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旅”与淮安县文工团 / 陈阳

“新旅”与淮安县文工团 / 陈阳

一九四三年春,在抗日民主根据地坚持敌后斗争的淮安县组建成文艺工作团,全团拥有近三十名青年男女同志,开展以高唱抗日歌曲和排演淮戏为主的文艺活动。建团初期,在“新旅”同志的指导和帮助下,先后排过《王大卖豆腐》、《眼前报》、《老英雄》、《照减不误》等新的淮戏节目。虽然文艺水平还很低,但每逢演出,都很受群众的喜爱与欢迎。

一、“新旅”左林团长对《眼前报》做过指导

淮安县文工团直接受县文教科领导,我在团里任团长职务。一九四四年春天,新安旅行团团长左林同志到新四军一师师部,会到曾在“新旅”工作过的曹伟东同志,曹向左提出苏中行署文教处要召开全区初等教育工作会议,向左林同志了解,要从盐阜区调一个文工团到苏中行署为初等教育工作会议配合演出。左林答复可就近调请淮安县文工团去服务一次。当即由左林写信给淮安县文教科长黎民,要淮安县文工团于五月一日赶去宝应泾河庄一师师部驻地,找刘季平处长联系配合演出事宜。

黎科长接信后,指派我率领文工团全体同志如期赶去泾河庄。我们按时到达一师师部找到左林同志,左问我:“你们打算演出什么戏?”我答:“演淮戏《眼前报》和《荡湖船》,左林同志要求在演出前,把节目彩排一次,给他看一下。我同意了,并请左林同志对这两个节目多多提出指导意见,力争圆满完成演出任务。剧中人汉奸汪银生由我扮演;汪银生女儿由周琦扮演;汪子由谷光扮演;“地头蛇”、汉奸由姜桂斌扮演;游击队员二人由韩屏、朱超扮演。当我们彩排这两个节目时,左林一直在场观看,并对两个节目在演技方面不足的地方,一一作了具体指导和纠正。

县文工团自建团以来到外地演出,这还是首次。《眼前报》和《荡湖船》很受观众欢喜,这主要是由于敌后干群缺少文化生活,节目内容又都紧密结合当前现实斗争。观看那次演出的有:文教处长刘季平、一师师司令部政治部主任钟期光、木刻家赖少其、音乐家沈西蒙等和初等教育工作会议的全体与会者。

观众对淮戏《眼前报》以打日本、捉汉奸为主题,感到很新鲜。《荡湖船》也就是以二人转的形式在台上做出撑船、坐船的姿势,有说有唱,有闹有笑,十分风趣,很受观众好评。

演出的次日,赖少其特地找我索取《眼前报》剧本,并当面夸奖地方戏演的好。他说,苏中文艺界对盐阜区以旧形式演新内容也就是用“旧瓶装新酒”的办法开展文艺活动,认为很值得推广和提倡。

那天,左林同志还到文工团驻地,对我们全体人员说:“你们从盐阜区到苏中来演戏,个个演得很认真,很卖力,演的很好,是值得庆贺的。”他那和蔼亲切的语调,给大家以很大的鼓励。

二、“新旅”张早当上《照减不误》的导演

一九四四年初秋,正是车桥战役以后,新四军抗大九分校举行毕业典礼。一师师部与淮安县文教科联系,邀请淮安县文工团再度来苏中演出,配合抗大九分校隆重的毕业典礼的晚会。

“新旅”干部张早同志和王洛夫同志这次陪文工团一道去苏中。途中张早同志鼓励我们说:你们文工团上次在苏中演出,给广大干群留下了良好的印象,这次人家又邀请你们来,真不简单哟!

那次,在苏中抗大九分校毕业典礼的晚会上,我们文工团演出淮剧《照减不误》。—师政治部宣传队演出三幕大型话剧《夜正黑》。演出前夕,张早同志对《照减不误》的排练,做了认真细致的指导,主动地担当了导演的工作。剧中人地主张百万是我扮演,二奶奶由张凤兰饰,佃农郑廷阶由朱超同志扮演,郑母由胡士珍扮演,小四子由谷光扮演,经过大家共同努力,特别是张早同志付出了大量的心血,因此,演出的效果良好。

在演出过程中,当剧情发展到地主张百万向郑家逼租的一场戏,地主凶狠恶毒地欺凌郑姓一家人。郑廷阶、郑母、小四子各自在唱词中倾诉地主的种种罪恶,演员朱超、胡士珍、谷光等边唱边都流下泪来。台下观众也有人被感动得泣不成声,从观众中发出一阵阵高呼:“打倒地主张百万!”“不许地主欺压穷人丨“淸算地主罪恶!”口号声此起彼伏,台上台下感情融成一片,情景十分动人,真是一堂生动的阶级教育课。

当时,坐在台前看戏的有一师师长粟裕、师政治部主任钟期光、行署主任管文蔚、文教处长刘季平、音乐家葛贞、戏剧家葛鑫、天然等。钟期光主任对演出感到很满意,临行还赠送《甲申三百年祭》、《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共五本书给文工团作为鼓励。

三、张早为文工团提供改编的《霍武阳》剧本

那次去苏中演出时,张早同志看到一师宣传队演出的《黑乌鸦》这个剧本很好。张取《黑乌鸦》第三幕改编成独幕话剧《霍武阳》给文工团排演。张早同志住在文工团一个时期帮助排戏,成了名副其实的编导人员。《霍武阳》内容是反汉奸的题材,后来在淮安农村多次演出,收效甚大。

一九四四年深秋,盐阜区文教处白桃处长调全区各县文工团到行署驻地汇演。淮安县文工团就把《霍武阳》剧带去参加汇演。剧中人霍武阳是个敌特份子,由我扮演,吴杰指导员扮演霍妻,耿春涌扮演特工站长,李德祖饰老贫农。霍武阳在根据地的公开身分是开业医生,以行医作掩护,暗中当上日本人的密探,秘密搜集根据地情报提供给特工站长;而特工站长却借特种工作的方便,与霍妻苟合。根据地的游击队暗中调査到霍武阳阴谋活动的罪恶,将这批奸细一网打尽。其妻受到霍武阳的诱骗和特工站长的污辱,在被抓获后,对霍武阳的种种罪恶活动,作了公开揭露,指摘霍武阳是“黑乌鸦”。这个戏的演出对当时反汉奸、反敌特,激发群众民族仇恨和阶级仇恨起了相当大的作用。

淮安县文工团是个很年轻的文艺组织,演出水平还很低,演出的技巧也很不成熟。由于得到新安旅行团领导层的具体指导和积极鼓励,通过不断的实际锻炼,一步步地提髙艺术水平,终于成为活跃在敌后根据地的一支文艺队伍。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wrin的头像-老淮安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