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怀乞须美髯 / 刘怀玉

薛怀乞须美髯 / 刘怀玉

扬州八怪画家边寿民的外甥薛怀,居山阳城内东部其舅舅处,习舅氏家法,因而绘画酷似其舅。尤其是所绘芦雁,几可乱真。据说边署名的芦雁画中,也有一部分就是薛怀作的。当时名流如厉鹗、陈寿门等至苇间书屋,薛怀均参与会文酒宴,因而薛之画名与边寿民并传于远。薛为人平实和易,硕然才子。然三十余尚迟迟不长胡须,在那个男子以留胡须为美的时代,不长胡须自然是一件憾事。于是就祈求老天怜悯,赐予他一部胡须,并作了《乞须词》一首以自嘲,词云:

松窗棘院消磨处,无端三十年虚度。
七尺休夸,二毛已赋,不道须偏迟暮。
笺天乞与,便几缕风前,代将吟麈。
曲径捻时,应添多少好诗句。
于思(sai,多须貌)不敢情耳,但臣之壮也,一婆甚惧。
漫把菱花,寸田尺宅,盼断浑无头绪。
山妻笑语,问:“於意云何?躁心如许?”
且置罗囊,异时留满貯。

当时淮安府学教授史震林,能文工诗,精书画,也是一名才子,平时嬉笑谑浪,人比之为东方朔。他见到《乞须词》后,立即取笔,反其意而改之,名为《免须词》,词云:

青衫彩管风流处,几曾三十年虚度?
七尺堪夸,二毛虽赋,犹喜须偏迟暮。
愿天勿与,恐髯愧群羊,尾惧仙麈。
捻断休烦,自添多少好诗句。
于民徒取诮耳,有婆心一片,婆颜何惧?
最厌蓬松,寸长尺短,欲理竟无头绪。
佳人笑语:“免双梦同时,再混合物如许。”
省却罗囊,睡时难尽貯。

史教授很促狭,不但改了词,还令小伶当面歌之,实在令人难堪。舅舅边寿民掀髯大笑说:“你这是贬须啊,难道要让我的外甥嘴上永远成为不毛之地吗?”当时淮安另一名才子程晋芳有一部长而美的胡须,人称为“髯仙”。他见了以后,更加火上浇油地说:“我要用五彩丝线,将我这美须编起来,妒忌煞这个薛郎!”程研民也是一位美髯公,他也插上一杠子,说:“天生龙凤,龙有须,何独吝于凤呢?(薛号小凤)假如胡须可以赠人,我愿送他一些,决不吝惜!”他们为了一部胡须互相闹笑了一场。

(刘怀玉)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