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序 / 邵天雷

后序 / 邵天雷

天雷既序周烈士遗集,周君人菊自上海贻书于天雷,谓烈士与天雷同乡里,有戚友之谊,非素未谋面者比,若仅书其文学,则于烈士死难大节,未能尽彰,以启后来之疑,属更为序,以补其缺。天雷以为烈士死难事,昭昭在人耳目,且有柳君弃疾烈士传在,固无俟乎天雷。今人菊歉然若不足,于是更书其端曰:自武汉军兴,义旗所指,凡我汉族,靡不响应。而豪杰之士,撄锋刃,触炮机,踊跃中野③,计不返顾,接踵而僵仆者,不可以千万数。独吾淮两烈士,于匡复山阳之后,见陷于三五劣绅,而清令姚荣泽与杨建廷、周域邠等,得以肆其毒螫,歼我烈士,此仁人君子所尤痛也。烈士以旧历辛亥(1911年)九月十四日,北旋至淮,天雷与周君颂南、张君雪抱适在城,喜烈士之归,欢迎之未暇,而清江协军谋变,淮以东莫不戒严,仓卒之际,不遑晤语。天雷挨东门得出,孰意竟成永世乎!翌日清江大掠,淮右鼎沸,而乱兵土匪到处窃发。烈士思所以卫梓桑,而有巡逻部之建设焉。逮江北拥立蒋都督雁行,烈士亟谋反正山阳,往复清江,规划独立,宣布于督漕旧署,实九月二十四日也。当是时,烈士慷慨陈词,意气甚盛。清令姚荣泽匿不到会,既而以窃匿忙银为阮烈士责问,而忌烈士者,且造作蜚语。二十七日,诸劣绅开秘密会于海会庵,谋所以倾害烈士。下午二时,杨建廷率勇快往收阮烈士,拥至府学魁星阁下,刳腹以死,肠胃皆流。姚荣泽以名刺绐烈士府学明伦堂议事,烈士至,则学门已闭,叩关而入,杨建廷以手枪迎击,身中七丸,烈士殒焉!当是时,城门昼闭,闻者丧气,巡逻部解散,故人学子,毋敢临哭。惟周君人菊、张君雪抱自河下闻耗,奔救不及,乃相与潜出。夜半镇军司令官臧君再兴拥兵至,而烈士则死矣!呜呼!人固有死,若烈士者,非古今之至惨乎?烈士不死于山阳光复之前,何则不足以死之也。而于光复之后,死于媕娿④群小。唯其贞白无他,蹈万死而不顾,唯其不能喑噎而遇祸惨,死且为仇者所快。若其生平大节,肝胆照人,遇事艰难,不避危险,流俗之所惊骇。而有识之士,相为引重,古所谓儒文侠武,烈士益兼之矣。自烈士之死,行将期年,谈艺之伦,语及烈士,莫不泫然流涕者矣!虽寸磔⑤群小,不足以蔽其辜而雪公愤,矧姚犯罪从末减,而群小逋逃法外乎!呜呼!人心死矣,公理灭矣!是不足以慰烈士之魂,吾且为良国前途司法惧焉!烈士遗著诗、古文、词、小说外,有《无尽庵杂记》,虽集录而成,然皆根极道要,有益于身心性命之学。君其诗,则于李、杜、苏、陆、义山、樊川、随州诸家,无不涉猎;其文则不规规于唐宋。世之读者,当能甄别。呜呼!英姿已矣,毅魄倘存,唯留此珠光剑气不閟,地下之灵爽,亦重可痛矣!犹忆去年五月,江宁旅次,访烈士于两江师范学堂,相与悄立乎垂柳斜阳之际,流光易逝,人代全非,抚今追昔,回首有余痛焉!即今人菊、雪抱、颂南、子詹、趣飞诸君,忆昔与烈士诗酒留连之地,则其痛又何如也。元年八月天雷。

(选自《无尽庵遗集》)

注释:
①饤饾之学:参见《与邵肃廷书》注⑥。
②拘墟“《庄子·秋水》:“井蛙不可以语于海者,拘于虚也。”虚同墟,指所居的地方。后因以“拘虚”比喻见闻狭隘。
③中野:旷野之中。
④媕娿:媕(ān)娿(ē),犹豫不决,模棱两可的意思。
⑤寸碟:古代的一种酷刑,即分尸。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wrin的头像-老淮安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