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饮矿泉水 难忘掘井人 / 华微尘

——缅怀王海同志

经国务院地矿部地质环境监测司1994年评审鉴定后命名为“锶、偏硅酸复合型矿泉水”的“古顺河”矿泉水,自1986年起,即成为淮安顺河古镇居民的饮用水;自1993年起,又以其为资源开发生产了“古顺河”牌矿泉水、“古顺河”矿泉水系列饮料、“古顺河”系列曲酒。矿泉水成为镇上居民的饮用水

已有15年之久,因该矿泉水除含锶、偏硅酸之外,还含有溴、碘、锂等多种对人体肠、胃、骨骼、心血管有积极保健作用的元素,尤其是还含有锗这一稀罕的抗癌元素,尽管淮安市的癌症发病率曾一度较高,顺河镇居民近年来却是高寿多多,癌症发病率远低于周边乡镇;自矿泉水和酒开发以来,已为国家和地方创造税收千万元以上,为地方带来直接、间接经济效益已达亿元以上。

顺河镇的居民,在饮用着甘甜醇厚的矿泉水、消受着矿泉水所带来的种种好处的同时,常常会提起一个人——王海;常常会念叨一句话——“没有王海,哪来的矿泉水!”

说得也是。说来话长。王海同志1975年调任江苏省地矿局党组副书记、副局长(正厅级)之后不久,即组织一支地质勘探队伍,在全省范围内展开了一场梳篦式、拉网式的地质勘探。1980年秋,绵绵秋雨中,在顺河公社泥泞的村道上,一队满载地质队打井装备和生活设施的载重汽车艰难地向王海同志的老家邵王大队蛇行而去。邵王大队的人欣喜若狂。他们知道:20岁即离开家乡的新四军老战士,现在的省地矿局副局长王海同志,授命省地质勘探队在其老家打一口水文地质观测井,该井在供水文地质观测之外,可为邵王村提供饮水和浇地的便利。但是他们只道这是王海利用职权在为家乡造福,却不知道这也正期合地质勘探的题中之义。已经查明的地质资料揭示,自涟水的保滩往淮安的顺河、仇桥及建湖县城方向,有一条属第Ⅲ号承压含水层组的沉积于地下的古河道,在顺河公社打一眼H145号水文地质观测井是省地勘队勘探工程的正常布点,就象保滩的PH17号井、苏嘴的PH21号井、席桥小朱庄的H170号井和仇桥的PH20号井等一样。至于H145号井的地点偏偏选在邵王村,可能也是这位老人的爱乡之情吧!

老人离家后一直在部队工作,抗美援朝前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炮兵十二师政治部主任,抗美援朝后历任炮兵工程学院二系、一系政委,“文革”中又近十年没有工作,他没为老家的人搞关系买过一包化肥,也没为老家人搞关系借过一笔贷款,他是邵王的土地养育的,他是邵王人心目中从家乡走出去的“大干部”,如何报答家乡的父老,也是老人的未了心愿。

然而,天不从人愿,老人的心愿落空了!雨淅沥、道狭窄、地泥泞、桥尜尜,地勘队的人员和司机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载重车队就是进不了邵王村!

远在南京的王海同志含泪改令:车队撤到顺河公社大院,在大院附近择地打井!

于是,井架在公社大院东侧约300米处的一块稻田里矗立,及至1980年10月,深井建成。井孔深218.32米,井管系从日本进口的无缝钢管制成,下置深度142.68米,滤水管由100目钢丝布缠绕而成,长13米,安置深度124.22-137.22米,这一深度正处于该地段的第Ⅲ承压含水层的古河床之中。成井质量被专家们评定为江苏省水文地质观测井中的一类井孔。

成井后,勘探队的同志进行了洗井,作了抽水试验。面对白花花的汩汩流淌的井水,有的队员忍不住掬一捧尝上一口,“啊!这水好甜!”一声惊呼,惹得队员们他一口、你一口地品尝起来。结论是共同的——醇厚、甘甜!

勘探队同志立即将此情向王海同志作了汇报。王海果断指示:取样化验!

