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而尚义”的阮钟瑗 / 郭寿龄

在清代淮安的阮氏家族中,阮钟瑗是杰出者之一。阮钟瑗(17627-1831),号定甫,字次玉,祖学沛,县庠生,“内行淳笃”,进学后屡试不中,为求生计,课馆授徒,“终身未尝一日释卷一”,“在胶庠三十年,品望特竣,后辈敬之”。父光典。以签运事遭家难”,吃了官司,悒悒早逝,至使家产荡尽。母杨氏。有贤行,贫困操作”,支撑着上有老、下有小的家庭。阮钟瑷的幼年、童年就生活在这样一个“家道中落”的环境中,他“少颖异,读书能究大义”,后长兄又病死,从此。家徒四壁、日不再食”。然而这样贫苦的家境并未使其消沉,反而磨炼了他刚毅的性格。家族中祖辈阮学浩、伯叔辈阮葵生、阮芝生均为朝廷命官,家资富有,阮钟瑗牢记“君子固穷”的圣训,从不乞求施舍。在三餐不济的情况下,仍“昕夕研经史,行身治文,避俗如仇。”“尝失馆,某大府闻其名,延入署读书,谢不往。”乾隆47年入泮,“后蹈省闱十六次,五荐不售”,在家继承祖业。

阮钟瑗经历了清乾隆、嘉庆、道光三个朝代,生活在清王朝由盛而衰的时期。当时统治阶级日趋腐朽,政事不修,吏治败坏,贪贿公行,士风堕落,阮钟瑗在其著作中予以无情的揭露和鞭挞。道光4年(1824)大水,洪泽湖决口,淮安“河西受害最惨,岔河、花、黄、严、邵、范、万诸集水深丈余,居民溺死无算。”在灾害发生前,河督兰第鍚(yang)下令停筑御黄坝,不听劝谏,湖水潴留①“以一丈四尺为限”,而水高一丈七尺时,河督仍置若罔闻。一日夜,猝遇暴风,大水冲出堤坝,泛滥成灾。灾害发生后,河督、府、县瞒报灾情,不顾人民死活,还上奏疏为自己表功,“设厂拯饥”、“无一死者”。阮钟瑗对此极为愤慨,他“募金援鬻流民,活无算”。时在京任礼部尚书的汪廷珍受命来淮视赈,他上书汪廷珍,如实报告灾情,请求惩办贪赃枉法,不顾人民死活的官吏。他揭露地方官吏“竟忍玩视民瘼,知而不以告,告而不以实”。指出“近事之坏由人事,不关天灾”,人祸大于天灾,是“一人愎谏②,万姓罹殃”。他毫不留情地痛斥地方官吏:“办赈虚张户口,治河浮估工料,大官冒功,小官肥橐,灾黎之呻吟未绝,而营卒厩吏都已怒马鲜衣③。”他在《与宫保汪公书》的最后痛心地写道:“瑗一介寒儒,蒿目时艰,进不能输卜式之财④,一邓侠之图⑤,退不能饩罕虎之粟⑥,为黔敖之食⑦,出此狂言,极知唐突……语不及私、伏祈垂察。”在封建社会里,这样“陈功罪利病不少讳”的正直知识分子,是值得称赞的。

阮钟瑗热心地方公共事业。城中徐节孝祠将圮,他“帅邑人改作,尊卣楝宇,观者肃然”。“城东三里圹,邑人葬地也”,城外宝带河常泛滥,人民遭殃,“葬三里圹者尽没于水”,他“急牒县令请疏下流分泄……而水患平。”叔祖阮学浩,雍正进士,晚年回乡讲学,受业者提议在城北隅建勺湖草堂祀之,阮钟瑗建议在东门改建祠堂以纪念。“众资不足,竭所蓄成之,疾督匠不少休。”嘉庆中,候补知县李毓昌来淮察赈,因李毓昌揭露淮安知府王毂、山阳县令王伸汉贪污赈灾款而被毒死于善缘庵,此案几经周折得以平反昭雪,阮钟瑗提议在善缘庵为李公建祠,岁岁祭奠。县学试院的“诸生座木渐朽”,他出资修缮更换。城东南巽关、城中文渠、城南三台阁长年失修,在阮钟瑗的主持下“修浚如旧制”。“邑中大事,君与守令辨,辞色不可夺。”

阮钟瑗“中年为文,才气近魏侯”,在地方上名气越来越大。李宗昉在国史馆任编修时,欲编辑《儒林文苑诸传》,投书钟瑗请教,并“属搜访淮人著述备采择。”阮钟瑗秉笔推荐。认为“谨按儒林盛名吾邑百余年来副此名者”惟李铠、阎若璩、顾諟、扬开沅、任瑗五人,能入“文苑”的有张弨、吴玉搢,诗人有张养重、邱象升,还有陆求可、张鸿烈、周白民、王溥等。以上所举均为淮安清前期在文学上颇有成就的人,不少在《清史稿》上有传。由于阮钟瑗在地方上的威望,府、县两学举荐他参加修志书。他力辞不就,但写了一篇《修志议》,指出乾隆山阳县志不少讹误之处,并对修志的原则、方法提出了许多中肯的建议。他认为修志即是写史,一定要以史实为根据,要做大量的调查核实工作,不能有丝毫差错,不能由修撰者的好恶来决定取舍。“入列传者裁量宜慎、论断宜公、褒贬谨严,各如其分。其人贤,虽子孙式微,与吾仇者必推阐幽隐,虽子孙鼎盛,与吾昵者,不得凿空揄扬。”“志书者,一方之史,列传又史之一体也,不慎则此卷一露破绽,即全部皆为秽书。”这些意见,对于我们今天修志、搞文史工作,具有极为重要的启发和借鉴作用。

