务真求实帮扶特困企业 / 孙茂龄

务真求实帮扶特困企业 / 孙茂龄

淮安市服装厂是个有40年历史的市属集体企业,现有1100名职工,400多万元资产,80年代初曾有过荣获淮阴市“明星企业”的辉煌。但近几年来,由于人为等诸多因素,这个原颇有活力的工厂陷入了困境。1994年初,工厂几乎全面停产,累计亏损438万元,负债618万元,巳严重资不抵债。债权人纷纷登门逼债,并先后有5家诉诸法律,法律机关来厂查封资产。内部拖欠职工工资福利近70万元,无工可做无钱可拿的职工,特别是退休工人频频集体上访,在一定程度上形响了全市的社会安定。

1994年3月,市委、市政府派出以政协秘书处、市轻工公司同志为主的工作组进驻了市服装厂,并由市政协主席涂美成同志亲自挂钩蹲点该厂。通过几个月艰苦细致的工作,组织生产自救,进行产权制度改革,使一个濒临破产的企业又重新恢复了生机。

一、扎实工作,搞好人员和资产清理

由于市服装厂长期处于停产、半停产状态,干部、工人思想极其混乱,情绪很不稳定,愤懑、焦急、观望、无奈交织在一起。有技术的自开成衣铺,或外岀从业;原120名科室人员到月来要工资;300余名退休和内退人员成天要生活费;债主吵上门,坐着不走;全厂乱哄哄成了一盘散沙。面对如此局面,工作组没有畏缩,没有却步,而是迎难而上。

首先工作组从稳定职工情绪、解决工人实际生活困难着手,抓当务之急,利用库存原辅材料,积极联系加工业务,恢复局部生产,使回厂的工人有所收入,帮助清理积压多年的库存物资,组织工人去集镇赶庙会,摆摊设点,又多渠道、找关系推销产品,使积压产品变成现金,发放职工基本生活费和退休工人工资,以安定人心。工作组多次召开厂领导班子、中层干部、党团员骨干分子会议,与一线工人和退休人员代表座谈,宣传贯彻市委、市政府指示精神,引导大家分析服装厂陷入困境的原因,找岀问题症结,展望今后生存发展的有利条件,使大家认清形势,树立信心,明确只有团结一致投身改革,服装厂才有出路。

人员和资产清理是工作组进厂后遇到的第二个难题。由于该厂长期以来无章可循,档案不齐,人事管理十分混乱,工人岗位乱窜,随意进出,厂长说不清全厂有多少职工,车间主任也不知道自己的车间有多少正式工、临时工。加之停产以后外岀人员分布很广,不少人去向不明。工作组经过调査研究,在劳动部门的配合下,作岀了对全厂职工清理登记的决定,把《决定》印成文告,广泛张贴,并通过《淮安日报》、电视台进行宣传,还利用信件、电话、电报等方式,尽一切可能通知到所有职工。工作组副组长、政协副秘书长孙振祥同志放弃休息,晚间上门走访通知,有的女职工娘家找不到,找婆家;婆家搬了家,问邻居。不怕跑腿,不通知到人不甘心。经过20多天的紧张工作,有800多人按要求回厂报到登记。涂美成主席调来市政协机关人员,突击帮忙,逐一对照登记名册,清査职工档案,进行全面补档、建档工作,做到人人有档,资料齐全,册档相符。

与此同时,清产核资,资产评估工作全面展开。工作组同志明确专入负责,不怕繁琐,对帐目一笔笔査实,对实物一件件登记,对建筑物一处处丈量,对设备一台台评估,基本上达到资产清理准确性、评估科学性的要求。

二、大刀阔斧,进行体制改革

工作组在摸清市服装厂人、财、物及各种存在问题以后,从实际出发,因厂制宜,大刀阔斧,进行体制改革。大家通过多次碰头汇总,取得共识,一致认为该厂的特点是:办厂较早,但负担沉重;基础设施较全,但设备陈旧;职工技术素质较好,但业务骨干外流现象严重;产品市场行情看好,但经营渠道狭窄;资金严重紧缺,启动困难;负债太重,外部环境艰难。如何使这个企业尽快复苏?工作组对各种改制形式逐一进行分析比校:以往搞过车间和分厂承包,都没有成功;由于长期停产,职工经济实力太差,股份合作制暂无力推行,整体租赁,因欠债多,规模大,有风险,无人伸手。如果宜布企业破产,1100多名职工推向社会,其局面更难收拾。经过反复比较,集思广益,决定根据服装厂容易分割的有利条件,采取“分块盘活”的办法,实行切块租赁,公有民营。把盘活资产存量与安置职工结合起来,成熟一块,启动一块。

为了订好改革方案,工作组同志反复学习淮阴市委(1994)5号文件和领导人讲话精神,先后参观考察了淮阴市银河无线电厂和清江罐头厂,借鉴他们的改制经验,根据本厂实际情况,产泛征求市有关部门意见,形成了一个比较科学的改制方案。市委、市政府领导同志召开专门会议听取了工作组对服装厂改制方案的汇报,并一致认为这个改制方案具有针对性、适用性和可操作性,最后下文批准了这个方案。

《方案》根据市服装厂的生产布局和特点,将老厂原有资产先划岀4块出租。在平等竞争,择优发租,责权利相统一的原则下,以厂内议标和社会公开招标相结合的形式产生承租人。这样服装厂同各新组成的服装厂是发租方和承租方的经济合作关系,都具独立的法人资格。老厂承担原企业的一切债权债务,负责退休职工和富余人员的安置。承租方享有并履行企业法人的权利和义务,自主经营,自负盈亏,自我约束,自我发展。新企业聘用老厂职工不得低于本厂人员定额的85%,职工竞争上岗,人均收入不低于全市同行业平均水平,并按时交纳租赁费、风险抵押金、职工养老和失业保险金。方案公布后,得到广大职工的拥护和支持。

