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幸福地见到周总理邓大姐 王树荣

看了七月十一日晚的电视新闻,我好象被拋到云里雾中,直到那撕人心肺的哀乐声起,我才清醒过来。望着电视屏幕上邓大姐那亲切慈祥的遗容,三十二年前我见到周总理、邓大姐的往事又清晰地苒现于我的脑海。

周总理平易近人和蔼可亲

那是一九六〇年四月,我随同当时的淮安县委书记处书记刘秉衡同志进京向总理回报工作。到北京后,适逢周总理和邓大姐去广东视察。总理回京后,接见我们的那天,我们先接到国务院办公室电话通知,说周总理要见淮晏的同志,他在等着呢!此时此刻,我们内心无比喜悦,隨即跟国务院派来的“伏尔加”轿车去了。到了周总理的住地钓鱼台(据说是当时总理身边工作人员趁总理外出时整修了一下西花厅,总理回京后尚未完全修好,就暂住钓鱼台),刘秉衡同志即上楼向总理汇拫工作。我们由邓颖超同志接待(一说何谦接待——编者)交谈一段时间后,里边传来总理要下搂来见我们。此时,我心中既激动、又惧怕:激动的是总理是个讳人,是中央领导人,我是来自最基层的一般工作人员,哪能见周总理这样的大人物呢?因此心里感到无比髙兴,十分幸福;但一转念又想到,自己就这样见周总理?举止,说话一疏忽,会不会受到批评?因而又带一点怕的心理。可是时间已不允许我多想,总理已经下楼来了。他当时虽已62岁了,但步履稳健,下楼时连扶手都不抓,身上披了一件大衣。可当我见到总理后,紧张的心理立即消失了,因为周总理一见面就亲热地和我们握手、问好,谈笑风生,很随便。刘秉衡同志把我和陈阜同志向总理一一作了介绍后,总理问我:“你到北京来过没有?”我说:“就这一次。”接着总理又问我多大岁数?入党了没有?当我腼腆地回答是共产党员后,他鼓励我要好好工作,多作贡献,并嘱我以后有机会再到北京来。

“海南妇女的这个创造好”

因周总理太忙,第二天邓大姐在钓鱼台住地又单独接见我们。说了一些见面话之后,邓大姐就对我们说,我是做妇女工作的,想和你们多谈点妇女方面的事。在刘秉衡同志回报淮安的妇女、幼儿工作的情况后,邓大姐高兴地向我们介绍说,前几天他们去海南岛,看到那里的幼托工作搞的很好,妇女们很会动脑筋,她们把孩子的摇篮吊在树上,一排下去十只摇篮全部系在一根绳子上,只要一人拉一下绳子,十只摇篮就全动了起来。说到这里,邓大姐特别高兴,站起来边说边做动作,“这样摇呀摇呀,十个孩子就都睡着了。”
我们一边听一边感到新奇。邓大姐最后说:“这种方法省人省力,是一个创造。海南妇女的这个创造很好!”

“我也是淮安的媳妇哇”

我们在京期间,邓大姐百忙中还为我们安排一次家庭便餐。吃饭时,总理因为忙,没有参加,邓大姐和几位身边人员作陪。桌上的菜点很少,也很简单。我们从淮安带去的一点茶馓也放在桌上,邓大姐饶有兴趣地和大家一起品尝,然后问大家:“你们看味道怎么样?”作陪的工作人员都连声称赞:“不错,很好吃。”
“正因为好吃,味道好,它还有一段制作技术方面保守的故事呢!”大姐说着并示意我们对此作些介绍。
刘秉衡同志接着说:“淮安茶馓很有名气,数鼓楼岳家的为正宗技术传人。岳家怕制作茶馓的技术传给别人,严格规定只传媳妇不传闺女,因为闺女学会了,出嫁后就会把技术带出去。”“那么我到淮安去学,他们会把技术传给我吧。”大姐冷不丁地插上这一句。
“为什么?”陪同的工作人员不解地踭大眼晴问。
“我也是淮安的媳妇哇!”
大姐的一句诙谐的话语把大家全逗乐了,有的人迟一点才反应过来,席上一片笑声。

“去淮安怎么走”

邓大姐还邀请我们去看电影,她说她是三句话不离本行,喜欢看反映妇女方面内容的电影,“不知你们喜欢不喜欢看?”刘秉衡同志立即回答说:“喜欢、喜欢,都是一样受教育。”那天看的是《笑逐颜开》和《万紫千红总是春》两部电影。大姐一边看一边偶尔轻声指点我们要了解解放广大妇女劳动力的意义、做法。
看电影中途,邓大姐要提前回去休息时,我们又一次请她和总理得便时回淮安看看。她很感兴趣,问我们:“去淮安怎么走?是坐船方便还是乘车方便?”
我们一一作了回答,她老人家深情地说:“淮安是我的婆家,我应该去看看。”所以,打那以后,我们一直盼望邓大姐得便回淮安“婆家”看看,想不到这竟成了她老人家的生前遗愿。
(秦九凤整理)

编者附注:
王树荣同志现任淮安周恩来纪念馆副馆长。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