个区民工三万人在淮北乡开挖了一条排水渠。上游在席桥北头接渔滨河,经钦工荡、五里庄、贾庄、紫马周、大庞庄、小徐庄、章集南荡、小开庄、大胡南荡,邵万南荡、杨河、五黄庄、西季庄、南季庄入窑头河,全长三十多公里。淮北百姓感激赵心权的功德,称这条渠为“衡河”。取赵原名秉衡的尾字)。赵心权任民主政府县长前后约六年时间,他的业绩以及在抗日战争中对敌斗争的故事,在人民中广泛流传,淮安人民时刻怀念着这位一心为人民的好县长。

1946年秋,赵心权调离淮安,解放后,他先后在盐城地区任处长、副专员,1968年冬逝世于盐城。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wrin的头像-老淮安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