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珠四善”的明初贤臣杨靖 / 沈光祖

“碎珠四善”的明初贤臣杨靖 / 沈光祖

杨靖,字仲宁,山阳河下人。元朝末年顺帝至正十九年(1359)出生于一个平民家庭,少颖悟异常,笃于学,通经史大义,博学善文,学行素优,长益淹博。明洪武十八年(1385),他会试京师,南宫告捷,以文折桂,钦赐进士出身,选为庶吉士,试事吏科,实习办公。

明太祖称心的百僚楷模

他一入仕途,即官运亨通,春风得意。明年,擢升户部侍郎。时任职内外诸司的官员,绝大多数是进士及太学生出身,然而其中也有不法之徒。洪武帝为此发表一篇讲话,经史官笔录,制成《大诰》,列举通政使蔡瑄、左通政茹常、工部侍郎秦逵及户部侍郎杨靖以勉励之。谕曰:“此亦进士、太学生也,能忠于职守以称我心。”杨靖等被誉为奉法遵理的循史,作为群臣百僚的楷模。洪武二十二年(1389),他晋升为户部尚书。在户部任上,他严禁胥吏横征暴敛,贪赃扰民。他采取措施,招诱流亡农民垦荒屯田,由官家发给耕牛和种籽,并允许将所垦荒地作为私有,免税三年或永不起科。他还迁徙长江下游苏州、松江、嘉兴、湖洲、杭州的无业贫民到淮河流域开垦。为了就地解决军饷,他提倡实行军屯制度。他注意水利的兴修,推广种植经济作物。以树艺课农官,以刍地给牧马,以如佃尽地利,以市籴平物价,以积贮之政恤民困,以山泽、陂地、关市之政佐邦国,赡军输,以蠲[juān,音捐,免除]减、赈贷、均籴、捕蝗之令悯灾荒,以输转、屯种、籴买、召纳之法实边储,皆富国利民之举,对振兴农林牧诸业,发展社会经济,繁荣市场贸易,安定民生和增加国库收入,很有作用。据《明史》记载:“终洪武朝,为户部尚书者四十余人,皆不久于职,绩用罕著。惟茹太素、杨靖等,差有声。”

洪武二十三年(1390)五月,皇上诏令凡在京任职三年的官员都必须迁调,并记录在案,成为朝廷的法令和制度,于是,以刑部尚书赵勉与杨靖换官。上传谕道:“愚民犯法。如啖饮食。设法防之,犯者益众。推恕行仁或能感化。自今惟犯十恶并杀人者死,余罪皆令输粟北边。”又说:“在京狱囚,卿等复奏,朕亲审决,犹恐有失。要外各官所拟。岂能尽当?卿等当详谳[yàn,音厌,审判定罪],然后遣官审决。”杨靖承旨研办,体察上意,一律秉公处理。他治狱明察真伪,而不以刑律苛细严究。对供词案情稍有不实者,必定亲自过问,彻底查明,他量刑平允,不偏不倚,经他复查审理,结果多所平反,活人甚多。受到洪武帝的赞许。

流传千古的“碎珠四善”佳话

一次杨靖逮捕一名违法的武官,并进行审问,门卒检其身,搜得一颗特大的珍珠,僚属见之愕然。杨靖慢条斯理地说:“哪有如此之大的珍珠,此乃伪物欺人。”命令击碎之,衙役面面相觑,不敢动手。他断喝一声:“还不砸碎它!”一颗宝珠遂被砸得粉碎。明太祖闻知此事,赞叹道:“靖此举有四善:他人见奇宝必献朕求容悦,靖不然,可谓以道事君,一善也;其人藏珠必然所投献,以陷他人,是一珠起大狱,靖有阴德于人,二善也;若一卒得珠,因而嘉奖,由是趋风求获,人将受法外之苦,能杜小人侥幸,三善也;且人处常易,处变难,今千金之珠猝然至前不为动。竟击碎之,有过人之识,应变之才,四善也。”此事遂传为千秋佳话。

洪武二十六年(1393),兼太子宾客,掌侍太子赞相礼仪,规诲过失,为东宫大臣之一,并发给双份俸禄。

令人扼腕的绝命“四惜”词

俗话说:“赃官处处有,清官不到头。”杨靖不仅是位清官,而且是洪武朝代的才臣、名臣和贤臣,宠遇最厚,同列无与比。古人云:“文章千古在,仕途一时荣。”不久,他因忤旨坐事而罢官。其时,适逢朝廷征伐广西龙州赵宗寿,诏令杨靖传谕安南(今越南)输粟饷师。他身无任何官职,只得从平民身份白衣前往。安南宰相黎一元从陆运险艰,欲不奉诏。他向其宣示圣命,反复开谕劝导,且许以水运。黎一元乃输粟二万石至沲海江,别造浮桥以达龙州。由于军粮供应及时,保证了平定龙州之乱的胜利。明太祖大悦,拜靖为左都御史。

明太祖朱元璋是一位开创帝业的英明之主,也是一个乱杀无辜的暴君。他用严刑滥杀以加强统治。洪武十三年(1380),他杀了左丞相胡惟庸、御史大夫陈宁、中丞涂节等,被辗转株连致死者三万多人。洪武二十六年(1393),又杀凉国公蓝玉并大将张翼、陈恒、曹震、朱寿、何荣以及吏部尚书詹徽等,被株连致死者一万五千多人。当初帮助他开国有功的文臣武将,很少能够善终。他设立“锦衣卫”特务组织,专门罗织官员吏民的罪名,使人感到随时有杀身灭家的恐怖。洪武三十年(1397),朱元璋已届古稀之年,更加老朽昏聩。同年七月,杨靖以为乡人(即山阳人)代改诉冤状稿之事,为御史所弹劾。朱元璋在一怒之下,遂赐死。杨靖时年仅38岁。

在封建专制王朝,真所谓伴君如伴虎,而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杨靖对洪武朝忠心耿耿,清廉刚直,智略过人,政声素著。正当春秋鼎盛之时,竟由于“代改诉冤状草”平常之事而被“赐死”。真乃奇冤一桩!清代刑部侍郎阮葵生在其《茶余客话》中说:“杨靖尚书,才臣也,未竟其用,以冤死。”

年富力强的杨靖,正待施展宏图,为国效力,突然遭此致命打击,他百感交集,愤慨万端,临难之日,作绝命词一首,词云:

可惜跌破了照世界的轩辕镜,可惜颠折了无私曲的量天秤,可惜吹熄了一盏须弥有道灯,可惜陨碎了龙凤冠中白玉簪。三时三刻休,前世前缘定。

他以“轩辕镜”、“量天秤”、“有道灯”和“白玉簪”自况,言其抱负非凡。而四叹“可惜”,真是字字血,声声泪,遗恨千古!在封建专制社会里,他无法理解自己的悲惨下场,只能归结于“前世前缘”所决定。

杨靖死后归葬故里,墓在城东乡。明嘉靖中(1543-1545),其墓年久荒芜不治,墓地已卖予他人,乡人潘伯和中丞(名埙,官右副都御史,巡抚河南)言于知府薛斌金、左通政茹常等,捐资赎还,寻其后嗣守墓,后代已绝。中丞又率郡人陆骥、陆蕙捐建昭恤院于新城东门之下关,并祀乡贤,院后即其墓,命其族孙杨华守墓并奉祀。张敦仁有《杨公神道碑记》。潘氏子孙每年清明节扫墓,必至杨尚书墓前,祭奠杯酒盂饭,岁时不绝,用情甚厚,遵中丞之教三百余年。

(沈光祖)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