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安街巷 | 堂子巷


 徐爱明  淮上会

 

地以物名,物以地荣。“堂子巷”就是因巷子东首曾经有一德泉浴室(淮安人俗称澡堂子),故而得名。从此,人们也就这么口口相传,亲切地叫开了,直到如今。

 

看到这个牌子,堂子巷就到了。

 

闪闪的红星,是历史的印记。

 

街道格局依旧

 

巷子东首北侧的地面高出周围1米左右,是当年的南门城墙根所在。

 

绝无仅有的百年石凳,印证着德泉浴室的历史。

 

堂子巷是古城淮安南城门迎薰门外,涧河北岸的一条有数百年历史的东西向老巷。东巷首接南门口,南连小吊桥(珠市街北),西巷尾黄麻石铺就的台阶,延伸到老运河堤上,西长街从中间穿巷而过。

 

幽深的古巷,伸向远方。

 

老物件诉说着历史的沧桑

 

斑驳的墙壁

 

昔日行舟走船的涧河水道,已不见当年风采。

 

 

光滑的石板——古巷的历史标志

 

 

条石砌筑的码头沟通了南来北往,造就了昔日繁华。

 

砖工堤捍卫着淮水安澜

 

明清漕运的繁华,形成了以堂子巷为中心,包括吊桥北、古运河堤上、瓮城、南门大街、涧河沿上的粮食市场,共有粮店七十余家。它的粮价的涨落,直接影响整个县城、淮安地区,以至苏北粮食的价格。几代人曾见证了其繁荣昌盛,持久不衰的辉煌景象。

 

一条街,几十家粮行,其辉煌可见一斑。

 

德泉浴室的老门进出的是巨商大贾。

今日的德泉浴室

 

粮行物品

 

巷内几十家的铺行院坊,有面馆、烟馆、茶馆、酒馆、小吃馆,有皮匠铺、笼匠铺、铁匠铺、裁缝铺、棺材铺,杂货铺、理发铺、烧饼铺、酱园铺、药铺,有扣驴院、槽坊、磨坊、蛋坊,澡堂,编席行等。

 

铁匠铺

 

理发店

 

浴室周围密布着小吃部、理发店

 

粮油店与时俱进

此外,堂子巷附近有很多风景名胜。

淮安南门。在堂子巷的东首偏北一点即为老城巍峨高大的南门——迎薰门。正门上有五开间的城门楼——宴花楼。旧时,淮安有人考中进士,多在楼上面设宴予以庆贺。

淮安府城迎熏门(南门宴花楼)

南角楼

在原南角楼遗址附近建的堂子巷桥两头的4座楼阁

 

楼阁飞檐下挂的铃铎

 

通济桥。在堂子巷东首的南面一点即为跨越涧河上的小吊桥,即古“通济桥”,与珠市街相连。此桥为郡城出入南门的唯一通道。南去可直达宝应、扬州。

 

曾经进出淮安南门的唯一通道——通济桥

 

淮阴驿。明清时期的“淮阴驿”设在运河东岸、堂子巷以北城墙脚下。解放后在其旧址建立了淮安植物油厂。

 

古代的驿站

 

植物油厂的储油罐

 

清溪馆。堂子巷西首北面水门旁边的万柳池畔,有一座水亭花榭式的酒肆——清溪馆。清溪馆构造精巧别致,雕饰玲珑,巧夺天工,座上客大都是漕运官员及其亲属。潘埙《酬柳泉午日清溪宴集登假山》云:“万竹裹亭馆,一溪涵海山。”

 

芰荷遍布的月湖——古代的万柳池

 

岁月无声

 

繁华总被雨打风吹去

 

如今的堂子巷,已经失去了往日的繁华景象,孤零零地独立在那儿,任凭风吹雨打,斑驳的门楣已经消磨了曾经的显赫。

 

古民居无奈地坚守着

 

门面的格局依然没有改变

 

当年的小楼坚实地经历着风风雨雨

 

寂静、安宁的小巷

 

堂子巷静静地躲在那儿,身后是数百年的沧桑。堂前几番情、阶下多少愁,俱付无言中。行走在堂子巷中,有点寂寞、有点清冷。

 

 

拆迁房屋的墙体上随处可见古朴、厚重的城墙砖。

 

没有来得及保护的砖工堤已被雨水冲塌。

 

应当感谢堂子巷,因了伊的存在,因了伊的寂寞和清冷,能让我们依稀看到旧时淮安那可人的清秀模样。

 

古朴

清幽

 

雅致

 

富足

 

幸福

 

正因为有了祖辈们的辛勤付出,我们淮安人世世代代,永远都不会忘记昔日历尽风雨的古城墙边上,那条条石铺垫的老巷内曾经的辉煌。

 

里运河风光带上的堂子巷控制闸

堂子巷即将消失?!

 

文字:小武 尘土飞扬 藏乐 柳凝寒烟
图片:十三月 飞鸽传书 我们的吴承恩 古道清风 淮青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