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在南开的体育活动片断 / 王淑静整理

周恩来在南开的体育活动片断 / 王淑静整理

周恩来同志青年时代在天津南开学校就读四年(1913—1917),不仅读书勤奋,关心国家大事,而且很注重体育。他说,“国民教育”莫不以发达身体,陶养性格为第一要务,知识以启发尚次之,只有“健身体”,才能“根基固”①。

南开历来就非常重视体育教育。这个学校的创办人之一、校长张伯苓先生认为“德智体三育中我中国人最缺者为体育”②。

周恩来在校期间,充分利用校内宣传工具,热情宣传体育的重要性,南学生自己办的全校性刊物《校风》里,就经常看到他撰写的有关这方面的文章,他把注意体育,增强体质,同“增荣吾国”的志向相联系。对于体育动态,他几乎是一条不漏地给予报道,以引起全校老师和同学的注意,推动学校体育的发展。他报道体育新闻的范围、内容都很广泛,如远东运动会,全国运动会,直至校内班组、宿舍的体育比赛。有一次,他用《华北大捷》③的醒目标题,报道了1916年5月南开学校在华北运动会上获“冠军锦旗”的情况,鼓舞人心。同时,他也撰文指出学校体育活动中的不足,他说:“我校运动各项,虽未臻盛境,然与他校比赛,尚未尽落人后。惟铁弹、跳远、铁饼三项,屡遭失败,殊为我校运动之弱点。”鉴于此,有的老师“特捐银杯多只,以备奖励上三项之最优者”④。甚至将体育不及格的同学姓名刊登出来,既提醒他们注意,又鼓励他们奋起,说“前失可挽”⑤。对于学校之体育新规章、新措施,他均以《体育新章》、《考试体格》等注目标题,作详尽报道。他还以实例向同学们宣传体育锻炼的必要性,如他曾以《不幸夭亡》为题,报道了两位同学因为一味埋头读书而不注意身体缝康,终以积劳成疾而致亡的消息。他无比悲痛地写道:“二君当年(青)勃发,学业日增之际,竟遭不幸。”他呼吁同学们:“我同学诸君痛悼之余,尚望时深警惕,注意体育。”“以二君为殷鉴,保千金之躯于永久。”还说,只有达到“发达体力,强健能敌一切传染不入身体,使永无疾病”,才能学有所获,学有成就。他多次提出学生在校学习的宗旨与责任是“读书、励行、健身”三个方面⑥。

周恩来克服了课外活动繁忙所带来的困难,保持了在东北小学读书时锻炼身体的习惯。他除坚持长跑运动外,还爱好网球、篮球、排球、乒乓球和田径运动。不仅平时和同学们一起锻炼而且积极参加比赛。他所在班(己三班)的体育活动分成“强”、“勇”两队,他是“勇”队篮、排球的主力,他的跳高成绩在一米六○左右。据《校风》记载,他们班于1916年4月的一次多项比赛中,周恩来所在“勇”队排球获得冠军,他跳高获个人第三名。在参加宿舍与宿舍的比赛中,周恩来所在宿舍曾获田径优胜,得“我武威扬”奖旗一面。周恩来在南开求学时期对体育的重视,还体现在他所负责或组织的学生课外活动中。例如,由他领导的“敬业乐群会”,就设有运动干事和专门负责篮球,足球活动的人员。1916年,他担任该会会长并负责童子部具体工作,体育开展更为活跃,童子部的篮球队经常参加校外比赛,有一队员在日记中这样记载:“课暇与周恩来商议球队进行方法”,“四月八日,童子部球队到高庄李氏小学比赛篮球,会长周翔宇(即周恩来)送到门前,祝吾等凯旋归”⑦。童子部举行郊游,周恩来任总司令带领前往,组织泅水、军事游戏等活动。1917年,他就要毕业离校了,还组织了一次童子部体育运动会。每逢寒暑假,周恩来几乎都与留校同学一起度过,参与组织同学假期活动。1916年暑假,由学校组织了“暑假乐群会”,张伯苓校长任名誉(总)干事,公推周恩来为总干事,全面主持活动事宜。在他的精心安排下,这年暑假活动内容丰富多采,不仅有文娱、游戏、讲演、旅行等,而且每天都有固定的体育活动项目,如哑铃、棒球、武术的练习,球类、棋类的多项比赛,还排出名次,以示表彰⑧。由于他的组织能力强,有一次学校让他带领足球队去北京与清华学校比赛,结果既增强了校际友谊,又获胜而归。

为了帮助学校解决一部分体育活动经费,校内的“新剧团”多次作募捐演出。周恩来是新剧团的创建者和主要成员之一,他扮演女主角,并任布景部副部长。1916年,新剧团的一次募捐演出活动,竟连演十天,每天一场,其中以周恩来主演的《一元钱》和他担任重要角色的《仇大娘》两剧占了八场⑨。

周恩来在南开积极参加体育活动,使他增强了体魄,培养了进取精神,锻炼了坚强的意志。毕业后在留学日本和“五四”运动时期遭反动派逮捕的困境下,他仍然坚持体育锻炼,这都为他以后在革命战争年代能够适应艰苦的生活,创造了一定的条件。解放后,已是全国人民总理的周恩来,回到母校视察时还深有感慨地说:“……这个学校历来很重视体育,重视学生时期锻炼,这应该感谢母校,感谢母校的老师”⑩。这句话,既说明了周恩来在时隔数十年之后依然不忘在南开求学期间的体育锻炼,也有力地说明了体育在南开教育中的重要位置。

注:
①《本社之责任观》(《校风》第66期)。
②《校长修身讲演录》(《校风》第30期)。
③《华北大捷》(《校风》第32期)。
④《特奖高悬》(《校风》第24期)。
⑤《修身班校长演说记略》(《校风》第92期)。
⑥《纪事·不幸夭亡》(《校风》第37期)。
⑦《峙之日记摘录》(《敬业》第5期)。
⑧《暑假乐群会始末》(《校风》第1、2期)。
⑨《体育之函请演剧》《校风》第19期)。
⑩《南开教育论丛》第1期。

编者附注:
本文作者系天津市“周恩来同志青年时代在津革命活动纪念馆”工作人员。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