化验结果:符合国家天然矿泉水饮用的标准。

王海同志闻此结果,惊喜不已,立即嘱咐勘探队的同志将此消息向顺河公社的领导作了反馈。

在那个年头,顺河公社的人们还不知矿泉水为何物,这一喜讯,没能激起他们心头的波澜,给他们以触动。

青苗费、打井的用地赔偿费,勘探队一分不少地照给;每月委托公社的一名同志观测一次水温、水位,予以记载,定期报告,省地矿局支付他的报酬;一月一次的观测,免不了有时会踏坏地星的几棵庄稼,而这是索要不到赔偿的,有的公社社员愤怒了,不知是哪位爱社如家的,选了一块大小适中的石头,从井口楔了下去,牢牢地卡在井管中,井被堵死了!消息传到南京,王海同志的心碎了,忍不住滚下了两行老泪。

井堵了,对地矿局水文地质观测的损失并不大,因为有重要价值的水文地质资料在打井和抽水试验的过程中地勘队就都已经掌握了,呕心沥血、不惜巨资(对当时省地矿局的地质勘探经费而言)打下的这口一类井,不就是指望其在作水文地质观测的同时,能为家乡的父老提供饮水和灌溉用水的便利吗?何况,这还是矿泉水、矿泉水啊!

以后,凡是老家淮安的人去南京,老人见面后总会不厌其烦地念叨:“顺河的深井和矿泉水要用起来啊!”

然而,在当时顺河人的意识里,这口价值连城的深井还不如他家家前屋后的河塘!与其用机泵花钱打这井水吃,还不如用河水方便又不花钱,用其浇地就更不划算了。矿泉水,谁知道是什么东西?!直至1986年,顺河终于有人觉醒了。当时的乡党委书记张士马、乡长张建明作出了利用该井办自来水厂的决策,省建委支持苏北的挂钩扶贫干部王如山同志极力支持,并争取省建委支持了一部分资金。王海同志闻之大喜。尽管其时已是离休之人,他仍多方奔走,为顺河自来水厂购置了所需的全部计划价镀锌管材。同市场价相比,又给顺河人省下了一笔可观的资金。这对当时靠借贷款创办的顺河自来水厂来说,真可谓“雪中送炭”。

H145号终于派上了用场,发挥了作用,老人颇感欣慰。欣慰之余,老人的心思又放在了矿泉水的评审论证之上。

顺河镇上的居民用上自来水之后,稀奇的话儿不断传出:“顺河自来水甜”,“喝顺河自来水不坏肚子”,“可以边吃肉边喝水”,“越是剐从水龙头放下的越好喝”,“顺河自来水比市场上的矿泉水好喝”

王海老人的意见,饮水居民的反映,促成了当时新任乡党委书记张建明的决心:委托江苏省地质环境监测总站,调查评价自来水厂深井水,开发利用优质地下水。

在漫长的调查评价、检测评审过程中;在收集研究区域地质、水文地质资料,调查深井环境卫生条件,进行稳定流抽水试验,于丰、枯水季分别采样,省卫生防疫站、地矿部南京综合岩矿测试中心及省地质工程勘察院的检测工作,江苏省矿泉水评审委员会的评审工作等每一个环节上,为提高办事效率、减少不必要的程序、节省有关费用,王海同志都倾住了极大的热情和心血,做了许多具体、细致的工作。这些,只有有限的几名经办人知道。

1993年,H145号深井水经江苏省矿泉水评审委员会评审鉴定为“锶、偏硅酸矿泉水”;1993年,顺河人以优质地下天然矿泉水为原料,开发生产了“古顺河”牌矿泉水、矿泉水系列饮料、古顺河系列曲洒等商品,H145号井给顺河人民带来了更多的幸福和效益。

王海同志笑了,但他并没有陶醉在顺河人已取得的成绩和他自己付出的辛劳上,他还在思考:如何充分运用矿泉水为顺河人创造出更大效益。

1993年9月,这位缠绵病榻之上的73岁高龄的老人,还颤抖着手,写信给我,建议利用矿泉水为原料,搞能销往江南大城市的象“盐城白秋”和益林酱油那样能出口的酱油。信的部分内容如下:

