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德勤撤离苏北淮安的经过 / 王健夫

一丸四三年二月,韩德勤的江苏省政府和鲁苏战区副总司令部均设在淮安县第四区蒋桥乡。在日寇发动春季大“扫荡”前,国民党军队的分布形势是这样的:韩直辖的独立第六旅(旅长李仲寰)所属两个团,一个团驻在泾口和宥城,担任蒋桥东北方向的警戒;一个团驻在蒋桥附近各村庄,担任省府及副总部的警卫任务。陆军第八十九军(军长顾锡九)所属的第一一七师两个旅,一个旅驻在曹甸、塔儿头、张桥等地;一个旅驻在曹甸、小施河、花家尖、太仓等地。顾锡九本人驻在曹甸镇。另一个师(第三十三师)由副军长兼师长姜云清率一个旅驻在车桥;另一个旅分驻在石塘、周庄、卢家滩等地,担任涧河线以及北乡警戒。盐城县属的安丰镇,另收编一支地方队伍(即吴漱泉的土匪队伍)改称第三五○旅,由吴为旅长,担任安丰镇及以南绿草荡河面的警戒。阜宁县属的益林、风谷村两地,由东北军第一百一十二师(师长霍守义)驻守(兵力分布情况见附图)。

在这些所谓正规军以外,韩德勤还辖有十个保安旅的地方武装。当时除了王光复(名殿华)的保安第七旅还在淮阴、泗阳交界的一小块地区活动外,其他的各个保安旅,有的驻地较远,鞭长莫及;有的名存实亡,已暗地里投靠了伪组织。所以在日寇扫荡时,大部份已作鸟兽散。

韩德勤在一九四三年一月,得到前第三十三师参谋长曾繁汉到南京投靠汪伪组织的消息后,知道对苏北局势将有不利。但他还有侥幸心理,派副官处科长黄岫峰到宝应城里去向伪军第二十八师师长潘干丞(原第一一七师参谋长,后投靠汪伪组织)探听消息。岂知潘干丞与曾繁汉原是一丘之貉,他们两人在事前已商议好了。潘干丞假意对黄岫峰说,曾繁汉到南京去,不会发生什么大作用,他可以想办法把曾劝回到宝应来。韩德勤听了黄岫峰的回报,心也就放宽了些。哪知南京的伪军政部长叶蓬,接见曾繁汉以后,知道了苏北的实况,便迅速与驻在徐州的日寇司令部联系,星夜发动苏北春季大“扫荡”。韩德勤在南北两面受攻的形势下,自知兵力单薄,不能应付倾巢来犯之敌,于二月十四日下令,全军向运河西突围。因为时间仓促,仅在车桥、曹甸、蚂蚁甸等据点,留少数部队,佯作抵抗,实际是掩护部队撤退。

顾锡九接到命令后,即于当日率领第三五一旅旅长纪毓智(名也愚,宿迁人)、团长黄隆德到了张桥,把运河线上二涵洞以南、泾河以北的地段,先行派部队占领,以便护送大部队过河。第三四九旅旅长余世梅,率领部队驻蚂蚁甸,对平桥方向采取警戒,以防淮安城内日寇向东侵犯。

二月十四日上午,韩德勤在蒋桥召开紧急会议,淮安县县长黄相忱应召前往参加。散会后,黄相忱匆匆回到马湾(在车桥东南,淮安县政府所在地),吩咐所属各单位人员立即疏散,重要文件及物品,设法找地方掩埋。他本人匆匆率领家属和少数卫士,直奔蚂蚁甸去了。

下午,淮安城内的日寇,已沿涧河线从石塘、周庄、卢家滩直奔车桥而来。

车桥圩内,驻有第三十三师一九三团(团长王允圣)两个营的兵力,与敌人接触后约两个小时,下午五时许,车轿即被日寇占领。

车桥失守前,韩德勤已率省府秘书长马镇邦(字汉波,淮安西乡人)、副总司令部参谋长吕汉劲等,由独六旅十八团(团长苏祖武)护送,从蒋桥出发,经陈河往西,直奔蚂蚁甸。

那时,平桥有一个伪军自卫队驻守,伪队长花采芝,与国民党军队暗通来往。因此韩德勤与其他军政人员到达蚂蚁甸后,相继住在离蚂蚁甸不远的一座庙宇内。

到二月二十二日,日寇的军事行动,已告结束。韩德勤和马镇邦、吕汉劲等军政要员,为了缩小目标,纷纷改穿便衣,在伪军的掩护下,越过运河线,到达湖心寺。

临行时,韩德勤吩咐淮安县长黄相忱,迅速派一干员前往宝应城内,与伪军第二十八师师长潘干丞接洽,向他要一个伪军番号,掩护淮安县的保安团仍在淮安县境内活动。

后来黄相忱派他的连襟马春生(原淮安县游击队支队长)改名为“马志清”,到宝应城内,接了伪军第二十八师独立第三团团长的委令,把淮安县的地方武力,移驻到三坝附近,改称伪军独立第三团,掩护黄相忱在泾河线上秘密活动了一个时期。

顾锡九在日寇占领车桥后,即匆匆忙忙率领第一一七师一部份官兵越过泾河奔向河西,驻在蚂蚁甸的第三四九旅(旅长余世梅)仅率领一个团,过了河西,其余的自动跑散了。驻在泾口、宥城的独立第六旅一个团和在涧河线上的第三十三师官兵,因为被进袭车桥的日寇隔断,他们无法和蚂蚁甸的部队取得联系。遂循着去淮阴、泗阳等地的乡间小道,先后逃到了睢宁县的王圩、夏圩、卓圩等地,在那里又站住了脚跟。

韩德勤等在平桥附近时,完全靠伪军花采芝的掩护到了湖心寺。据说韩德勤曾想到泗阳去找保安第七旅旅长王光夏(名殿华,泗阳人),由他护送韩德勤到睢宁县去找独立第六旅和第三十三师的官兵,后来听说保七旅已在陈道口被新四军击溃,就没有到睢宁县而到阜阳去了。

韩德勤到阜阳后,又把顾锡九带去的一部份队伍,仍沿用陆军第八十九军的名义,在阜阳整训。后来军政部派人到阜阳视察,陆军第八十九军,仅有官兵二千多人。另有独六旅和第三十二师一部份官兵滞留在津浦路东侧江苏省睢宁县境内,不能到阜阳归还建制,于是命令韩德勤把陆军第八十九军拨归汤恩伯的部下陈大庆指挥。韩德勤的江苏省政府主席,也由王懋功接替了。

编者附注:
作者于1940-1943年间曾任国民党淮安县政府第二科科长、社会科长、淮安县粮食管理分处秘书等职。现年八十岁,住南京。本文是他的亲见亲闻。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共1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