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壖璅记〔金君珏〕

秋夜偕受生泛舟勺湖。薄醉未醒,缺月在天,荒城寥落,白杨红蓼,摇曳生悲。因忆夏间偕元征、星侣来此,客与万花中,笙歌沸耳,乐乃无艺。纔两月耳,已不胜今昔之感。韶华如梦,一霎悲欢,更无论十年二十年后矣。相与泫然,受生引吭悲歌,宿鹭栖鸦,闻声惊起。归途过酒家楼,倾囊买一醉,索笔题诗壁上云:

天风吹我上轻舟,一夜秋心不胜愁。
薄醉草桥街畔过,月明又上酒家楼。

酒畔狂吟,不必工也。当炉有少女,睨我两人醉态,不觉粲然。此间非临卭市,乃有卓文君,独惜少一犊鼻裈人来行酒耳。他日过之,已不复见。

勺湖在城西北,雉榘绕之,成勺形,故名。红板桥一带,小溪尤肖勺柄。华灯画舫,勺中物也。城临长河,帆影可数。北阁楼与承恩门相对峙,大悲阁踞湖中,游舟集之。东经荻港达圆明寺(巨刹也),北出水关达萧湖,可至河下,即吾友星侣所谓小扬州者也。由八字桥买舟,行柳阴中,如展画图。绿水萦回,历十余桥始达湖中。风景天然,盖不让瘦西湖也。女诗人杨镜因有《勺湖杂咏》云:

大悲高阁压浮烟,阁外长桥十丈连。
借问桥边杨柳树,昨宵曾系阿谁船。

百亩芳塘水一湾,湖天空阔碧生寒。
文峯塔下花如海,藏得扁舟到夜阑。

万寿桥边日影斜,红裙逐队胜吴娃。
一双小艇桥南住,采罢菱花采藕花。

明窗掩映树参差,台榭清凉得暑迟。
一派笙歌吹不断,月明人在蔡公祠。

蔡公祠在湖滨傍,即文峯塔,今废矣。华屋山邱,令人兴感。海上名画师汪鸥客筑屋湖滨,塔影波光,推窗可览,殆将终老于此矣。

原载申報·民國·Nov.29,1922,Num.17878·⑳·自由談·游記·淮壖璅記〔金君珏〕

璅: [suǒ]:古同“琐”。

wirn按:上班去。待续。

 

图片[1]-淮壖璅记〔金君珏〕-老淮安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共1条
    • wrin的头像-老淮安
    • wrin作者0
      金君珏在民国时很活跃的
      11月28日 23:19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