颜轩、延武同志:
你们好!常想给你们写信,但一拿起笔来就不想写字,实际上前数月也不能写字,手颤写不起来,稍活动就喘,所以一直没有给你们写信……
目前我这里就这样,我一直在医院住着,有时候回家看看或住几天,长期住医院也实在太腻人了,没有办法病魔缠身只好如此……
听说你在顺河抓工副业,这很好!并听说顺河把那口井水用上了,很好!本来可以早发挥效益,办工业也有一定的难处,尤其在没有基础的地方,办工副业要办成功是很难的,听讲不但生产饮料,而且已经出酒了,这就非常好,去年乡长、书记来过南京,我问过,我们哪口井,井水的水质如何?他们讲没问题。顺河在水上做文章,很对头,平原地区没有矿,没有工业基础,就在这口井水上做文章,逐步发展,不但产量可以发展,而且可做其他项目。和农田结合起来,还可以搞腌制品,搞酱油,这不是搞淮安那种酱油,而是专门用黄豆、少量麦粉制盐城的本地叫白秋的酱油。益林的酱油出口,就是用黄豆为主要原料做的,可以派人去益林看看,调查一下,买一瓶回来尝尝就知道了。搞这种酱油可出口,可销到江南大城市,你们可试试看?搞这种生产本钱不大,原料好办,技术又不难的,找一两老师傅就可,找几个有兴趣的人来学就可搞起来……

今天,重又面对“手颤写不起来,稍活动就喘”的重病缠身的老人的四页长信,我惭愧得抬不起头来。我未能以矿泉水为原料搞出高档的酱油,老人已于1995年与世长辞,我也早已调离顺河。今天,唯以此文,将老人与“古顺河”矿泉水的渊源和情缘示与世人,以告慰老人的在天之灵!

附:王海同志生平

王海同志系江苏省淮安市人,1920年10月18日出生,青年时代接受进步思想的影响,1940年9月参加革命工作,1940年10月参加中国共产党。抗日战争时期,王海同志先后任新四军三师驻淮办事处民运班长、股长、淮安县淮涟阜办事处游击队指导员、淮安县苏嘴区、季桥区武装部长、区委书记、教导员、大队长。解放战争时期,先后任淮安县总队科长、副总队长兼武委会主任、县独立团政治处主任、苏北军区四团政治处主任。在革命战争年代,王海同志长期在苏北根据地坚持斗争,参加过涟水、车桥及淮海、渡江等战役。在战争中他不怕艰苦,不怕牺牲,英勇杀敌,两次负伤,先后荣立过三等功、四等功,解放后获得三级独立自由勋章和三级解放勋章。为巩固和发展苏北革命根据地,为打败日本侵略者和国民党反动武装,他作出了应有的贡献,表现了一个共产党员对革命事业的坚定信念和赤胆忠心。

新中国成立后,王海同志历任苏北军区38团副政委、炮兵第22团政委、中国人民解放军炮兵12师政治部副主任、主任。参加了抗美援朝,回国后任炮兵工程学院二系、一系政委。他在军队政治工作中始终坚持和发扬党的优良传统,坚持德才兼备的用人原则和公道正派的作风,为部队党的建设、政治工作、干部工作作出了重要贡献。1966年,王海同志转业到地方工作后,历任江苏省科委副主任兼政治部主任、江苏省地矿局党组副书记、副局长。在文化大革命中,王海同志对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的倒行逆施进行了坚决的斗争,尽管他近10年没能工作,但他相信党,正确对待群众,表现了一个老共产党员的博大胸怀与高尚情操。

粉碎“四人帮”后,王海同志坚决拥护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方针、政策,自觉地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以高度的革命事业心和责任感,忘我的工作精神,深入基层,调查研究,敢抓敢管,关心职工生活,为我省地矿事业的发展,为地勘队伍的建设作出了重大贡献。

1983年,王海同志离休后,仍然关心江苏地矿事业的发展,积极参加各项社会活动,曾被省政府政策研究室聘为特约研究员。他在患病期间,关心国家大事,积极为地勘经济的改革和发展出主意、提建议,积极同病魔作斗争,表现了顽强的毅力和革命乐观主义精神。王海同志因患癌症医治无效,于1995年2月10日下午5时在南京逝世,享年75岁。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wrin的头像-老淮安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