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兄梦桃先生行述 / 阮式一

先兄梦桃先生行述 / 阮式一

先兄梦桃先生,讳式,原名书麒,苏之淮安人。生而颖悟,读书一见辄晓。十岁能文章,自号“跅弛①狂民”。工书法,自成一格,不拘他人之遗。眉目清秀,见者无不赞为非池中物②。性戆直,有情致。凡人有过,当面斥之无少假。而于情愫尤能道其然而行其实。孝亲悌弟,曲中人情。遇不平事,每以局外之身判其直曲。任事必专,读书必晓。年十五,甲辰之岁,侯官沈君瑜庆观察淮扬,设江北高等学校于清江,招青年子弟肄业其中,先生应征往,每试必冠其侪,校中总教桂林范君希淹推为冠军。时中国承康梁事后,文字之禁尤严,先生卒以文字无讳,诋斥清帝后事退学。于是广究新知,凡当时出版之书,靡不过目,过目即成诵,上自西洋政教之源,与夫风俗习惯之所以然,皆学有所得。于是革命之念日益切进。维时欧化者流多东学日本,先生心向往焉。然先君以先生年少不许出国门,先生不忍重违父意,止东游之念,然光复中原之思固无日不往来胸臆间也。常[尝——wrin暂注]为式一题书斋门楣作“杀满”二字;又为式一题小像,录“德国男儿歌”以励之,可想见其志矣!年十八,戊申(光绪三十四年,公元1908年)之岁,再入宁属师范学校肄业,始识周君实丹。在昔虽各闻名,未尝一觌面,于是一见倾心,相得益彰,白门侪辈,周阮齐称。明年秋,以校中管理员横暴,与周君同时退学。周君转学两江师范,先生以亲老家贫,受皖南宣城模范小学之聘,在事一年有半,亦以行为怪特与同事不合,愤而辞职。生徒数不逾百,而师生之爱有如家人,加以日受先生谠论③,多识民族主义。二十一岁受沪《女报》社聘,任编辑,著有《原婚》一篇,传颂一时,惜稿佚。嗣《女报》因经费不继停刊,先生再归淮安。家居一年,受淮南敬恭学校聘,亦以言论不合辞职,受山阳高等小学校讲席。适南社社友李瑞春创《克复学报》于沪上,慕先生名,亦时以文字相諈诿焉。先生不常作文章,舍《女报》及《克复》所载诸篇遗稿仅存;即有所作述,成辄弃其稿,每曰:“文不追意,何作为?”生平持民族主义甚坚,读明遗老著书,每噫嘘太息。广州义师既败,闻耗扼腕,痛不欲生。每潺湲流涕曰:“我汉族其遂长此终古乎!”迨夫武昌树帜,薄海影从,则浮白击节,作石勒语曰:“赖有此耳!”以先父丧,未往。时周君实丹创“淮南社”约先生共事,于是共执牛耳,淮上知名之士奉为依归。而清廷伪吏、刁绅、劣族则疾之若仇。盖周君与先生赋性刚直,不能谄媚取容,而先生尤喜面折人过,不少假借,故忌之者尤众也。值清江兵溃,扬、镇反正。周君弃学返淮,与先生共谋保障乡里,恢复南都,遂有“巡逻部”之创,众举周君为长而先生副之。内御群盗,外靖溃兵,淮南人士翕然推服。清江鼎沸而淮上晏然者,谓非周君及先生之功耶!九月二十四日,与周君以巡逻部部员数十人之力,得耆老之赞助,光复淮安,万众胪呼,独有清世奴姚荣泽避匿不至,先生知其反侧。二十五日正午,诘姚于巡逻部,责以大义,声情激越。姚阳唯诺谢过,阴密谋所以报先生矣。

再明日,九月二十七日下午四时,式一与先生在家宴友毕,家人报杨建廷至。杨建廷者,其时淮安民团督队官也。而吾家四周皆为执械之兵士所围,式一与先生尚未知也。杨至,直入厅房,招先生语曰:“实丹约君议事,请即行。”先生从之。甫出门,为人所执,先生问何事?皆不答。兵有执式一者,力脱得免。但见先生于人丛中大呼式一,并告式一曰:“入,白母,无恐,余无恙。”尚不意彼等竟汝置之死地也。俄而人声鼎沸,佥谓府学内有剖心死者一人,探之,吾亲爱之兄梦桃死矣!呜呼痛哉!吾兄遂从此与余长别,而余从此遂长为无兄之人矣!闻当时巡逻部员亦有欲为部长复仇者,因人寡势孤,实力不充,安能为螳臂之当车?于是淮安城上,龙旗再飞,迄镇军至,乃已。后闻更人纷言,周君殉难时,虏令令人劈头一刀,周君从容曰:“文明世界,请以枪毙。”乃以七丸毕命,而先生就义时,大呼虏吏而骂之,继而曰:“兄弟们!要杀就杀,快刀立断,勿延。”于是一刃贯胸,腹裂肠流。年二十三,尚无嗣息④也。东浦之后当以先生被难为最烈矣!吾书至此,吾脑裂,吾心碎,吾欲狂,安得何日把仇人头为饮器乎!问天不语,空怀棠棣之悲⑤;一息尚存,此志不容稍杀。先生不死于安庆、广州,而死于淮安,天也!

存弟式一谨述(选自《阮烈士遗集》)

注释:

①跅弛:跅(tuò)弛,放荡,不循规姮。
②池中物:比喻蛰居一隅没有大志的人。
③谠论:谠(dǎng),谠论,正直之言论。
④嗣息:子孙。
⑤裳棣之悲:裳棣,原为花草名。诗经小雅有《棠棣篇》。后常以指兄弟的情谊。棠棣之悲,指失兄之恨。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