阮钟瑗能诗文,著有《修凝斋集》。《山阳艺文志》收录其著作多篇。《淮壖小记》作者范以煦称他“集中记事之文,多资考证”。李毓昌冤案,是嘉庆年间轰动全国的大案,其昭雪经过即始见于该集。汪廷珍则称赞他“为文博而精,醇而肆,气清体洁,奔放朴遫。⑧”。古近体诗不事摹拟,炼削自然,成音盥诵。”如:《楚州太守行》云:

虬须太守猛如虎,黄堂紞如尽击鼓;
县官狐鸣假虎威,磨牙握爪噬童羖⑨。
诜诜⑩宵子泽宫士,习射圜桥方注矢;
府帖一纸下庠门,后先对簿来何驶。
相见无言勃然怒,声声鞭扑如雨注;
一挞一十有七人,校官手颤不得住。
孱驱股裂无完肤,有口齘⑪噤不容诉;
我怜校官工脂韦,君家先贤士所希。
学道爱人有明训,不帅乃资夏楚威;
此曹贪婪莫须有,胡不别向明是非。
明日戟辕众哀吁,羽书飞下诘其故;
太守虎踞不自安,扬帆潜向虎邱去。

诗歌中对楚州太守色厉内荏、可恶可憎的嘴脸作了淋漓尽致的刻划。这样直言不讳,揭露地方官吏不明是非、胡乱办案,滥施淫威、草菅人命的作品,在清中期文坛上实不多见。《修凝斋集》是不可多得的优秀诗文集。

阮钟瑗为人耿直,以儒家“仁”、“义”为准则处世待人。“户无杂宾,终其身至友三四人,有过面折之,衣冠朴古、虽蔽不同易。”“从弟钟瑸少获文誉,偶废学,袖夏楚⑫,往责之,其严笃如此”。兄死后,赡养兄嫂。“事之如兄”,他一生仕途不济,虽贫困,但不忘接济比自己更穷苦的人。“兄女适人酷贫,赒之数十年。”阮钟瑗虽然是个平常书生,但以他的言行道德、学识文采,受到世人的尊重,年七十卒,“邑之学者交叹息其贤”。清大文学家、诗论家潘德舆曾为之作传,这样评论阮钟瑗:“士僻处穷巷,皆言无可为,此自菲薄耳……君一介寒素,义气勃发,设施可观……人谓君盛气难近,余识之三十年,时与往复辨难。必忻然会心,盖刚而尚义,非今之悻悻者,遴其行,为之传,非私吾故人,将示来者思旧德焉。”

1992.5.

注释:
①潴留:潴zhu,水停聚处。
②愎谏:坚持己见,不听规劝。
③怒马鲜衣:怒马,体健气壮的马,鲜衣,华丽鲜亮的衣服。
④卜式之财:《汉书·卜式传》:“卜式,河南人也,以田畜为事……初式不愿为郎,上曰:‘吾有羊在上林中,欲令子牧之’。式殷为郎,布衣草蹻而牧羊。岁余,羊肥息,上过其羊所,善之。式曰:‘非独羊也,治民亦犹是矣。以时起居,恶者辄去,勿令败群。’上奇其言,欲试使治。”汉人卜式在上林苑为武帝牧羊,只一年,羊肥壮而繁衍。他以牧羊之道比喻治民,主张休养生息,惩治恶劣,国乃富强。
⑤郑侠之图:《宋史·郑侠传》载,郑侠任监安上门职务时,以所见居民流离困苦之状,令画工绘成流民图上奏,宋神宗看了以后,一夜睡不着觉,第二天下诏,罢去方田、保甲、青苗诸法,后以“郑侠图”代称流民图。
⑥罕虎之粟:罕,网也。饩罕虎之粟,供给网笼里老虎的饲料。
⑦黔敖之食:黔,黑也;敖,犬长四尺为敖。
⑧朴遫:朴,朴实;遫,su,缜密。
⑨童羖:羖,公羊,童羖,幼小的公羊、
⑩诜诜:诜,shen,诜诜,意众多。
⑪齘:齘xie,牙齿相摩切。⑫夏楚:古代学校体罚学童的工具。

参考书目;
《山阳阮氏家谱》
《重修山阳县志》
《山阳艺文志》
阮钟瑗:《修凝斋集》
潘德舆:《养一斋集》
范以煦:《淮壖小记》等。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wrin的头像-老淮安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