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羹尧和他的启蒙老师 / 张志栋

年羹尧和他的启蒙老师 / 张志栋

年羹尧是清朝雍正时期征西兵马大元帅。吴承是山阳县南乡的落第举子,因京榜未能题名,在河南陈留首富年遐令家中,做了年羹尧的启蒙老师。当时6岁的年羹尧天赋聪颖,读书时,“一目十行,过目不忘”,素有神童之称。从吴师学文瞬间三年,老师见他才智非凡,便推荐文武全才的钟万堂到年府执教,自己回乡和老伴团聚去了。

十多年过去了,年羹尧做了征西大元帅。他的启蒙老师吴承穷困潦倒,去向他求助。他尊师重道,关怀备至。每餐菜肴丰盛,老师受用不尽。有一天,吃饭时,老师指着一碗“豆腐”对他说:“以后吃饭有此‘豆腐’即可,无需山珍海味,令吾不安。”之后,每餐必有“豆腐”。月余,老师散步至后营,见有三间屋内堆满死鸭。一问,方知自己每日所食并非豆腐,全是鸭脑,不禁内疚惊骇。

又一天,进午餐时,老师从饭中捡出一粒稗谷顺手放在桌边,向嘴内刨了一口饭,刚一嚼,“咯嚓”一声,吐出一看是粒沙石,顺手也放在桌上,年羹尧全看在限里。一会儿,司厨的人头已捧到老师跟前,这是大帅斩厨向恩师谢罪。老师感到大帅动辄杀人,不如早日离去。一天饭后,他向年羹尧说:“我到此日久,思乡心切,明后天我想动身回家探望,特向你告辞。”年羹尧答应后天早上为他饯行。饯行毕,击鼓升帐。他端坐帅位,众将分立。忽然,他一拍帅案说:“你这老朽,敢来此冒认官亲,今被识破,押送原籍发落。来人!拿我后帐那副铁镣将他铐了!”又向张、王二牙将说:“这里有公文一封,命你俩将他押送原籍面交淮安府,取得回文来见我。路上要小心看待,不能有半点差错。”说完退帐入内。

张、王押着老师,立即启程,晓行夜宿,不敢怠慢。一路上只听老师长吁短叹:“我如此下场,后悔已迟。”行了几个月,他们到了宝应、建湖交界处的一个湖荡边,老师向二解差说:“此处离淮安府不远,我拖着镣铐有何面目去见家乡父老。求二位行个方便,放我自己回家吧!”二解差说:“有心放你,我无府尹回文难以复命!”老师苦苦哀求,又要投水自杀。二解差十分同情他的不幸遭遇,恨大帅无情不义的行为,一狠心砸开镣铐,撕碎公文,统统投入湖中,放老师自己回家。他俩也回家务农,不去军中复命。

后来人们得知,年羹尧担心老师年老路遥,给他金银财物,难以安全到家,乃心生一计,用乌金特制一副镣铐,派专人“押送”回乡,请府尹为他老师建造屋宇,安排生活,欢度晚年。谁知解差一念之差,把镣铐投入荡中,因此,这里被称之为“乌金荡”。后来由予该荡和淮安楚州的“绿草荡”相连,年深日久,“乌金荡”的名字被人们淡忘。有些人不知底细,还称之为“绿草荡”了。

(张志栋)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