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地狱 / 一仙

wrin按:大众周刊,民国34年(1945)6月23日创刊于南京,编辑人姚大均、华重属等,发行人吴寄芳、吴镌人。旨在促进大众团结,统一大众意志,述评国内外要闻和地方新闻,登载政治、经济、文化论著,包括蒋介石等国民党要人的文章。辟有每周论坛、重庆政讯涓滴、大众信箱、一片血泪帐等栏目。民国34年10月终刊,共出15期。此文反映了抗战期间淮安民众生存状况,文中政治倾向请读者甄别。

(淮安通讯)

淮安昔隶于江苏省,位滨运河。在铁路海运未通时代为南北交通之一重镇,且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南人北上,由此十八站可抵北京。宋明末造。皆划入边界,今则隶于淮海省。

淮海省二十余县中以淮安为最富饶。语云择肥而噬,所以淮安近数年来受害为最深。按淮安在战前有人口七十万,襟江带淮,湖沼纷歧,运河直贯中部。两岸多建闸蓄水,所谓涵洞是也。土地肥沃,可耕面积达五百万亩以上,物产丰饶,有米麦、大豆豆油花生高粱牛豕鸡鸭蛋类,年年大宗运出,经济非常活泼。战前该地有中交农民分行,人民十分便利。县城形势雄伟,街道宽广,今则城中房屋已毁去半数,向晚即家家闭户,行人稀少矣。

事变后因该处地形复杂,四乡为韩德勤所盘踞,并将省政府移至中桥朝甸一带,用作抗战根据地。及三十三年春韩部被击溃,新四军又来,人民不堪其扰。

该县隶和平区者,不过近郊数十里面积。范围甚小,不及以前县治十分之二三,而豢养军队至五六千之众,名目有保安队、剿匪支队、特工队、直协队、自卫队等。此辈多系杂牌军所改编,既无正式粮糈(即有亦产足以供零用),又各人争欲扩充势力,一一取偿于民,而淮人于是乎宣吿死刑矣。尤可惊异者该县兵士多数皆有家眷,甚至“丈母娘”“小舅子”亦随同驻防,除出恭草纸外,无不由老百姓供应。前第五区专员胡济芳曾莅淮安视察,目睹现状,曾叹为古今中外所无,可谓亘古奇谈等语。但伊亦无法整顿,对淮人表示爱莫能助之意。

苛捎杂税花样翻新,层出不穷,有军鞋费,有服装费,有壮丁伙食费,有招待长官费,有慰劳费,有弥补逃亡业户欠帐费,有马料豆费,有菜金费,有灯油费,有铜铁锡费,有铅丝费,有碉堡石灰砖头费,总计有数百种之多,此不过举其一鳞半爪耳。

给养除一部随粮带征外,又有统筹给养。乡保所征尚不在内,今淮安田地已无人问津,即使售出不过几千元一亩而已,每亩平均收获量,每年不过七八斗耳,盖因徭役劫夺牲畜缺乏之故,良田变为薄田,富农变为贫农。兹将每亩负担之用赋给养列表如左。

第一期田赋 约一乇五百元
第二期田赋 约二千元
统辑给养 第一期 小麦一百十斤
又 第二期 同上
又 第三期 同上
(注)乡保长所派之给养以及苛捐杂税尚不在内

由上表观之,其负担已超过一年之收益及田地之价格,已为万国所无,然其征收方法尤为残酷。

每逢征收给养,皆由乡保长及册书带户,稍一迁延,即由军队出面将业主吊打,又有所谓水牢,坐飞机,老虎凳,吃大菜等酷刑,其尤无人道者,为某支队,竞训练一种猎犬,凡不能缴纳者以犬噬之。县属马义镇刘姓因无力缴纳给养,男子逃去,留女子三人看门,军队即将三女子绑去,用犬噬之,结果其中之一人之乳房及阴户皆被犬咬脱,体无完肤,后刘姓虽毁家救出三人,然其长媳已死于狱中矣。又城中梁姓因接奉给养通知单,无力缴纳,自尽而亡。诸如此类,不一而足。如户长逃亡,即绑其妻子,虽小孩子亦不能免焉,甚至亲戚邻居佃户用人亦复牵累。古称灭十族,今则十一族十二族矣,岂不痛哉。

又有所谓“小公事”者,即军队将人民绑去,施行吊打后,尚须缴纳一种手续费,否则虽将给养缴清,亦不能身脱囹圄。

该地乡保长多由流氓补充,同不肖军人勾结,施行不法,多脑满而肠肥,家中则田连阡陌,出外则举动豪侈。军官则更为所欲为,多有嗜好,有一杨某拥有八妻,又有一人拥有五妻,皆系霸占而来,俨然一水泊也。

该地情形既惨绝人寰,人民由去秋以来,不断逃亡,抛弃可爱之家庭,度其流亡之生活,必至辗转于沟壑以死,长此以往,不出三年淮人将无噍类矣。淮安虽有旅沪人士向当局一再呼吁,无如漠然无动于中。笔者系淮安人,欲哭无泪,惟有奋笔直书,欲使世人知距首都数百里地,光天化日之下,尚有此人间地狱也。

原载:《大众(南京)》,1945年第3期 ,第13页

阅读:“人间地狱”之续 / 葛瑾仁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共1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