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总理遗物保护纪实 / 王正龙

1976年2月5日上午,周恩来总理的侄媳孙桂云,来到淮安县邮电局营业大楼领取了一个白色包裹,迅速夹在腋下,警惕地环视了一下四周,即匆匆走出邮局大门,朝周总理的旧居——附马巷奔去。包裹上写的收件人是“周尔辉同志”,落款只有三个字:“北京寄”。

当时正值黑云压城,形势险恶,孙桂云与爱人周尔辉刚从北京参加周总理追悼大会后回来不久,他俩正忧心忡忡地注视着事态的发展。今天,北京突然寄来这些东西,使他们那颗本来就不安的心更加剧烈跳动起来。他们记得在伯伯遗体火化后,七妈(这是尔辉夫妇对邓颍超同志的亲切称呼——笔者)对他们说的话:“伯伯的东西,有些还要给你们收着纪念的。”眼下的包裹会不会与之有关呢?孙桂云一路走一路想着……走到十字路口,恰巧碰到了好友、县妇联主任谢宝珍同志。谢参加革命后,一直搞地方工作,还是在五十年代初就与周八太(即尔辉祖母)相识,与周家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孙桂云这时遇见谢宝珍,立即将收到包裹的事告诉了她。谢宝珍一昕神色也显得紧张起来,低声说:“我和你一起走!”两人来到旧居,周尔辉正焦急地在房内等待着。夫妇俩小心地拆开了白布包裹,一下子呆住了:一条伯父生前用了二十多年,用旧口罩、旧毛巾补了又补,绒毛磨平,色泽褪尽的普通浴巾;一顶伯父经常戴的蓝色卡其布的单帽;一双脚头已开洞的伯父穿的粗纱袜;一只上有烧制几个正楷黑字“赠给周爷爷”的茶杯。他们再一思忖,原来是七妈将伯伯遗物寄给他俩以便分散保存。这些珍贵的东西放在哪儿才安全呢?尔辉夫妇征求了谢宝珍的意见,暂时把它先隐藏起来。

一个星期后,周尔辉所在的中学召开全校教工大会,唯独把他这位一贯先进的教师撇在门外。其他教职工,这几天也都用一种陌生的、惊异的目光注视着他,好象他顿时变成一个神密的危险的人物。他即刻产生一种不祥的预兆。果然,随着一股追查所谓“政治谣言”的妖风,周总理的遗物和那个白色包裹也被列为追查目标。为此,还成立了“专案小组”。

“北京那边给你们什么东西啦?”

“没有什么。”

“没寄些什么来吗?”专案小组人员进一步追问。

“家常用品。”尔辉早有思想准备,便这样随口回答。

“有些什么东西?”

“记不清了。”

“给我们看看可以吧?”

“已让孩子拖没了。”

专案组人员还想再问,但看到尔辉脸上那冷漠的、凛然不可侵犯的正气,于是换了种口气说:“今天就谈这些,你是党员,这次谈话要对孙桂云保密。”

专案组人员一边要求尔辉在夫妻间保密,一边却在用同一种方式对孙桂云进行审讯。然而,他们什么也没有得到,尔辉夫妇什么也没有透露。

审查继续进行,而且越来越紧。这使尔辉夫妇又回想到不久前去北京最后一次见伯伯时,遇到不少令人纳闷的事情:在那悲痛的日子里,七妈在任何公开场合都没掉泪,并且还暗暗地要他们挺起胸膛,也不要流泪,好象是和什么人斗气似的。元月十七日,七妈单独接见他俩,要他们回去后对伯伯的事,一切照报纸上登载的去说。七妈为什么要打这样的招呼?……

与此同时,淮安也有许多与周总理设有血缘关系的人被牵连了进去。谢宝珍同志就是其中的一个。“专案组”为了追查所谓政治谣言,有时一天十几个小时对谢宝珍轮番审讯,这位女共产党员爱憎分明,坚持真理,终于顶住了这股妖风。

一天晚上,寒风刺骨,谢宝珍正走在自己住处的那条巷子里(老西门大街的一个小巷子),突然发现一个“蒙面人”,她吓了一跳,连忙厉声地问:“谁?”“是我。”一听对方口音,原来是孙桂云,这才让自己定了神,又看了看这位不速之客,桂云手里还提了只篮子呢!她正想问她这么晚了提只篮子来干什么,孙桂云却边推着她边极其低声地说:“别说话,快到你家去。”进了屋,谢宝珍随手将大门关紧,同时看到篮里还装有二、三十只鸡蛋。孙桂云立即掀去盖在头、脸上的黑灯芯绒袄,急喘喘地说:“我是借送鸡蛋为名到你这里来的。”坐定后,孙桂云才缓了口气说明来意。

原来是因为长期患高血压症而从不吸烟的周尔辉被“专案组”逼得异常了,近来不仅血压升高,而且吸起香烟来了,吸得很厉害,还常常独自叹气……孙桂云乔装打扮特来请谢宝珍找个机会去劝劝尔辉,把心放宽些,要更加挺得住,同时再仔细商量一下周总理遗物的收藏问题。第二天晚上,谢宝珍就来到了“旧居”——孙桂云家。因为白天耳目多,她们只能在夜晚八、九点钟以后行人稀少的时侯,互相探望。这天晚上,尔辉夫妇和射宝珍周密研究后决定,就在“旧居”紧靠后院墙那里,原来一直放着的那只破水缸下面挖个深坑,将“北京寄”来的白色包裹连同周总理和邓颖超以往送给他们的一些半新不旧的衣服,全部用塑料袋装好埋到深坑里去,然后用泥土覆盖,将那破水缸仍按原来位置放在上面。这时大家的心才算落实了些。

曾经被周总理称为“父母官”的王汝祥同志,在那段时间里,处境也很艰难。“专案组”三天两头把他从工作单位“请”出来,要他以长辈的身份去做尔辉夫妇的工作。这位阶级感情纯朴的老县长,以摘掉乌纱,去做猪倌的决心来抗争。

多少人几经磨难,多少人无畏忘我,周总理生前用过的珍贵遗物终于保住了。今天,当熟悉这段历史的人们来到淮安周总理故居,目染那破旧的浴巾、帽子等遗物,无不思潮起伏,感慨万千!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共1条
wrin的头像-老淮安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

    没有评论内容