租赁企业成功与否的关键,在于慎重选好承租人。工作组连续几个晚上开会议定承租人条件,在厂内调査物色,走访工人,寻找在群众中信得过的人。有一位厂原中层干部,技术过硬,群众信赖的同志,大家一致认为是比较合适的人选,可这位同志当时在深圳,工作组千方百计与他联系,请他回厂租赁承租。为争取投标人,涂主席经常拖着开刀出院不久的虚弱身体追踪动员,做说服动员工作。当有人投标以后,工作组立即成立资格评审小组,对投标人的政治素质,经营管理能力,业务水平、经营渠道,承担风险的经济实力,治厂方案等进行全面的考察。经过三四轮多种形式的筛选,最后确定了“恒泰、顺达、曙光、大昌”四个分厂的承租人。94年6、7月,天气酷热难当,工作组同志为使新企业尽快有效运转,不失时机地开展以下几方面工作:一是努力为新企业创造良好的外部环境,除及时为新企业办理执照、注册、税务登记、银行开户外、还帮助协调、疏通与有关部门、单位的关系,解决了通电、通水、通话的矛盾;二是协调资金和联系业务,涂主席多次与金融部门及担保单位商谈,为新企业争取启动资金40万元,并冒着高温酷暑驱车扬州、常熟、上海等地为企业联系业务和考察行情,三是协助新企业建立各项规章制度,特别是人事管理,劳动纪律、质量管理、安全生产制度等,以规范企业和职工的行为,提高企业管理水平和整体素质;四是为新、老企业之间进一步理顺、完善经济关系,签订保卫、水电、卫生等有关补充协议,逐步建立职工福利等服务体系,使同一大院内的5个新老企业之间能够协调工作;五是帮助老厂开辟新的生财之道,继续消化富余人员,清查登记所欠职工的工资福利,订出偿还计划,做好债主的说服协商工作,使之有个恢复生息的机会,组织力量外出讨债,用来清还内外债务,减轻企业负担。例如“顺达厂”与海安外贸联系到一笔数额较大的业务,做不做这笔业务,关系到“切块”后新企业存亡的大问题。涂主席随及带人去海安,通过海安政协对业务单位进行了考察,第二天赶回淮,又与中行协商贷款,终于使问题圆满解决。干部、工人为此精神振奋,看到了工厂复苏的躇光。车间里机器开动以后,工作组同志跟班作业,一面现场指挥一面参加包装劳动,原材料进厂,成品出厂,帮前上货卸货。孙振祥同志原有低血糖病,一次晚上加班,眩晕倒在车间,有人找来一点“黑芝麻糊”让其喝下,病稍解后,他又继续工作。工人看到十分感动,都说“现在的领导与过去的厂千部作风真是大不相同了,一个国家干部,上级机关的同志能这样,我们不团结一心把厂搞好,怎么能说得过去?”

三、善始善终,扶上马再送一程。

服装厂全面启动以后,工人有工做了,退休职工按月领到了生资,全厂安定的局面开始形成。工作组清醒地认识到,要巩固政制的成果,发展业已出现的良好局面,工作必须善始善终,对新企业做到扶上马,再送一程。

首先,为服装厂建立一个强有力的领导班子,这是企业存亡和发展的关键。涂主席亲自出面协调,从市轻工公司调业务股长张恒昌任厂长,孙振祥从政协机关抽出来挂职两年,任支部书记,恢复党团的正常活动,改组、调整党团支部,使党团员在企业改革中发挥应有的作用。

工作组刚进厂的那段时间内,办公室每天都挤满了人,谈的、哭的、闹的,什么情况都有。工作组同志不怕受气受委屈,冷静地分析问题的核心在于工人的切身经济利益。为了既解决职工眼前间题,又解决其后顾之忧,工作组下决心,花大气力,清理职工养老保险金帐目,重新登记发放“职工养老保险手册”。原服装厂多年不上交劳动部门养老保险金,帐目紊乱,工作量特大,涂主席与劳动部门协商,又从政协机关抽人支援,通过两个月的细致工作,终于把账目按每个投保人的情况清理好,补交了94年欠交的保险金额,从此以后按月交纳,职工领到了自己的手册,个个喜洋洋,这不但免除了工人的后顾之忧,也为企业卸掉了沉重的包袱。

工厂的生存发展还在于有质量过硬的产品,有稳定的业务来源。工作组同志多次通过常熟市政协出面,使服装厂与常熟服装一厂建立了比较稳固协作伙伴关系。94年以来,这种关系一直保持良好的发展势头,在厂内搞活内部生产、经营机制,使工人的实际收入,与成品的质量挂钩。工作组还努力为服装厂营造一个宽松的外部环境,多次与工商、税务、供电、供水部门协商,得到这些部门的大力支持,使这个全市有名的特困企业,走出困境,重显活力。

几年来政协秘书处在帮扶特困企业工作中,尽心竭力,成效显著,得到了市委、市政府的充分肯定,连续三年荣获“市先进单位”。孙振祥同志被评为“优秀党员”、“先进个人”。如今政协秘书处的同志们仍一如既往地在为淮安的企业振兴和经济发展献计出力,作出自己的贡献。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