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子杨鼎来的毁誉悲欢 / 陈凤雏

才子杨鼎来的毁誉悲欢 / 陈凤雏

清咸丰、同治间,河下出了一位大才子杨鼎来,家本儒宗,有“五世巍科”之誉。杨自幼向学,不仅学富五车,而且长于诗、书、技击,人称“三绝”。然就是这位大才子,却因为和查氏女的一段情缘,闹得举国风闻,一生不得志,终老故乡。

杨鼎来之父杨启悊,道光举人,官吴县教谕,杨鼎来随父在任所,认识了海盐世族查氏女婉香,时两家通好,眷属常相往来,鼎来和查女遂得以耳鬓厮磨,两小无猜,互相唱和。查氏女生得并不美貌,脸上还有痘斑,但尤擅写诗,杨鼎来对之爱护有加,后两小渐渐长大,暗生情愫。其实当时两人心里也明白,在封建制度的铁幕下,两人的结合是由不得自己的,只得把深情埋在心底。

不久,查女远嫁京师,杨书剑还乡,从此天各一方,山重水复,音信杳然。纵情缘不断,也无可奈何。

然则天下事情总多若干巧合,几年后,杨鼎来父母给他聘定京师彭氏为妻,彭氏河下人,杨去京应考而居潘家,潘苏州人。潘、杨、查三家早就熟悉。杨不得已就婚京师,却与查女的夫家潘姓为邻。而且查女的公公潘曾茔还做过鼎来的老师,杨就有了以探望老师为名和查女见面的机会。后来,杨以不想依附岳家为名。借潘家一套房子暂住,潘曾茔不虞有他,慨然应允。潘家其时亦是京师显宦,潘曾茔官侍郎,长子潘祖荫由翰林亦转侍郎,次子潘祖同又新中进士,人翰林,父子兄弟联翩立朝,侯门深似海,杨鼎来与查女虽偶然见上一面,但只能寒喧几句而已。

不料世事多变,潘家骤遭大故,潘曾茔退休,潘祖荫因事降为编修,潘祖同牵连科场舞弊案,虽保住性命,但革职发配宁古塔。这样一来,查氏女独处空房,杨鼎来乘乱有了与其幽会的机会,两人如隔世重逢,情好日密,不计其他。

如此已非一日,一个偶然的机会,二人唱和诗句被潘曾茔发现,字里行间透出真情,老师勃然大怒,将鼎来逐出家门,从此断绝往来。数日后,潘曾茔忽接家人报告,儿媳人去楼空,后院有人翻墙的痕迹,潘曾茔明白,查女一定随杨鼎来私奔淮安,气上加气,立派5名武林高手沿途追赶,指令格杀毋论,天大事由潘家担待。5名武林高手遂各乘快马出发,连夜追赶至天津杨柳青,终于发现杨、查二人的踪影,遂挥戈杀去,杨鼎来似也有准备,转身一人独战5人,所向披靡,一番刀光剑影,5人竟皆不敌,遂怏怏而回,老侍郎情知覆水难收,但这口气怎么也忍不下去,寻思找机会报复,并遍告同乡故旧,闻者皆扼腕,京中朝臣相戒,如杨鼎来进京会试,得其卷即撤下,不使“淫凶”得志。

杨鼎来回故乡后,在河下造了一座黄河精舍,与查女悠游其中。同治丁卯年,适值大比之期,杨鼎来毕竟是文人,舍不得放弃展示自己才华的机会,明知前途多艰,还是决定进京参加会试。临出发前,查女赠诗道:

淮水清清河水浑,安排柔橹送王孙。
明年三月桃花浪,君听胪传妾倚门。

她热切期望所爱能蟾宫折桂、扬眉吐气。

举子们三场试毕,经过一番筛选,主考们拆开中式试卷的弥封抄录姓名,相约心照不宣,谁发现杨鼎来的试卷即撤换下来,即使这是欺君大罪也在所不计,谁知全部拆完,也没发现杨的卷子,有人提出,会不会在已进呈御览的前10卷中,他们一查,果然在内,而且是第一名(即会元),这下大家都傻眼了,撤换已不可能,只得相约在殿试时做手脚。(按封建科举制度,会试中试的前10名进士,还要经过殿试和朝考,来确定一甲状元、榜眼、探花及二甲等第,殿试仍采用弥封姓名的方法由主考们评议)主考们熟知,杨鼎来笔法惯用米襄阳体,于是评卷时分外小心,发现米体卷就抽下,谁冤枉了该他倒霉。但殿试中式卷弥封拆开后,杨鼎来卷赫然又在其中,原来杨鼎来殿试时也玩了一个游戏,将平时的米体改成欧体,又将主考们骗过去。但杨鼎来虽取得朝考的资格,在主考们的捣乱下,还是失去中状元的机会,终获“赐进士出身”(二甲),钦点工部主事,衣锦还乡。

回淮安后,杨鼎来自知不容于朝臣,把功名利禄之念一齐都淡了,在家和查氏共享琴瑟之乐,有时为地方做些公益事情或教书。他在门上写了一副对联:“黄金有价,阴骘[zhì,音志,阴鸷,旧指阴德]无凭”。反映他追求实在的东西,不相信封建迷信的因果报应之说。20多年后,查氏先杨而故,杨写挽联:“前世孽缘今世了;他生未卜此生休。”这副联语在社会上广为传播,专家评点其“能于无可着笔处,曲曲传出心事,可谓才人之笔”。杨与查生有一子,名发祥,善诗。

(陈凤雏)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