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同志中学时代的两篇作文 / 王淑静供稿

周恩来同志中学时代的两篇作文 / 王淑静供稿

《周恩来青年时代》编者按:《尚志论》是周恩来就读南开学校二年级时的一篇作文(手稿)。他在文中强调了事业的建树与远大志向的内在联系,为我们研究周恩来早期的思想发展提供了重要的资料。此文曾经老师批改过,文中之标点为编者所加。

立功异域,封万户侯,班超投军从戎之志也。鞠躬尽痒,死而后已,武侯忠心事汉之志也。厥后皆应其言。若论其成功之秘诀,固由于一种叱咤风云之气,坚韧不拔之操所铸成。要亦其最初之志,有以使之然耳。故凡同一人类,无论为何种事业,当其动作之始,必筹划其全局,预计其将来,抱无穷之希望。然后按此希望之路径以前进,则其结果不致与此希望相径庭。希望者何,志是也。志与希望实一而二,二而一也。是以画者之徒,其志恒在乎善画;商贾之侣,其志多注乎得利。故有善画得利之志,始克成善画得利之实也。若不志乎始,而能成乎终者,则未之闻也。且不观夫冒万险探新大陆之哥仑布乎,脱专制竖自由旗之华盛顿乎,闻鸡起舞之刘昆乎,击楫中流之祖逖乎,此数子者,其所成之丰功伟业,彪炳千秋。然使其初因坎坷屯蹇之备尝,辄易其倜傥不群,成效何以若斯哉。故论成汤之贤,不在乎祷雨桑林之时,而必观其三聘伊尹之志。论文王之圣,亦不在乎三分天下之日,而必称其来朝于商之志。不然,仅眩耀其功德于既成之日,而不追溯其所以成之之故,岂异南其辕而北其辙哉!夫今之号为维新者,终日泄泄沓沓,无所事事。惟知袭取外人皮毛为务,目前之顾尚未遑计及,又奚足定一生之志。若而人者,使之立国于二十世纪竞争潮流中,乌得使神州不陆沉耶。然则志固尚已,而弊亦随之生焉。彼志在金钱者,其终身恒乐为富家翁;志在得官者,百计钻营不以为耻,此志卑之害也。故立志者,当计其大舍其细,则所成之事业,当不至限于一隅,私于个人矣。孔子不云乎,盍各言尔志,斯语又岂无因而发哉。

(本文转载自《周恩来青年时代》第7期。标题及署名均为周恩来同志手迹)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