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周恩来先生救命” / 张铁民

“请周恩来先生救命” / 张铁民

民国三十年(1941年)十月,我在中央军校“苏干班”十八期毕业后,即分发军中当见习官。翌年春,调至鲁苏战区副总司令部第四站服务,配合淮安县军粮劝募委员会工作。当时牛作善为淮安县政府粮食科科长兼淮安县军粮劝募委员会秘书,我直接归他指挥,所以牛作善是我的老长官、老熟人。

民国三十四年(1945)九、十月间,牛作善在淮安被中共逮捕,脱险后到了镇江。我当时亦随军在镇江,遂去探望。牛作善曾亲口告诉我,他在淮安城里所遇的情况。后来到了台湾,牛作善任中国石油公司台中供应站副管理师,我在台中市高级职业学校任训导主任,并教授国文课。我们同住台中市。又同是淮安老乡,时常见面。牛作善又多次谈起当年的往事,谈到他的一条命是周恩来先生救下来的。感激之情,溢于言表。现根据牛作善生前口述,把他“请周恩来先生救命”的情况笔录于后。

民国三十二年(1943),鲁苏战区副总司令兼江苏省主席韩德勤转进西移,淮安县长黄相忱随军西去,遂向韩主席请辞县长职务,并推荐牛作善为淮安县长。韩主席认为牛作善是淮安本地人,在地方上有实力,是最适当的人选。于是即任命牛作善为淮安县长。当时淮安城里有日寇驻守,伪县长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农村为中共势力所控制,黄相忱遁去,牛作善的日子是很难过的。

民国三十四年(1945)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国民党中央电令各地伪军一律原地不动,负责维持治安,听候接收。

江苏省第七行政公署专员李云霈、淮安县长牛作善先进入淮安城,着手接收事宜。不久,中共集结了大部队来进攻淮安城,通牒守城伪军吴漱泉部投降,吴部踞城抵抗。中共军队将淮安城包围了多日,9月22日将城攻破,接着还搜捕伪淮安县长沙贵章、曹邦邺等汉奸。牛作善见大势已去,遂跑进民宅,见一老太婆,即下跪请求让他躲藏。中共淮安县长赵秉衡(字心权)下达命令,不找到牛作善绝不罢休,遂日夜派兵轮番挨门逐户的检査,牛作善终于被找到了。一但被中共军队抓到,他就说“没有命了”。

牛作善见了赵心权,牛说:“我现在已被你抓到了,要杀要剐,听你处置。”这两位是同乡同学,同时当淮安县长,只因政治立场不同,成了真正的政敌了。

牛作善被中共抓到的消息传到镇江后,牛作善的胞弟牛践初(当时任江苏省保安司令部政治部主任)立即赶赴南京通过关系,与周恩来联系“请周恩来救命”。当时国共正在重庆“和谈”,周先生自度和谈期间,不宜互相伤害,起了慈悲之心,允予所请,随即下令淮安县的赵心权县长,以宽大为怀,立即释放牛作善。

赵心权遵旨放人,对被羁押好多天的牛作善说:“现时放你出去了,随你到哪里去,去吧!”牛作善自忖着:“这下完了,要向阎王报到了。”很无奈地呆呆望着赵心权。赵见牛迟疑不动,遂说奉上级指示放人。“你走吧,不会有人阻拦你,我也不会骗你,你去吧!”牛怕赵中途暗地派人狙击,走几步又回头看看,直至走上了运河堤,沿堤南下,一直奔到宝应,见无人追击,才稍微放下心来,于是经过髙邮、扬州,过江到了镇江,与五弟牛践初见面。牛践初见了牛作善安全归来,很激动地说:“四哥!你这条命是周恩来先生救的啊!”

牛作善于民国七十三年(1984)病逝于台北市,享年八十四,他这八十四年的生命中,一半是周恩来先生所赐,这是淮安人皆知的事实。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