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花楼 / 未名

宴花楼 / 未名

淮安楚州南门楼子叫“宴花楼”,提起“宴花楼”,人们不禁会联想起“宴花楼”闹鬼的事来。据传,明末清初,淮安楚州有两个全国出名的官:一个是淮安知府王文志,为人正直,官清如水;一是山阳县令朱大典,打官司哪个塞钱哪个赢,是个赃官贪官。后来,顺治入关,清兵打进淮安,清官知府王文志,主张投清;而贪官朱大典却率全城兵民坚守淮安城,绝不投清。

知府王文志不顾全城兵民反对,打开城门投降;朱大典虽是贪官却有爱国忠心,他顺从民意,坚守城池,决不投清。无奈一个淮安楚州城哪对付得了满清的倾国之师。朱大典守不住城,清兵终于打进了淮城。朱大典一想,我生是大明臣,死是大明鬼,忠臣不事二主,他便在南门城楼上上吊身亡。朱大典赃官的名声在外,王文志清官的名声也在外!没有一个替朱大典说句公道话。他死不瞑目,就在这儿作祟闹鬼,一直闹到清朝建立。

一天来了个老秀才,这个老先生很蹊跷,他去考举人,不住旅馆,不住店,因为夏天天暖,他就住在南门城楼上那个房子里过夜,晚上他年纪大睡不着,就看文章,看卷子。

二更多天,半夜不到,突然来了个鬼,颈项上扣个绳,肩上扛根木头,在城楼里隐隐约约地跳。老秀才一见,就和他说话:“这半夜三更,你跑到我这块来有什么话嘛?”

“有话告诉你也没得用啊。”

“你说给我,有什么冤枉,我能替你伸冤。”

“王文志是个清官,官清如水,清官的名声远扬在外,但他不爱国,清兵一到,他就投降了。我朱大典本来是个赃官,哪个送钱就哪个官司赢,没有钱就叫他官司输,但我有一颗爱国之心抗拒清兵,决不投降,现在我为国家而死了,赃官臭名远扬在外头,我真死不瞑目,所以,我在这块作祟。”

老先生说:“噢,那我替你把这件事情表扬表扬好噢?”“怎么表扬法子啊?”“我写一副对子挂在南门城门楼上,叫大家看后都晓得你。”“你做什么对子呀?”老先生拿起笔来说:“少妇失节王文志。”

王文志本来是个好人啦,但是他失了节、清兵进关他不抗拒,投降了呗。少妇失节是王文志,后来改变成一个丑人了,坏了。

“老妓从良朱大典,”老妓,老妓女,她从良了,她先是坏人的,后来改变成好人了,他抗清嘛。老秀才写了这副对联,后首,把这副对联挂在南门城门楼上就不闹鬼了。所以淮安南门上原挂的就是这副对联:少妇失节王文志,老妓从良朱大典。

(未名)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