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建周恩来遗物陈列馆小记 / 秦九凤

兴建周恩来遗物陈列馆小记 / 秦九凤

明年的3月5日,是一代伟人、开国总理周恩来的百年诞辰。早在三年前的1994年,伟人的故乡淮安就把兴建周恩来遗物陈列馆这件大事提上了议事日程。

1994年的8月下旬,持续的高温居高不下,可淮安人民的心似乎比天气还要热。市委副书记兼市长陆广浦带着市委、市政府和淮安百万人民的希望,率领二十多名工作人员北上京城,向中央领导和周恩来生前身边工作人员和他的在京亲属等汇报淮安纪念周恩来百年诞辰的初步计划与总体设想,从而揭开了周恩来百年诞辰纪念活动的序幕。

原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主任李琦同志,曾担任过总理办公室副主任,如今虽已离休在家,可他一听说淮安同志找他谈纪念周恩来百岁诞辰的事,马上亲切接待,一开口就明确地说:“隆重纪念周总理是没有问题的。”并且进一步指岀:周恩来的精神、品德将永远值得中华民族学习和弘扬,他所开创的业绩将永远值得全党、全国人民记怀。

参加94年那次座谈会的还有周恩来临终前最后召见的部长罗青长,他生前的经济秘书顾明,军事秘书周家鼎、张作文,文教秘书刘昂,机要秘书赵茂峰,卫士长成元功,卫士高振普等。人们热烈地谈论,深切地怀念,都表示一定要隆重纪念周恩来,但又鉴于他生前一贯廉俭,纪念活动就要搞得既有意义,也要注意俭朴,不肆铺张。

也就是从那次开始,无论是市委、市政府的领导还是一般工作人员,他们一次又一次地南下北上、东奔西走,为纪念这位伟人的百年诞辰操劳。

1995年4月底,经市委努力、中央办公厅批准,周恩来纪念馆率先从中南海西花厅运回了周恩来生前会见贵宾用的家具:沙发、茶几、迎宾屏、墙上的挂屏、地上的地毯、中堂的大国画、招待过国宾用的碗柜……。还由此产生了一个设想:北京中南海西花厅里周恩来办公、生活的场所虽原封不动地保存在那里,但人们想进去参观却不方便,因为那里是党中央国务院的办公场所,如果在总理故乡兴建周恩来遗物陈列馆……。淮安市委、市政府的一份报告打到了江苏省委:在周恩来故乡淮安兴建周恩来遗物陈列馆,以纪念周恩来的百年诞辰,并打算将这座遗物陈列馆建成一组仿中南海西花厅的建筑,再现周恩来、邓颖超生活、工作的场景,以实物、实情和实景宣传伟人的业绩、品德、精神,弘扬他的风范,同时给人们提供一处瞻仰、凭吊、学术研究和开展思想教育以及旅游的良好场所。江苏省委转报中央后,最终获得了批准。

打那以后,淮安的同志一次又一次地组织有关人员进入中南海西花厅。他们登上屋顶,考察建筑结构;他们丈量地面,记下有关数据;他们拍下照片,搞清有关文物的来历……。根据这些数据资料,著名建筑设计大师齐康教授和苏州园林建筑总公司共同设计出了淮安周恩来遗物陈列馆的造型:上下两层,上层为原貌原样,底层辟室展览;上层古色古香,底层古朴端庄。从1997年元月19日奠基以来,建筑工人们经过十一个多月的日夜奋战,如今这座典雅而又庄严的建筑已经展现在人们的眼前。人们都兴奋地称她是淮安的“西花厅”。

与遗物陈列馆建设同步进行的,是遗物的布展和陈列。

周恩来生活俭朴,但他作为开国总理任职长达26年,留下了500多件生活和工作上用过的遗物,而我们运回的仅及这个数字的四分之一。此外,上、下层还另辟有八个展室,还需布展他的遗物130多件。这么多的文物从那里来?于是纪念周恩来百年诞辰资料征集陈列组应运而生。全组实际参加工作的仅为六人,但他们在周恩来的精神激励下,没有辜负领导和淮安人民的希望,三进北京中南海,西赴西安、重庆,南下上海、南京,征集复制了五百多件文物,八易陈列提纲稿,最后终于经中央文献研究室审定通过。

周恩来12岁离开淮安,从寻求真理到投身革命,从建党建国到操劳国事,他“衣锦”而未“荣归”。这在淮安几代人心目中一直是个很大的缺憾。为了弥补这一缺憾,伟人故乡的干部群众多年来强烈希望在淮安的土地上竖一尊周恩来铜像。报告,请求,一而再,再而三……最后获得了中央的批准。在他百年诞辰到来之际,“周恩来”将双手叉腰地站立在淮安文渠岸边。他将面对淮安古城,倾听家乡父老向他倾诉的思念之情,他也将向故乡人民诉说他的思乡怀旧之情……。

西花厅周恩来总理遗物

一到西花厅,一股崇敬之情顿时生起。偌大的西花厅给人空荡荡的感觉,除了床、桌、椅外,就是大量的书、几张照片和几个地球仪比较突出。可见周总理生前生活相当简朴。周恩来的藏书以政治书籍为主,大多数是毛主席的著作。另外,几乎每个房间都有毛主席的像章,可见周总理对毛泽东的尊敬之情和亲密战友情是多么的深厚。

西花厅和毛泽东故居那个标准的北京四合院不同,是同一屋檐内中间被走廊分开的前后式结构,一进大门是客厅,右依次为邓颖超和周恩来的卧室,左边为一乒乓球室,卧室隔走廊后是卫生间,乒乓球室后是书房。西花厅正屋将周恩来生前住所隔成前后一大一小两个院子,前院有“匸”型长廊连接两个凉亭,还有喷泉,后院中有一小桥,周恩来的书房和卧室都有门直通后院。

周恩来和邓颖超的卧室差不多大,均有12米对方左右,墙上涂的是普通白涂料,内分别有一张木板床、一张小办公桌和一把椅子,墙上唯一装饰品是夫妻半身合影。周恩来的普通双人床和毛主席的特宽床相比,也有一个明显的特点:一头高一头低呈倾斜状,但不能调节,大概是为了方便看书吧。邓颖超的卧室内多了两张布料沙发椅,床头、桌上都放了她和周恩来的合影照片。20多平方米的卫生间内除了搪瓷浴缸,就只有抽水马桶了。周恩来的书房约40平方米,这里的办公桌比一般的要大,边上的小长桌上放着三部电话,另一边约5米的墙被一排书架占满,书架上放满了书和毛主席像架,他自己的照片一张未见。乒乓球室也较大,据工作人员讲,里面的乒乓球桌是我国第一次在世界上获得男子乒乓球团体冠军时,由乒乓球队送给他的。乒乓球室内有架一人多高的地球仪,旁边的架子和桌上还有个小一些的教学地球仪。靠墙也有一排和书房内差不多大小的书架。另外,室内还得体地摆放着毛主席半身石膏像,铝合金框装的毛主席去安源像及3个毛主席挂章。

经封存的周恩来夫妇的主要遗物有:张大千等巨匠及少年儿童送给他们夫妇的字画90件;床上用品和邓颖超的服装98件;羽毛扇、竹扇、丝绸扇共12把,以毛泽东著作为主的珍贵书籍25套;邓颖超的4双鞋子;周恩来的两顶帽子及枕头等共238件。

(摘自袁惟金《西花厅周恩来遗物封存纪实》,原载1997年10月15日《人民政协报》。)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wrin的头像-老淮安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