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心寺主持楞定二三事 / 王健夫

淮安县城运河西岸,有一座很有名的寺院,叫湖心寺。抗日战争时期,在这寺院里当主持的和尚名叫楞定,在当时社会上进出衙门,结交地方士绅,俨然成为一位知名人士。

楞定和尚是江苏泰兴县人,俗姓李,小时候因为家中弟兄多,父母又因他多病,听信乡里人的迷信传说,把他送到庙里做和尚。长大后因为他聪明,被送到栖霞山寺院里去读经,很得栖霞寺长老的信任。毕业后,派他到湖心寺当知客僧(即专门接待前来参拜的施主和香客的和尚)。后来湖心寺老主持退居了,他便升为主持僧。

楞定除了熟读佛学经书,还会绘画,擅长雪景。他绘的《寒江独钓》图,是很得画苑人赏识的。

1939年2月,淮安县城沦陷后,楞定因为湖心寺有很多田产,需要敌伪组织的庇护,于是他想方设法,和敌伪方面的重要人物接近,企图在他们的关照下,使湖心寺不致遭受太大的损失。日寇驻在淮安县城内的宪兵队长北川,也是一个佛教徒。有一次北川到湖心寺去游玩,楞定殷勤招待,并且告诉他,弘一法师(即李叔同)曾在湖心寺读过经。北川因为李叔同曾留学日本,李的文学著作,在日本有很大的影响。因此,对李很崇敬。北川听楞定说他本人也俗姓李,所以对楞定也很客气。于是楞定时常借故到城里去看望北川。淮安县城里大大小小的日伪官员,知道楞定和尚是宪兵队长北川的朋友,也都来奉承他,楞定在淮安城进进出出,也就无人敢挡驾了。

湖心寺座落在运河西岸,但它的寺产分布很广,其中有一部分在运河东岸。这时国民党的江苏省政府主席韩德勤就驻在淮安县东乡的蒋桥镇。国民党的淮安县政府也派人到湖心寺来催缴各种税款。楞定为了想少缴一部分税款,就时常到运河东岸来,奔走在省、县两级衙门之间,企图得到一些重要人物的关照,减轻湖心寺的负担。

江苏省政府主席韩德勤和鲁苏战区副总司令部的参谋长吕汉劲,都信奉佛教,尤其是韩德勤年逾五旬,尚无子嗣,心中郁郁不欢。楞定就利用他们的心理,劝他们要多结善缘。韩、吕知道楞定在淮安县城里很活跃,便通知淮安县县长黄相忱,对湖心寺的寺产要加以照顾,酌量减免一部分税款。黄相枕得到了上级指示,便也落个顺水人情。楞定得到黄相忱给予减免一部分税款的消息后,当然感激万分,便把他自己绘的画和湖心寺珍藏的一些古玩,分别赠送给韩、吕、黄三人,说是替他们“结佛缘”。

楞定往来于敌、伪、顽之间,除了替湖心寺要求减免税款,减轻湖心寺负担外,他还另有别的任务。因为他能够在淮安县城内毫无阻拦地进进出出,并且与宪兵队长北川和伪县知事沙贵章可以当面谈话,因此他在暗地里便替沙贵章牵线搭桥,大做政治投机买卖。1941年夏天,沙贵章穿着便装跟随楞定来到淮安城东二十里的周庄石塘镇公所,和国民党淮安县长黄相忱会面。当时,黄相忱便把韩德勤要沙贵章充当游击第十七纵队司令的委任状交给他。沙贵章也将伪淮安县的军警名册和枪枝数量造册送给黄相忱转报韩德勤。从此,楞定和尚成了一个无官无职的敌、伪、顽之间的“联络员”。

1943年2月,日寇大举“扫荡”苏北,韩德勤就是从淮安东乡绕道运河西岸,在湖心寺过了一宿,由楞定和尚帮他化装成一个普通商人,并派人护送他越过津浦铁路,逃到安徽省阜阳去的。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2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